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488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43:27
字体大小 + - 关灯

他们的这一举动,自然又赢得了不少百姓的赞同,只觉得将军府出来的姑娘没有骄矜之气,反而能体贴百姓,倒是少有的品格。

赞扬声是赚到了不假,可是时日也耽误了不少。现在要赶去易凤阁,等到了的时候,只怕都是晌午了。

沈妙思忖一下,就道:“不去了。”

“哎?”罗潭还在思索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乍一听闻沈妙这般说不由得惊讶道:“怎么不去了?小表妹不是最讨厌言而无信的人么?”

沈妙笑道:“品香要讲究时辰地点,易凤阁最好的时候就是早晨,空气最清新,那时候品香自然爽朗,晌午或是下午再品香,天地混沌,不好品出香的本气。总不能让人等我们。这倒是不美了。”她伸手招呼来莫擎,让莫擎飞鸽传书到易凤阁,她和罗潭因有事耽误就不去了。

罗潭虽然有些遗憾,不过她本来就对那劳什子品香一点儿兴趣都没有。难得出来放风一趟,当即就要拉着沈妙去逛逛。

沈妙看眼下时日还早,又有阿智他们这些侍卫跟在身边,逛逛倒也无妨,于是就应了下来。

谁知道罗潭兴致勃勃,这一趟逛下来,待回沈府的时候已经是有些临近傍晚了。

他们的马车才刚到府门口,门前的小厮就笑道:“姑娘回来的好,夫人和老爷也才刚刚回来呢。”

“正好赶上吃晚饭!”罗潭笑嘻嘻的拉着沈妙的手,一脚跨进了门。

谁知道进了正厅,罗雪雁正和沈信说着什么,见沈妙和罗潭回来,显示一愣,随即大大的松了口气,道:“娇娇,潭儿,你们去哪儿了?”

“今日员外郎府的王夫人邀请我们去易凤阁品香,路上马车冲撞了位老妇人,我和表姐忙着照料那位妇人,耽误了时辰,索性就告罪了一声不去了。我和表姐随意逛了逛,爹,娘,可是出了什么事?”

沈妙将沈冬菱说成是“员外郎府的王夫人”,显然是刻意划清关系,是一点儿也不想同沈冬菱沾亲带故。

罗雪雁没注意到这一点,只是深深出了口气,道:“可是吓死我了,秦太子今日在易凤阁遇刺身亡,所有有关人士都被缉拿入大牢审问。那王弼却说你也在场,不过并未有人见到。我和你爹匆匆忙忙回来,见你们不在,还以为出事了。”

罗潭一愣:“遇刺身亡?”她道:“谁有那么大的胆子,竟然光天化日就敢刺杀秦国太子?秦国太子的侍卫武功都很差么?怎么会连自己主子的性命都护不住?”

和罗潭的满面惊讶不同,沈妙倒是平静的很,她道:“放心吧,我和表姐并没有去易凤阁。今儿白日里冲撞那位老妇人的时候,街上许多百姓都瞧见了,未免出麻烦,我们还自报了名讳。那些百姓都能为我们作证,我们当时忙着照顾老妇人还来不及,哪里有时间去易凤阁呢?”

众目睽睽之下不会有假,沈妙又不会分身术,自个儿在市井中怎么可能又出现在易凤阁。

沈信冷哼一声,神情很有几分怒气:“王弼好大的胆子,竟敢往我沈家人身上泼脏水!”

“看来王家是想拖咱们下水。”罗雪雁也明白过来,恨声道:“沈冬菱还与咱们是亲戚,不曾想竟然揣着这般恶毒的心思,哪有算计自家人的道理!”

沈妙冷笑:“沈家二房三房里,又何曾又人真心实意的对待过我们。”

罗雪雁和沈信沉默了。

罗潭觉得气氛有些沉重,笑着打岔道:“哎,说起来也亏今日我与小表妹运气好,要不是中途冲撞了那位老妇人,只怕就真的上易凤阁去品香了。皇甫灏既然是遇刺,连他的侍卫都没救下来,定然刺客武功高的很。我和小表妹去了,指不定也被连累呢。说起来,咱们还应当谢谢那位老妇人。”

沈妙失笑,正要说什么,却又听罗潭嘀咕道:“可是之前给咱们下的帖子里,可没提过秦国太子也要去品香啊,秦国太子去品香做什么?那里还有没有别的人?若是有的话,又有没有伤亡呢?”

还不等有人回答罗潭一个接一个的问题,却见外头风尘仆仆走进来两人,正是沈丘和罗凌。罗潭回头正巧撞见,不由得“啊呀”一声惊叫起来:“丘表哥,凌哥哥,你们怎么了?”

沈丘和罗凌衣裳很是有些蓬乱,不仅如此,脸上身上还沾染了一些血迹,看起来极为狼狈。

罗雪雁和沈信也是吓了一跳,罗雪雁连忙上前,急急忙忙的打量着二人:“出什么事了?”

沈丘连忙解释:“别担心,不是我的血,是旁人的。”

罗雪雁这才放下心来,可还没有放下心一刻,就听见罗潭问道:“丘表哥,你和凌哥哥是去抓今日刺杀秦国太子的刺客了吗?那些刺客是不是很厉害很难对付,看你们的样子很不轻松啊。”

沈信眉头一皱,问:“沈丘,是这样吗?”

沈丘和罗凌对视一眼,彼此目光都有些古怪。片刻后,沈丘让正厅里的下人都下去,又有些思索的看向罗潭和沈妙,沈妙笑道:“我和潭表姐不会说出去的,大哥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罗潭连忙举手表示自己绝对不会泄露半分。

见沈丘这么郑重其事的模样,沈信和罗雪雁也有些狐疑。罗凌对沈丘点了点头,沈丘叹了口气,这才开口道:“今日兵部城守备的人马都去拦人了,不过不是刺杀皇甫灏的刺客,而是皇甫灏的侍卫。”

“侍卫?”罗雪雁皱眉:“难道他们要明齐给说法,已经闹得不可开交了?”罗雪雁对秦国人没什么好感,也不知是不是因为秦国本身开国的时间是三国里最短的,没什么历史,上至皇室,下到百姓,人人皆是一副狂妄的模样。就算如今秦国国力微微胜于明齐,可每每在明齐面前表现出来的嚣张,也实在是令人碍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