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475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42:45
字体大小 + - 关灯

平南伯世子苏明枫。

容信公主唤下人去拿帖子来。

……

日子越来越逼近年关了。

百姓们忙着开始置办年货,街头巷尾每日都热闹非凡。生活总是过得如此顺遂,寻常人无法想到身居高位者脑子里想的是什么,就如同苍鹰和麻雀看到的天空也注定是不一样的。

文惠帝自从前些日子被睿王那一番野心勃勃的“闲谈”惊住以后,倒是越发的起了和秦国结盟的心思。只是因为明安公主一案到现在都未查明真正的原因,到现在都还隔着一条线。不过随着文惠帝表现出来的诚意越来越多,皇甫灏的态度也有所松动。

明齐的官差衙门都任凭皇甫灏差遣了,就连大理寺也要时不时的接受皇甫灏的盘问。不管最后结果怎么样,文惠帝的确都是给足了皇甫灏面子。到现在都查不出明安公主的死因,皇甫灏以为也并非明齐这边刻意包庇,毕竟他也是亲眼见着案子的进程,指不定是明安公主什么时候得罪了大人物,否则怎么会一点儿痕迹也没留下。

明安公主的事情暂且不提,睿王对文惠帝说的那番话,最后也传到了皇甫灏耳中。如果说一开始皇甫灏代表秦国,分明有意要和明齐结盟却故意拿架子,企图为自己谋求更多的好处,听到睿王的这番话时,皇甫灏就有些坐不住了。

倘若睿王代表大凉,真的想要明齐生产矿石的那几座城池,正如文惠帝所担心的,大凉志不在区区几座城池,而是定京乃至整个明齐,那么明齐就危险了。唇亡齿寒,单单的一个秦国也不是大量的对手,更何况吸收了明齐兵力兵器还有财富到大凉,只会更加锐不可当,那时候大凉再来收拾秦国,秦国也回天乏力。

秦国和明齐结盟的目的,也就只是为了牵制大凉。

皇甫灏将这头的消息传回秦国,秦国皇帝虽然也恼怒自己白白的折了一个公主在明齐,可一个公主和整个秦国的江山大业比起来就实在是微不足道了。秦国皇帝只让皇甫灏暂且压住明安公主一事,务必要和明齐结成同盟交好。

皇甫灏得了秦国皇帝的消息,这些日子就往明齐的宫里跑得更频繁了些。一个有意结盟,一个正愁没有帮手,一拍即合,面上一派其乐融融,文惠帝和皇甫灏的关系倒是走近了不少。

文惠帝有心要扶持太子,之前本想将沈妙嫁给太子,谁知道会突然窥见大凉的野心,一时不敢对沈家下手,这会儿皇甫灏过来,恰好可以让皇甫灏与太子多走动走动,让皇甫灏承太子一个人情。

这世上之事,自然是千丝万缕的联系,平日里看着八杆子也打不着的关系,却在各种交错纵横间有了联系。聪明人善于在这些关系中寻找自己可以利用的地方,普通人一个不小心,却会迷失在各种交错里。

员外郎府上。

沈东菱正在喝茶。

上好的叶儿青,生长在南国险峰,一小撮就是几百两银子。她品茶的姿势优美惬意,穿着江南织锦的棉袄群,环佩叮咚,生的又十分俏丽娇艳,一眼看去,便晓得是个养尊处优的娇媚少妇。

却哪里有人想到不久之前,她还是沈府里一个默默无闻的庶女,一年到头都不出院子,下人们都不认识她是沈府的小姐,更别说任婉云当家的时候,十天半个月饭菜里都没见到油荤。

从前和现在,云泥之别。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员外郎府上虽然看着不比别的官家家大势大,可也算是富得流油了。从来就没有人靠着朝廷里的那点子俸禄过日子。嫁到员外郎府上之前,沈东菱一直以为王家是跟着周王的,然而之后才知道,王家真正的主子是太子。作为一个员外郎家却有着这样丰厚的家产,不过就是因为王家和走私盐贩子有些往来,而这里其中的银钱自然是源源不断的流入了太子府,不过就算是雁过拔毛,扣下来的这点子雁毛也足够往家在定京城里花银子不必考虑良多了,要知道私盐本就是一本万利的生意。

如果说银钱之事已经是沈东菱的意外之喜了,那么王弼本人也令沈东菱极为满意。王弼看着老实,实则精明,算是太子手下的一员大将。当初沈玥瞧不上王弼,殊不知是她自己有眼无珠。沈东菱生的俏美,性子更是柔和,更重要的是,每每都能对王弼的事情提出一些建议。但她绝不过分干涉,谨慎的保持着距离。越是这样,王弼就待她越好,娶妻当娶贤,尤其是这个妻子除了贤惠聪明之外,还娇俏可人善解人意,那就更可贵了。王弼一直都庆幸当初沈东菱和沈玥换了亲,员外郎家就王弼一个独子,王弼又很能干,王家几乎是王弼在做主,自然而然的,沈东菱就成了王家的当家主母。下人们都对她尊敬有加,若是任婉云如今还活在世上,只怕要被气的仰倒过去。那被她视如蝼蚁的庶女如今只怕是过得比当初的任婉云还要滋润,而万姨娘自然水涨船高,端的过的是富贵日子。

今日也是一样。

王弼从外面回来,将手里的糕点随手递给丫鬟,道:“路过广福斋,顺手给你买了你爱吃的云片糕。”

“夫君有心了。”沈东菱笑盈盈的与他倒茶。她的一举一动都透露出一股柔若无骨的意味,大约是到底是万姨娘生出的女儿,骨子里就带了些特别的风情。她笑道:“夫君今日高兴得很,可是有什么好事情发生?”

对于沈东菱,王弼的大多事情也没有瞒着她,因为沈东菱不是碎嘴的人,偶尔还能替他分忧。如今王弼和沈东菱新婚不久,正是蜜里调油,王弼就道:“陛下让皇甫灏与太子多加接触,大约是要和秦国交好了。这样的人情陛下却送给太子,显而易见是要扶持太子。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咱们既然是太子的人,等太子日后继承大统,只会给我们一份功劳。”他笑着看向沈东菱:“你说该不该庆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