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509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44:29
字体大小 + - 关灯

正想着,自门外走进一个满脸大胡子,侍卫打扮模样的人,在他面前停下脚步。

苏明枫不由得心中一紧,大胡子对周围人使了个眼色,立即有人过来给他松绑,拿下嘴里的布团。

“主子要见你,跟我来。”

------题外话------

土豪的正确求婚方式╮(╯▽╰)╭

☆、第一百八十五章护短

苏明枫跟着大胡子侍卫往里走去,一路上,睿王府的下人皆是朝他投来审视的目光,倒是让苏明枫浑身上下都有些不自在。

可是转念一想,事已至此,再也没有回头的机会。反正睿王已经得罪了,若不是真的,大不了赔礼道歉,再如何,在明齐的地盘上,睿王总会给官家一点面子的。

苏明枫这下又开始忐忑起来了,睿王连文惠帝都不放在眼里,又岂会将他一个小小的苏家少爷放在眼中。况且如今苏家已经不再入仕了,对于文惠帝来说,平南伯府没有任何值得重用的地方,真的出了事,文惠帝是不会为了他得罪睿王的。

幸好平南伯府还有一位苏家二少爷苏明朗,要是他真的有个三长两短,苏家也不至于绝了后。

可若是睿王迁怒苏家,连累整个府邸又该如何?

一路上胡思乱想着,苏明枫背后都渐渐渗出冷汗来,连大胡子侍卫将他带到了目的地也不知道。直到大胡子提醒他:“苏少爷,到了。”

苏明枫这才猛地回过神来。

这是在睿王府的后院,院子里有一处池塘,在冬日的夜里,池塘的风吹在人身上,实在是很冷的。隐隐约约透着挂在树枝上的灯笼,可以看见花园中有一处石桌,石桌前正坐着两人,似乎是一男一女,看的不甚真切的模样。

苏明枫下意识的看向大胡子,大胡子道:“殿下在前方等候,先告退了。”说罢也不等苏明枫回答,转身离开。

苏明枫看着大胡子的背影,想着这睿王府的侍卫竟然也嚣张如此,也难怪睿王是那个德行了。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下人,上行下效,睿王对文惠帝不甚恭敬,睿王府的侍卫就对客人也不甚恭敬。

想一想,定京城里行事这么肆无忌惮的,似乎只有曾经的临安侯府小侯爷谢景行了。

想到谢景行,苏明枫心中又是一跳,他看向石桌前的两个人,顿了顿,终是迈开步子朝那二人走去。

待走的近了,才发现桌下还趴着一只毛茸茸的白色动物,起初苏明枫瞧着那身形,以为是一只猫,那猫儿样的小东西听见他的动静,转过头来,“嗷呜”一声吼出来,露出尖尖白白的牙。

赫然却是一只老虎。

苏明枫想,竟然在睿王府里养了一只老虎,虽然是只小老虎,这睿王也倒真是特别的。

这样想着,又觉得睿王和谢景行并不是很像起来。

苏明枫走到石桌前,睿王是背对着他的,因此苏明枫第一眼看到的,是坐着的女子。

那女子眉清目秀,雍容端庄,熟悉的目光看过来,苏明枫失声叫道:“沈小姐!”

竟然是沈妙!

“沈小姐,你怎么在这里?”苏明枫忍不住问。

“苏少爷未免管得太宽了。”漫不经心的声音响起,似乎还有淡淡的不悦:“本王的王妃在自家府上,有什么不对?”

“自家府上”四个字,差点让沈妙喝茶的动作继续不下去。她冲苏明枫微笑着点了点头:“苏公子。”

苏明枫的目光又落在背对着他的睿王身上。

他做的懒散,身姿却意外的挺拔修长,借着灯笼微弱的光,可以瞧见衣领处精细的金线勾勒的流畅纹路。

“睿王殿下。”苏明枫道。

睿王没有说话,苏明枫定了定神,有了沈妙在这里,他心里反倒是不怕了。想着差点忘记了,沈妙如今也算是睿王妃,眼下瞧着,沈妙和睿王关系也不错,若是睿王真的对他动了杀机,沈妙看在当初谢景行的份上也不会坐视不理。

虽然这么一想是有些奇怪,不过苏明枫还是鼓起勇气,问:“今日明枫前来,是有一事询问。”

“说。”

睿王越是说的简单,苏明枫心中越是七上八下,他道:“睿王殿下与明枫的一位故友十分相似,但那位故友已经消失多年,明枫斗胆……”他心一横,道:“明枫斗胆恳求殿下,摘下面具,让明枫一解心中疑惑!”

说完这句话,苏明枫就低着头,忐忑不安的等着对方的回答。

沉默了一会儿,才有声音响起,依旧是淡淡的,似乎不甚在意的声音,低低沉沉悦耳动听,却每个字重逾千斤般的砸在苏明枫耳中。

睿王问:“你说的故友,是不是叫做,谢景行?”

苏明枫心中一动,几乎有一阵狂喜从心头掠过,不过转瞬便又逼着自己平静下来。睿王在明齐呆了也有几月,谢景行这个名头不小,也算是明齐一个英雄人物,自己与谢景行是发小,也许有人与睿王说过这件事。

他道:“正是!”

“谢景行死了,”睿王的声音听不出喜怒:“你说他消失了?”

“世人皆言他战死北疆,尸体我也亲眼见过了。”苏明枫苦笑一声:“不过我不愿意相信罢了。如今殿下出现,明枫知道自己这个条件唐突又不合理,不过……这世上总有一些事情,费尽心力也要去完成的。”对着睿王,苏明枫并没有隐瞒。他瞧着睿王这模样,似乎并不是一个胡搅蛮缠的人,似乎还有些通情达理。或许会对他的话有感,从而待他特别宽和。

地上的白虎低低的呜咽了一声,睿王从石凳上站了起来。

他转过身,半张面具在风中透出冷淡幽暗的光芒。苏明枫这才发现,睿王站起来竟然比他高了小半个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