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497

A+ A- 关灯

沈冬菱连忙道谢。

王弼冷笑一声,表情有些疲惫,也不知是在嘲笑自己还是嘲笑沈冬菱,他道:“难道你以为沈妙会来救你么?”

“会不会来我不知道。”沈冬菱一改面对狱卒时候的柔弱,神情确有几分狠辣:“若是她愿意救我,伏低做小,我也不怕对她服软。可若是她无心救我,凭什么沈家就大房能安然无恙的活下去。既然是一家人,自然应该有难同当才对。”

就如沈冬菱所想的,狱卒果真将她的话带给了沈妙,不过沈妙倒也干脆,直接将话头打断,表明自己不愿意去。还让惊蛰封了一个沉甸甸的荷包给狱卒。

沈家如今整个府邸都已经不在,唯有沈家大房还如铜墙铁壁一般矗立在定京城。两年前沈信被贬职赶离定京城,不想两年后竟会再次归来,不仅如此,比起两年前,沈信的态度更为强硬,不再是一味谦和,却又让人抓不到把柄,文惠帝待他都要客气几分。一个是阶下囚,一个是手握重权的武将,无论如何,狱卒都不会选择为了囚犯而得罪武将的。

狱卒离开了。

沈妙坐在梳妆镜前,惊蛰一边给她梳头,一边问:“奴婢还以为姑娘会去见三小姐一面呢。”

谷雨瞪她一眼:“姑娘见她做什么,总归沈家二房三房和咱们一点儿关系也没有了。况且他们犯下的是死罪,姑娘平白无故的去看她,万一旁人想多,连累了姑娘怎么办?”

惊蛰吐了吐舌头,道:“姑娘从前不也见过二小姐大小姐她们最后一面么?”

“沈冬菱不是普通人。”沈妙听着她们二人争执,开口道:“特意给我挖个坑,我才不去跳。”

“挖坑?”惊蛰脸色陡然一变:“姑娘是说,三小姐想要害姑娘么?”

“防人之心不可无。”沈妙淡淡道。

沈府的这些女儿中,沈玥和沈清到底是被自己的母亲娇惯坏了,恶毒但是心机倒没有很深沉,大约是年纪还不大,有些事情看的也不甚清楚。可沈冬菱却不一样,沈冬菱自小和万姨娘就被任婉云打压,生父沈贵更是个不管不问的性子,在这样的环境下生存下来的沈冬菱,心志比一般人要坚韧。她能十几年都缩在院子里,让任婉云对她掉以轻心就足以证明这一点。

对于这样的敌人,沈妙从不敢清看了。沈玥和沈清如果受过一次重击,自己首先就慌了阵脚,可是沈冬菱,只怕还会抓住最后的时机筹谋,只要不死,最后一刻都能为自己算计着想要的东西。

看沈冬菱对待自己生父如此凉薄,沈妙不觉得沈冬菱会对她有任何感情。

谷雨也絮絮叨叨道:“也不知她心里想什么呢,都已经进了牢中,只怕也翻不起什么花样了吧。”

“不必担心,只要我不去,就不会有差错。”沈妙安抚她们:“若她想求我帮忙,我做不到,去了也无用。若她想拉我下水,我根本就不见她,自然无可奈何。”

惊蛰连连点头:“对的,不去是对的。”

沈妙垂眸,不过有一件事情她很奇怪,太子和王弼自然是因为皇甫灏的事情才下狱,可是文惠帝定罪的决定传的这么快,除了秦国皇帝那一头一直催促以外,只怕还和买卖私盐的消息有关。

文惠帝不能容忍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谋取财富的人,哪怕是亲儿子也不行。秦国皇帝的逼迫加上文惠帝的怒火,才会有这么快的决定传来。

只是……私盐的消息是怎么传出去的?

是谢景行干的吗?她托着腮苦苦思索起来。

……

宫中,养心殿外。

皇后已经在院子里跪了整整一天了。

从天明开始的早晨就一直跪着,下人去劝亦是不顶用,眼下都已经是下午,冬日本就冷,地上结了冰,跪着一天,身下又没有垫子撑着,膝盖很容易受寒,只怕人都是僵硬的。天上却又出着日头,皇后的身子即便平日里没什么问题,此刻也是大滴大滴的往下冒着汗,而她咬紧牙关,一言不发,默默跪着,只是看着甚至,几乎下一刻就要栽倒一般。

身边的宫人劝道:“娘娘,还是先回去吧。陛下只怕今日有事在忙,娘娘何必伤了身子,这大冷的天伤了风寒可不好。”

“本宫要跪,”皇后语气坚定的道:“就要跪到陛下改变心意为止。”

太监将皇后的话传到书房文惠帝耳中时,文惠帝勃然大怒,道:“让她跪!让她跪!想朕改变心意,让她死了这条心!”

自从晓得太子的定罪文书出来之后,皇后就想亲自见文惠帝求情,可是文惠帝根本连面都不见她,皇后心中担心太子,又无可奈何,只得跪在养心殿外头的院子里,以为跪得久了,文惠帝总会碍于面子而让她进去。

皇后知道太子犯了大错,如果说之前皇甫灏的事情,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事有蹊跷,文惠帝也因此心里还是护着这个儿子的。和王家买卖私盐一事,却是将文惠帝心中最后一点愧疚也消磨了,眼下文惠帝对太子愤怒厌恶还来不及,怎么会听皇后的劝?

皇后也是没法子了,和文惠帝做了这么多年的夫妻,文惠帝心中想什么她一清二楚,可是太子是她唯一的儿子,为了这个唯一的儿子,跪上一辈子她也甘愿,一日算得了什么?

正僵持着,却听见身后传来一声轻笑,有人妖妖娆娆的走过来,一身桃红色的金丝袄裙,衣裳鲜亮,荣光更是焕发,她瞧着皇后,道:“姐姐怎么跪在这里?吓了妹妹好大一跳,还以为姐姐同妹妹行这么大礼,日后可莫要再开这样的玩笑了。”

皇后咬着牙看她,恨得切齿,这人正是徐贤妃。说实话,太子买卖私盐的事情怎么会被突然传来,皇后怀疑和周王静王脱不了干系,毕竟太子一死,他们兄弟二人也就少了个劲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