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489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43:29
字体大小 + - 关灯

“倒也不是。”沈丘犹豫了一下,才道:“皇甫灏的侍卫说,刺杀皇甫灏的是太子,眼下都往东宫那头要杀了太子给皇甫灏报仇。”

“太子杀了皇甫灏?”沈信一下子站起来:“不可能!”

且不说太子那个瘦弱的身子能不能成,如今明齐正是要和秦国拉拢关系对付大凉的时候,怎么可能做出这种自毁筹谋的事。杀了皇甫灏,只会惹来秦国的勃然大怒,同盟崩塌不说,还会给自己增加一个仇人。无疑是雪上加霜,太子又不是傻子,为什么会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我也以为不可能。”沈丘有些困惑:“不过那些侍卫都说,当时在山上听见皇甫灏大叫着太子的名字,大声说太子就是凶手。他们既是皇甫灏的侍卫,也没有诬陷别人放走真凶的理由。”

罗雪雁问:“皇甫灏的侍卫没有跟皇甫灏在一起吗?为什么说是听见。”

“这就是疑点所在了。”罗凌接口道:“根据皇甫灏的侍卫所言,今日使太子邀请皇甫灏去品香的,也是太子给皇甫灏下的帖子。皇甫灏的侍卫回忆,太子在帖子里称有要事与皇甫灏相商,要将皇甫灏的侍卫留在山腰,让皇甫灏独自前去。可是太子说自己写给皇甫灏的帖子里并没有这样提过,官差奉命去搜寻太子的帖子,那帖子却早已被皇甫灏不知给丢到什么地方了。如今死无对证,双方各执一词,很是焦心。”

罗潭喃喃道:“太子让皇甫灏去品香,可为什么王夫人给我和小表妹的帖子里却没有提到着两人呢?”

屋里的人齐齐一怔。

他们都只关注了太子和皇甫灏之间的这一本烂账,沈妙这头却被忽略了。此刻被罗潭这么一提,却是想了起来,不错,太子和皇甫灏品香,为什么要将沈妙和罗潭也带上。罗潭就不说了,和定京城的众人没什么关联,沈妙却不同,沈妙是沈信的女儿。

沈冬菱下帖子的时候,不可能不知道太子和皇甫灏也要前来,可为什么没有对沈妙提起。是忘记了,还是故意不提。如果是故意的,又为什么要故意,是在计划什么?

众人不禁出了一身冷汗。

罗雪雁道:“不行,得向沈冬菱问清楚。”

“娘,”沈丘拦住她:“沈冬菱和王弼都已经进了牢里了,这个时候可不能上赶着去见人,否则被以为和她有什么关系就不好了。”

两个太子一起去品香,死了一个,另一个莫名其妙成了凶手,文惠帝得知后自然是气的差点仰倒过去,这都是什么事儿。一方面要暂时平息秦国人的怒火,总要捉拿几个人让他们瞧瞧明齐是“秉公办事”,另一方面,文惠帝满腔怒火无处迁怒,既是王弼两口子提出的品香,也就相当于始作俑者了。天子之怒,从来不会解释原因,王弼还正坐着春风得意的美梦,就被人无情的打碎了。不仅如此,这一回能不能保住一条命也让人不敢妄言。

众人神情各异,唯有沈妙一如既往的平静,她听着这些事,仿佛都跟自己没什么关联似的,当然也的确没什么关联。她说:“这和我们都没有关系,等着看外头怎么处理就是了。”

沈丘注意到沈妙的神情,就问:“妹妹,你怎么一点儿也不惊讶皇甫灏遇刺,也不诧异是太子杀了皇甫灏?”

沈妙微微一笑:“这有什么好诧异的。既然如那些人所说,太子是要和皇甫灏‘单独有事相商’,在商量的过程中,没有达成统一或是出现了什么激烈的分歧,让太子冲动之下杀了人也是极有可能的事情。明齐从前又不是没有这样的案子,何必大惊小怪。”

沈丘无言,沈妙这一番话,倒说的这一屋子的人都有些沉不住气似的。沈妙说的固然没错,可有什么分歧能激烈到杀人,更何况对方还是一国金尊玉贵的太子。就算文惠帝被气的失去理智,也不见得会这么干脆利落的杀人灭口吧。

沈信和罗雪雁都蹙紧眉头,沈妙不必想的那么多,可他们却是在朝为官,朝中的每一个微小的举动,都可能牵连到他们日后的生活。更何况这次皇甫灏死在明齐,罪名落在身上的人是明齐太子。想来那些侍卫已经派人回去传话了,秦国皇帝知道之后,一双儿女双双折在明齐,这雷霆之怒,又该谁来承担?

而明齐和秦国同盟再想复原死在很难,这时候,大凉又会作何举动,一切都是未知数。

这一晚,因为这突然起来的事情,就连沈宅的气氛也陷入了沉峻。不过倒不是因为同情皇甫灏或是太子,只是为未来可能发生的变数担忧。

谢景行过来找沈妙的时候,沈妙正站在窗户前发呆。

皇甫灏就这么死了,前生皇甫灏和明安公主几乎成了她去秦国当人质那五年来无法摆脱的噩梦。明安公主嚣张跋扈,皇甫灏却喜欢引得众人都去折磨他,他是秦国的太子,皇甫灏一旦折磨了某人,其他人都会纷纷效仿。其实说起来,沈妙和皇甫灏、和明安公主之间并没有什么仇怨,但是就是这样恶意的凌辱,终于还是积攒起了怨气。

和其他人不同,沈妙没想过要让皇甫灏和明安公主偿命,因为前生害沈家最惨的并不是他们。这些人顶多就是在她的人生里落井下石了一些时日。

若非今生他们又算计到自己头上,沈妙大约对这二人理会都不想理会的。

如今斯人已去,沈妙却有些茫然起来。

重生以来一直秉持的道路就是复仇,保护沈家避免重蹈前世的覆辙。可若是傅家人在世上一日,终究不会放过沈家。她的敌人一开始就是非常强大的,光有孤注一掷的心可不够,沈妙有时候也会怀疑,自己能不能走到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