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501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44:03
字体大小 + - 关灯

“除了上兵部,回府后都不怎么出来,就在院子里练武。”罗潭支着下巴道:“凌哥哥以前可不是对自己这么苛刻的人啊。而且这几日我找他说话,他也是兴致不高的模样,好似受了什么打击。”罗潭看向沈妙:“小表妹,你聪明,你知道他是怎么了嘛?”

沈妙道:“我又不是时时刻刻跟着他,怎么能知道他在想什么。”见罗潭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安慰她道:“别担心了,大约快到年关是兵部的事物繁忙,等过了这段日子就好了。”

罗潭便点了点头,正说着,就见外头沈丘和罗潭一前一后的走进来,见他们二人都在正堂,罗潭招呼道:“丘表哥,凌哥哥,过来吃雪花糖!”

罗凌进了屋,先是看了沈妙一眼,沈妙正微笑着看向沈丘,不由得目光一黯,走到一边坐下来。

沈丘毫不客气的抓了一块雪花糖塞到口里,道:“你们今儿个怎么有闲心?”

罗潭嘻嘻哈哈与沈丘打趣,就又听见外头小厮通报,沈信和罗雪雁回来。

沈丘道:“刚好,爹娘回来,咱们也该吃饭了。”

沈信和罗雪雁自外头走进来,不过这一回,就连最为大大咧咧的罗潭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儿。

沈信面色铁青,神情十分难看,罗雪雁亦是很愤怒的模样。平日里就算在外头有不顺心的事,沈信夫妇在孩子们面前总不会表现出来,况且他们两人都生性豁达,鲜少有事情能激怒他们。

可是今日瞧着,分明就是怒不可遏的模样。

跟在沈信和罗雪雁身边的小厮大气也不敢出一下,低着头又退了出去。

罗潭和罗凌毕竟是表亲,这会子心中疑惑,却也不好问。沈丘想问,看见他爹一脸谁问杀谁的表情,一时就犹豫着不敢开口。

最后反倒是沈妙主动开了口,她看着沈信和罗雪雁,笑着道:“爹娘怎么看着不大高兴的模样,是外头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儿吗?”

沈妙一开口,沈信和罗雪雁同时朝沈妙看过来,沈信目光悔恨愤怒憋屈交杂,罗雪雁眼中却是深深的愧疚和无措。

沈妙心里“咯噔”一下,却也很快的明白过来,让沈信夫妇露出如此神色,只怕这件事跟她有关。

罗雪雁深深吸了一口气,笑道:“没事儿,是朝廷上的一些事情,娇娇饿了吧,咱们先吃饭。”

只是那笑容勉强的,连罗潭都目光凝重。

有什么事情已经严重到从来爽朗大气,天不怕地不怕的沈信夫妇都要隐瞒下来?这件事情已经棘手到这样的地步了?

沈妙不说话,不回答好,也不回答不好,只是看着沈信夫妇,她这样的姿态,却是摆明了要一个说法,罗雪雁的解释,她根本不信。

沈丘一阵恍惚,似乎看到了几年前的沈妙。那个时候,沈妙还骄纵着,对他们不如眼下这般亲密,和二房三房走的很近。每每向沈信讨要东西的时候,就站在他们面前一言不发,固执的不得了。

其实从以前到现在,沈妙看似变了不少,可是骨子里的一些习惯还是没有变。

沈信道:“娇娇,听话。”他鲜少有对沈妙严厉的时候,这样严厉,若是从前,沈妙就该哭鼻子了。

罗凌有些担忧的看向她。

沈妙神情未动,依旧是一副淡淡的模样,她道:“爹娘为什么不对我说实话?若是我也解决不了,说出来至少能一起分担一些,若是我能解决,不是更好。独自将事情瞒下来,反倒显得生分了。我不是小孩子,我和大哥一样,也是沈家的人。”

沈信的嘴唇动了动,还是没有说话。

沈妙看着她,一双眼睛明澈如溪水,这样的目光下,倒是让人无法不对她说实话了。她说:“何况,这件事情和我有关不是吗?”

罗雪雁猛地一惊,罗潭和罗凌诧异的看向沈妙,沈丘也是一脸不解。

沈信闻言,却是定定的看了沈妙一会儿,终于深深地叹了口气,苦笑道:“今日上朝,皇上下了道圣旨。”

“赐婚与你,”他艰难道:“和睿王。”

------题外话------

你们最近是都在养文嘛/(ㄒoㄒ)/~冷的我已经自嗨不起来了_(:зゝ∠)_

☆、第一百八十三章身份

此话一出,屋中顿时一片寂静。

罗雪雁不敢看沈妙的眼睛,沈信声音透露出深深的疲惫,罗凌愕然,罗潭张大嘴巴,却是沈丘一拍桌子站起来:“这叫什么事儿!”

最平静的,反倒是沈妙的。

不过她表面上瞧着平静,心中却未必没有生出波澜。谢景行这一手,她是早就想到的,可也没想到谢景行竟然敢这么明目张胆的……等等,他是怎么让文惠帝主动下旨赐婚?

沈妙这头想着,沈丘却是迫不及待的站起来,急切道:“睿王是什么人,妹妹一个明齐姑娘怎么能嫁给大凉的人,皇上是不是疯了?”

“丘儿!”罗雪雁怒视着他:“慎言!”隔墙有耳,指不定天家的人四处都是探子,沈丘也是被气疯了,竟然说出这般大逆不道的话来。

沈丘倏尔闭嘴,看了一眼沈妙,抓耳挠腮道:“不论如何,妹妹都不能嫁给那个劳什子睿王……。睿王,这名字怎么恁熟……。”他脑中灵光一现,忽然拊掌道:“原来是那个人!我就说堂堂大凉亲王怎么会主动与我打招呼,原来他是奔着妹妹来的,可恶!”

沈信听着就皱眉,问:“你见过睿王?”

“上次我和凌表弟回府的路上遇着他,他还邀我去睿王府比试,”沈丘愤愤道:“我要早知道他原来是这个心思,我当时就应该砍断马腿让他摔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