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506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44:20
字体大小 + - 关灯

罗雪雁把聘礼单子递给铁衣,道:“读吧。”

明齐的习俗,聘礼单子是要由男方的人来“唱”的。唱的越久,说明聘礼越丰厚,女方也就越体面。

铁衣显然不大习惯做这种事情,翻来来第一页,干巴巴的唱道:“黄花梨攒海棠花围拔步床一张,酸枝三屏风罗汉床一张、黄花梨顶箱柜、黄花梨木柜、楠木书柜、楠木多宝格一对、豇豆红瓶一对、嵌螺钿黄花梨炕桌一张、点螺钿黄花梨金钱柜一对……”

第一页是家具,便是听得众人目瞪口呆,这么多东西,便是放在现在的沈宅里也是挤不下的!这都可以放三个宅子了!

第二页却是摆设,只听铁衣又唱道:“沉香木镶玉如意一柄、岫玉如意一柄、锡纸油灯一架、镀金小座钟一座、银怀表一个、绿玉翠竹盆景一盆、银镀金六方盆料石梅花盆景一盆、素三彩十八子攒盘一个、粉彩茶叶罐一个、陈女贞酒一叹、竹梅双喜挂镜、荣华富贵挂屏……。”

那每一样单拎出来都价值不菲,大约也能换的上寻常人家几年开支了,这睿王一来就是这么大一堆,有钱也不是这么用的。罗潭吸了吸鼻子,有些胆怯的拉了拉沈妙的袖子,道:“睿王他们家是干什么的啊……。做盐商的么…。”

罗雪雁和沈信也皱起眉头,这睿王,未免聘礼也丰厚了些。

不过没给他们惊讶的时间,铁衣已经继续往下唱了,第三页是日用品,他唱道:“黄杨木梳六匣、湘、蜀竹篦子两匣、紫檀木梳妆匣一个、漱口盂、檀香皂、幔帐、缎子门帘、玻璃珠门帘、绿走水、五彩流苏、鸳鸯枕、八铺八盖……”

沈家众人:“……”

铁衣继续第四页衣裳:“大毛皮旗装、银鼠皮、灰鼠皮、羊皮、珍珠毛各一件、各种棉旗装十二套。纱夹、绸夹、缎夹、布夹衣装,三十二套。单衫、纺绸、狐绸。茧绸、薄纱花布大褂,十二套。五福捧寿、凤穿牡丹、百蝶穿花、万字长春敞衣十二套。各色上等丝绸三十皮,香云纱六匹,织锦缎二十匹,云锦十匹,蜀锦十匹,各色绢纱十二匹。绣花缎子被面三十六条,绣花鞋二十双,江绸绫袜四十双……”

罗雪雁忍不住开口,问:“这位……小兄弟,莫不是你把睿王的聘礼单子拿错了,这……不对头吧!”

这哪是娶媳妇,这是尚公主的阵势啊!不对,尚公主只怕也没有这么讲究的。

铁衣面无表情道:“不会的,睿王府就这么一份聘礼单子。夫人还请继续听。”

他唱第五页金银首饰:“珊瑚朝珠、金箔朝珠、蜜蜡朝珠、沉香朝珠各一盘,青玉各式佩件四件、白玉各式佩件四件、水晶各式配件两件,珍珠手串、翡翠手串、珊瑚手串……”

他唱第六页古玩字画:“织金彩瓷瓶四对、郎红玉壶春一对,成化斗彩瓶一对,宣德蓝釉留白梅瓶一只……”

他唱第七页书籍四箱、文房四宝一箱。

他唱第八页丫鬟及仆役,还有专属侍卫。

唱第九页马匹车辆。

第十页……

沈家众人:“……”

铁衣越唱越顺口,唱的端的是一个气势悠长,直比小春城里戏台子那些老生,余韵绕梁,每唱一句,都让人觉得仿佛瞧见了大片白花花的银子。待唱完最后一句,他还下意识的收了个腔,长长吐出一口气,将聘礼单子合上。这才看向沈妙。

“田产商铺没有入礼单,因为都是在大凉。”铁衣笑的很诚恳:“殿下将其全部折成金银,即是黄金一万斤。”

黄金一万斤!

罗潭简直要厥过去了。

铁衣继续道:“买下来的睿王府到沈宅极其中间所有的宅屋,也都一并在内,晚点会让人将地契送过来。”他恭敬的把聘礼单子递给罗雪雁,道:“请夫人收下。”

罗雪雁没收。

满屋子的人呆若木鸡,罗雪雁也不敢收。

那是黄金一万斤,还有这么长的一段聘礼单子,他们沈家这是要成为明齐第一首富了吗?

睿王真的不是把大凉的国库都搬了过来吗?

睿王脑子没病吧!

沈信皱眉,还是沈丘最先反应过来,他迟疑的,小心翼翼的试探道:“睿王写的这份聘礼单子,你们皇上可知道?”

铁衣愣了愣,随即想到了什么,了然一笑,道:“陛下对于身外之物不甚看重,况且也算不得什么大数目。”

瞧见沈家众人震了一震的模样,铁衣继续道:“在大凉皇室,金银珍珠,不过像是沙石细土一样,到处都是。”

众人肃然起敬,看来大凉果然是国富民强,富得流油啊。这么丰厚的,足可以让明齐国库瞬间充盈的聘礼,在他们看来都不过是沙石细土一样,是得有多有钱。

铁衣又道:“不过请将军夫人放心,殿下娶沈姑娘,一切都是按照大凉皇室礼聘来的。”

罗雪雁和沈信这才放下醒来,虽然不缺金银,却还是在沈妙这一事情上格外看重,遵循礼仪。又感叹,沈妙这份聘礼,连当初文惠帝赢取皇后也没有其一半丰厚。

若是寻常臣子娶夫人,自然要考虑着不能比皇家还要丰厚。可睿王不是明齐人,而是大凉人,自然不必考虑到这一层,就算比皇家丰厚,皇家也不会说什么。如此一来,沈妙的聘礼,应该是明齐自开国以来最为盛大的。

沈信和罗雪雁心中终于有了一丝安慰,不管怎么说,既然如今圣旨已经不能更改,沈妙也注定要嫁给睿王。一个风风光光的嫁出去,至少也是许多姑娘家毕生的愿望吧,就算是给沈妙的一个补偿。

思及此,二人对睿王的那点子恶感,也就消散了不少,连带着对面前这个大胡子男人,态度都要亲切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