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498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43:55
字体大小 + - 关灯

只是眼下无凭无据的,她不好说。但徐贤妃就是有这个本事火上浇油。

徐贤妃笑的俏丽,问:“姐姐怎么不进去,莫不是做错了什么事情,跪着要求陛下原谅呢?要不妹妹进去,替姐姐说情可好?”

------题外话------

沈丘:“看来睿王还是挺喜欢那姑娘的,竟将定情信物随身挂在腰间,也不知是哪家姑娘有此荣幸,只怕做梦都要笑醒了。”

大哥补得一手好刀……罗凌,卒_(:зゝ∠)_

☆、第一百八十二章赐婚

徐贤妃笑的俏丽,问:“姐姐怎么不进去,莫不是做错了什么事情,跪着要求陛下原谅呢?要不妹妹进去,替姐姐说情可好?”

皇后咬牙道:“不必了。”

前朝争斗,往往牵连到后宫女人。周王一派和太子一派相争,代表的不仅仅是一把龙椅,还有各自身边跟在背后的人。若是太子倒了,皇后这个位置又能坐的了多久?总有一日文惠帝会老去,若是周王坐上了龙椅,皇后又会是个什么样的结局?

寻常官家宅院里多得是腌臜的手段数不清,后宫之中更甚,一不小心就会丢了性命,还会牵连家人。过日子又何尝不是小心翼翼的。

徐贤妃笑道:“姐姐若是不愿,妹妹也不会勉强。不过妹妹这会儿还有话要与陛下说,就不打扰姐姐这份兴致了。”她掩嘴一笑,就要派人进去通报文惠帝。

皇后只恨不得抓花徐贤妃的脸,徐贤妃这会儿进去,能说什么皇后都几乎是猜到了。无非就是煽风点火火上浇油,文惠帝又历来听得进徐贤妃的话,只怕对太子的怒意更胜一筹。

可是她却无法阻拦徐贤妃。

徐贤妃正要进去,却又见外头匆匆忙忙跑来个人,瞧见徐贤妃,有些歉意道:“贤妃娘娘,睿王殿下在外头,这会儿要求见陛下呢。”

睿王?徐贤妃和皇后同时一怔。睿王这会儿来,是做什么?

徐贤妃平日里虽然骄纵,却也不是拎不清的,那些骄纵不过是对着文惠帝耍些小性子,大事儿上可不敢含糊,当即就道:“那我晚些再来。”

皇后比徐贤妃到底年长几岁,朝廷之事也看得多些,心中就是一沉,睿王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太子出事,文惠帝下了定罪书的时候才来,只怕来意不善。

文惠帝身边的近侍很快出来对那通报的人说了几句,通报的人出去,皇后和徐贤妃一站一跪,却见着外头走来一名穿着紫衣的年轻男人。

他带着半块银色面具,神情悠然,皇后没来由的就有几分羞愤,身为一国皇后,却被外人瞧见自己如此狼狈的模样。徐贤妃却是瞧着对方的脸有些发怔,有些人生来就很奇怪,便是瞧不清楚容貌如何,通身的贵气优雅却足够令人心折,好似只要他站在这里,旁人的目光就无法不落到他身上一般。

睿王从皇后身边走过,只扫了她一眼,眸中并未有太多意味,脚步亦是未停,仿佛并没有看到一国之母跪在殿前的画面。可是这绝不是因为体谅皇后才作不知,虽然睿王没有流露出什么神情,皇后却觉得对方不过是懒得看,是打心底流露出的不屑和轻蔑。

她觉得难堪极了。

书房里,文惠帝端坐在桌前,他表现的云淡风轻,一派稳重,仿佛刚在在书房里暴跳如雷的人不是他一般。

只是脊背却是有些僵硬。

紫袍青年自外头走了进来,懒洋洋的唤了他一声陛下,就算打过招呼,接着就走到他对面施施然坐下,他坐的随意,仿佛文惠帝才是客人一般,目光里没有一丝尊敬或是崇拜。

那样子,竟让文惠帝有一种感觉,仿佛自己在面前这个年纪并不大的男人面前,什么都不算似的。

这念头只是短短的一瞬间,文惠帝就回过神来,笑着看向睿王,道:“这些日子朕忙得很,倒是没有过问睿王住的可还习惯?”

这话里到底有些亲近的意思在里面。如今秦国那头对明齐态度恶劣,若是大凉这时候再有别的想法,明齐可就真的进退维谷了。因此,文惠帝并不想与大凉弄得太过糟糕,便是服软也罢,低头也好,只要将眼前这关先过了,有什么事日后再说。

所以他才会上赶着有些讨好睿王。若是被明齐百姓看见文惠帝如此模样,只怕都会嗤之以鼻。

睿王懒洋洋一笑,道:“托陛下的福,本王过的还不错,不过,听闻陛下这几日却不太好。”

文惠帝心中一跳,面上却是一点儿不显,只是摇头苦笑道:“教子无方,让睿王见笑了。”

“也怨不得陛下,”睿王道:“毕竟陛下有九个儿子。”他的语气听不出喜怒:“不过秦皇却可怜了,来明齐朝贡,太子公主都折在这里,真是飞来横祸。”

文惠帝的笑容就变得有些尴尬了。

睿王说的没错,秦国皇帝一直要求着太子偿命,固然是因为想要追求平衡,却还有一个原因。两个国家来朝贡,大凉的睿王好端端的没一点儿损伤,偏偏秦国的太子和公主都死了。这算是什么回事?是明齐特意针对他们秦国呢?还是在昭示着秦国国力低微,连个太子和公主都保不住?

无论如何,这都是让秦国十分掉脸子的事,秦皇也最恼火这个。所以就算是太子因此偿了命,上位者的虚荣心,也会让秦皇在一段时间里对明齐厌恶有加。

他道:“朕也在尽快处理此事。”

睿王一笑:“秦皇应该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文惠帝一口气憋在胸口,他说话委婉,又极力不欲与对方深究这个话头,却不知道这个睿王是没听懂还是怎么的,偏偏就用这件事来堵他的心,还句句说的不留情面。文惠帝当然不会以为睿王蠢得看不懂眼色,那么睿王就是故意的,故意来恶心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