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487

A+ A- 关灯

沈冬菱依偎在王弼怀中,笑道:“夫君今日心情瞧着不错。”

王弼搂着她:“娶了佳人,心情自然好。”一想到过了今日,他在太子心目中的地位又会上去,王弼心里就不由得得意万分。

员外郎府上虽然因为私盐的生意富得流油,可都是暗富,还要随时提防着被有心之人发现而检举,连累了一整府。人总是要往前看的,从前王弼走的路子都是稳打稳扎,可当不缺银子的时候,权势就变得有些重要了。

他也想要能一举冲天。

王弼是太子的人,太子原先在几个皇子中,虽然占着正统的名号,可反而不出彩。可是如今,其他皇子争权夺利,文惠帝反而会更看重太子一些,觉得太子更好把握。文惠帝有心扶持太子,太子也渐渐一改往日的作风,连带着他们跟着太子的人也渐渐生出了勃勃野心。

再加上……王弼瞅了一眼怀中的佳人,娶了沈冬菱后,他越发觉得从前那样稳打稳扎虽然稳,却到底不容易出人头地。熬上几十年人都老了,又有什么意思?

沈冬菱却是颇合他意味,似乎总能鼓动他做一些从前不敢想的事情。王弼心中很是庆幸,如今只要沈妙的事成,太子继承帝位更有把握,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他也就熬出头了。

正想着,马车却突然停了下来。

王弼掀开车帘,问:“怎么回事?”

一个侍卫跑了过来,王弼认识,是太子身边的人。太子曾经派此人与王弼传过几次话,王弼对他还算熟悉。

不过此刻,那人的脸色却着实不好看,不仅如此,衣裳还有些蓬乱。他对王弼挥了挥手,道:“王大人,出事了。”

沈冬菱在车里听的一顿。

------题外话------

电!脑!回!来!了!

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大杀特杀(o゜▽゜)o☆[BINGO!]

☆、第一百七十九章都归你

事情似乎一夜间就变得面目全非,原先设想的春风得意无限荣光,不过片刻就成了数不清的麻烦。

王弼和沈冬菱怎么也没想到,皇甫灏竟然会被太子所杀。对于其中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们二人并不清楚,虽然太子的侍卫一直在尽力强调,太子并没有对皇甫灏动手,太子到达易凤阁的时候,皇甫灏已经死了。可皇甫灏的侍卫们似乎对此深信不疑。

误会已经造成了,何况是带血的误会,于是接踵而至的,就是惊天罪名。

沈冬菱面上还是竭力保持着安稳,一边安慰着王弼:“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误会,只要解开误会就好了。”心中却一边沉沉坠入深渊。

在外人看来,是王弼寻得的好香送给太子,太子借花献佛邀请皇甫灏来一起品香,出了这桩血案,王弼都是造成祸事的源头。即便此事与王弼根本就没有关系,可是皇室雷霆之怒,牵连众广,王弼想要安然无恙的离开根本就不可能。

再者,就算是太子侥幸最后证明了自己的清白,可是品香一事是王弼献策在前,因为王弼献出的这一策,皇甫灏死了,秦国必然不会善罢甘休,太子的盟友也就此身亡,太子怎么会不迁怒于王弼?

所以左看右看,王弼这个替罪羔羊,是跑不了的。

王弼显然也想到了这一层,面色难看极了。他到底比沈冬菱要沉着一些,只道:“先回府去,登门太子府,问清楚究竟出了什么事。”

皇甫灏怎么会好端端的死了?是谁杀的?为何皇甫灏喊的又是太子的名字?这其中错综复杂,实在令人费解。不管怎样,都要先弄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才能寻得对策。

车夫调转马头往城里的方向跑去,沈冬菱却好似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怎么都没见着五妹妹?”

王弼就是一愣。

要知道这一出计策到之所以被太子所用,为的就是沈妙。因着沈冬菱是盘算着时间,差不多和沈妙同时到达易凤阁,这样才好闲谈着表现出“姐妹情深”。他们在这里又停了一阵子,按理说沈妙她们也应该到了这里才对。可郊外山路一眼就能看得清前面,前前后后再无别的马车。

沈妙怎么会没来?

王弼只晓得沈妙是沈冬菱三房的堂妹,因为沈信手握重权而吃香,私底下却对沈妙的性子一无所知。沈冬菱却见识过沈妙对付二房三房的手段,一颗心就直直的沉了下去。

若是沈妙没有来,为何会这样巧,莫非沈妙一早就知道了今日会出事?世上没有人会有未卜先知的能力,难道……此事和沈妙有关?

她就算再如何神通广大,怎么可能就轻而易举的杀了秦国太子!

王弼听闻沈冬菱的话,却误会了沈冬菱的意思,他道:“对啊,若是沈五小姐也在,事情大约会顺利些!”

王弼想着,多一个人,就能多分担一些罪责,沈妙在的话,看在沈信的份上,文惠帝也不会太过为难与他,而若是独独惩罚他一人的话,就又显得有失偏颇。为了以示公正,沈妙的在场,会为王弼省下许多事情。

他道:“咱们先回府,指不定沈五小姐已经回去了。先看看太子那头再说。”

沈冬菱点头,心中却是苦笑,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沈妙绝不会“已经回去了”,只怕沈妙一开始就没打算来易凤阁。

沈妙……这个对手,比她想的还要可怕。

……

另一头,街道上,罗潭坐在马车里,擦了把额上的汗,道:“这可怎么办,一耽误就耽误了这么久,现在赶去易凤阁,怕是已经来不及了吧。”

方才他们沈家的马车行在市井一处热闹的地方时,不小心撞上了一名老妇人。那老妇人当即就不省人事,沈家在定京城不是小门小户,沈信更是人人尊敬的大英雄,自然要爱惜羽毛。沈妙和罗潭二人断没有抛下老妇人独自离开的道理。让侍卫送老妇人去了最近的医馆,一直亲眼见着大夫替老妇人把脉说没事,老妇人醒来才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