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483

A+ A- 关灯

“你们女子果然想的更周到些。”王弼笑着搂上沈东菱的肩膀:“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沈东菱笑着与他打趣,心中却想的又是另一回事。

沈妙自来也就擅长于算计别人,整个沈府当初任婉云和沈妙斗的时候沈东菱也是看在眼里。沈家到了最后,大房得以保存,若说是有什么人是厉害的,也就是沈妙和沈东菱了。

沈东菱也想看看,自己和沈妙之间,究竟是谁更厉害一点。将沈妙也算计在自己的计划之中,到底比算计沈玥来的有趣多了。

……

正被沈东菱“算计”着的沈妙,此刻正托着腮,在屋里与谢景行下棋。

谢景行下得一手好棋,和沈妙稳打稳扎,一步步筹谋不同,谢景行似乎能一眼看出她早就布置好的棋子有什么用,沈妙下的什么地方,谢景行就在相应的地方阻拦,下了大半个时辰,谢景行赢了她好几颗子,战局还在胶着,难舍难分。

沈妙前生为了和傅修宜能有聊的话也是苦练过棋艺的,不说第一至少也是难逢对手,可在谢景行的手下却怎么也不能厮杀,谢景行就像是个克星一样。自棋艺学成以来,神庙还是第一次想要悔棋。

眼看着谢景行又连吃了她好几颗子,沈妙道:“累了,不下了。”

“不想下还是不能下?”谢景行道:“求求我,我就教你。”

沈妙都要被他的话气笑了,大半夜的过来找人下棋,也就是沈妙性子好,旁人早就将谢景行打发了出去。她道:“谢谢,我不要。”她又不打算当个棋艺大师,学这个做什么。不归谢景行下这么好的棋倒是让她有些意外,谢景行出色的是战场上的身手,没听过他有别的特别好。不过转念一想,此人将天下玩弄于股掌之间,小小的棋子又算得了什么。

她问:“两日后你的人马可都安排好了?”

两日后就是品香的日子,也是她和谢景行第一次联手算计旁人。一算计就是两个太子,这说出去只怕有些让人觉得胆寒。不过沈妙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她自己都曾生过一个太子,太子这地位,她还真不觉得有多高不可攀。谢景行就更是了,他自己的哥哥就是皇帝,太子还是他侄儿呢。

所以这样看来,是她和谢景行算计的两个太子,却也觉得很合适了。

“放心,万无一失。”谢景行道:“你的马车也安排好了,你真的要去?”他皱起眉:“你可以不去。”

“为什么不去?”沈妙道:“去不去都与我无关,不过……我希望他们能做的更隆重一点。”沈妙微微一笑:“我若要去,他们只会将局布的更逼真,可是到最后却发觉一切都是错的。是不是会更有趣?”

谢景行似笑非笑道:“这么狠?”

“狠吗?”沈妙反问。

“狠。”他点头,眸光潋滟如晴水,薄唇轻勾:“不过我喜欢。”

沈妙:“……”

谢景行自从那一晚之后,说话越来越轻薄了,不过也只是言语间罢了,举止待她还是十分尊重的。突然有一个人挤进了自己的生活,沈妙还有些不习惯,不过不得不承认,有谢景行在,许多事情就变的轻松多了。似乎她很费心才能做到的,谢景行轻而易举的就能解决。

但如果一直这样依赖下去,还是会让人感到不安的。沈妙还没有学会如何去信任一个人,或者说,信任一个男人。她在旁的事情上一往无前有勇有谋,但在男女之情上,伤的惨重,所以再来一次,还是笨拙如孩童。就算有人温柔教导着,也愚笨又慢热。

谢景行漫不经心的盯着她,眸光沉沉不知道在想什么。手边就是棋子,少女坐的端庄温和,灯火让她柔美又婉约,如同盛开的清荷。

而他容颜俊美,漆黑双眸深邃如夜,若有所思的看了对方一会儿,突然扬唇一笑。

“这件事情解决了,我就娶你,沈娇娇。”

------题外话------

撒花!季老板和高公子被关了小黑屋还没出来……

☆、第一百七十八章杀

两日后。

沈妙起了个大早,罗潭也早就梳妆打扮好了,罗潭自来是个活泼性子,又在府里坐不住,自从出过一次事后,沈丘和罗凌就减少了沈妙和罗潭两个姑娘家出门的次数。即便是出门,也定然是跟着一长串的侍卫。沈妙自是无所谓,她又不是真的十六岁小姑娘,本来就喜爱安静,在府里多呆些也没什么问题,反倒是罗凌,极为不习惯这般,只要听闻能出府玩儿,也不管是什么原因,为了什么,总是兴致勃勃的。

沈丘和罗凌叮嘱了几句,又让沈妙把阿智和莫擎带上。阿智和莫擎算是整个沈府里武功最好的侍卫了,如今反倒成了沈妙的贴身侍卫。沈丘道:“不必委屈自己,若是有什么不愿意的事情,直接走了就行,不必顾忌。”

沈丘一开始得知沈妙要赴的是沈冬菱的约,其实是反对的,不知道为什么,沈丘对沈冬菱也没什么好感。虽然沈冬菱表现的不如沈清和沈玥那么明显,从前在沈府里也和大房相安无事,可不知怎么的,沈丘总觉得沈冬菱不是个善茬。沈家二房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唯独沈冬菱和万姨娘安然无恙,还有当初沈玥和沈冬菱换亲一事,虽然具体不了解是什么原因,沈丘总觉得这和沈冬菱脱不了干系。

或许是上过战场的人都会有一种本能趋利避害,沈丘不愿意和沈冬菱多扯上关系,自然也不愿意沈妙和沈冬菱走的太近。沈冬菱这样的人,若是对沈妙起了什么别的心思,利用沈妙来达到自己的私欲,那可就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