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494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43:43
字体大小 + - 关灯

罗凌有些尴尬的笑。

沈丘谆谆善诱:“我妹妹的性子,表面上瞧着温和柔顺,其实骨子里最是骄傲倔强。若是你想着妹妹主动来找你,怕是不用想了。男子汉大丈夫,喜欢就是喜欢,直接去就是了。虽然你打不过我,”沈丘有些挑剔的看向罗凌:“不过眼下时局不同,勉强也够格,你若是当我的妹夫,我也认了!”

沈丘说的豪气,罗凌却越发赧然,他道:“这也要表妹同意才行……”

“你都不说,妹妹怎么知道你的心思?”沈丘一瞪眼睛:“旁的不说,首先你得找个时机跟妹妹说明白,你是怎么想的。表弟,我也就照实跟你说了,苏明枫那人,从前有病,我不喜欢,冯子贤,啧啧,上次他们冯家害的妹妹差点丧命,这也不提了。说来说去,倒是你还不错。”

“多谢表哥。”罗凌笑道:“若是有机会,我一定……”

沈丘还想说什么,却见一匹骏马突然至街道另一头奔过来,那骏马毛色光滑,即便在傍晚昏暗的街道上亦是夺目,从来英雄爱良驹,沈丘和罗凌不由得被那骏马吸引了目光。

马上的人也英武,远远瞧着便是风姿出尘,那人在临近沈丘二人的时候,突然勒马停住,骏马前蹄扬起,上头的人却坐的极稳,显然马术超群,漂亮极了。沈丘不由得喝了一声:“好!”

马上的人道:“沈少将军。”

沈丘一愣。

但见那骏马之上端坐着一人,华贵紫金流袍在灯笼光下越发流光溢彩,身姿欣长挺拔,面上戴着银质的面具,露出姣好的轮廓。下巴光洁,薄唇微翘,一双眼睛自上而下看过来,便是几分似笑非笑的风流。

“睿王殿下!”沈丘和罗凌连忙朝此人作揖。他们都在朝朝贡上见过睿王的,晓得这一身打扮是睿王无疑。况且这懒散疏狂的气质,也就只有睿王独独一份了。

睿王道:“不必客气。刚以为本王看错了,不想真是沈少将军,就停下打个招呼。”他只是对着沈丘说话,并没有看罗凌。

沈丘有些受宠若惊,这睿王平日里对着文惠帝都是个不放在眼里的性子,竟然会主动与他打招呼?而且说话说得这般客气,沈丘一边暗自警惕对方是不是有什么把戏,一边却有一种自得的感觉。

莫非是他少将军的威名广播,连大凉的睿王都心生追捧?

却没有瞧见罗凌猛地苍白的脸色。

睿王的腰间,挂着一枚平安坠,眼熟的莫名。

------题外话------

罗凌:你伤害了我,还一笑而过!心机boy!

☆、第一百八十一章定罪

平安坠的纹路非常特别,一眼就能辨认出,罗凌的脸色十分难看,他问:“敢问睿王殿下……腰间的平安坠从何而来?”

深秋有些诧异的看了罗凌一眼,罗凌是个极有分寸的人,平日里在外头也十分沉稳,可是眼下冒冒失失的问睿王,可就有些唐突了。睿王跟你打招呼,那是睿王心情不错,是你的荣幸,你主动与睿王打招呼,还得看人愿不愿意理你。

没想到今日的睿王却分外给面子,他解下腰间的平安坠,在手里把玩一转,懒洋洋笑道:“这个?是一位姑娘送给我的。”

沈丘:“……”

睿王今日的话说的也太多了吧!这些“风流韵事”为什么要拿在他们两个素昧平生的人面前说。沈丘很是尴尬,有些事情知道的越多死的越早,他可是对睿王的私事一点儿兴趣也没有,罗凌干嘛问这些有的没的。

罗凌的脸色越发惨白,控制不住的死死盯着睿王手里的平安坠。不过睿王只是瞥了他一眼,又随手将平安坠挂在腰间。对沈丘道:“本王还有事,就不与沈将军多说。沈将军日后有空,可以来睿王府坐坐。”他似笑非笑的开口:“本王很想同沈将军切磋一下。”

说罢,一拉缰绳,马儿扬蹄,又蓦地潇洒离去。徒留沈丘二人呆立原地。

沈丘喃喃道:“这睿王莫非是想要拉拢我?”好端端的,睿王为什么要让他去睿王府坐坐?沈丘敢说,只怕睿王都没对明齐的皇子们说过这话?

虽然他的武功的确是出类拔萃,睿王可能是一眼就相中了他的武艺吧。沈丘正沾沾自喜,突然瞧见一边罗凌异常的脸色。觉得有些奇怪,就问:“表弟,你怎么了?身子不舒服?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罗凌回过神,勉强笑了笑:“没什么,回去吧。”

“好。”沈丘又望了一眼睿王消失的街道尽头,道:“看来睿王还是挺喜欢那姑娘的,竟将定情信物随身挂在腰间,也不知是哪家姑娘有此荣幸,只怕做梦都要笑醒了。”

沈丘心大,却没有发现,回去的路上,罗凌的步子都是踉跄的。

好似受了什么极重的打击。

……

果然如众人所料,皇甫灏在明齐遇刺一事,终归是牵连了许多麻烦。太子一派的人虽然一直在为太子伸冤,可刑部那头一直迟迟没有动静,似乎要将太子天长地久的关下去一般。

文惠帝的这个举动,也让朝臣开始有了新的打量。人走茶凉,太子一入狱,有些人看势头不对,转身就投入了别的皇子门下。朝廷格局再次生出改变,这是后话,不提。

夜里风寒,白日里和罗潭二人出门置了过年要买的布料,罗雪雁说她们两个都是大姑娘,衣裳要多做几套,几乎是逛遍了整个定京城。等回到府中时,饶是沈妙扛得累,也觉出几分疲乏。

让惊蛰和谷雨去放好水,沈妙洗澡出来,就瞧见屋里多了一个人。

谢景行回头的时候看见的就是沈妙穿着中衣,一手拿帕子绞着湿漉漉头发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