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474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42:43
字体大小 + - 关灯

不知不觉中,沈妙的脑中又浮起谢景行夜里说过的话来。让她乖乖绣嫁妆。

谢景行这个人在某些事情上看着漫不经心,但容信公主有句话说得没错,他一开始就很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不要的是什么,沈妙也不清楚谢景行的话究竟有几分是真的。但在沈妙亲事这一件事上,谢景行所展露出来的却是绝对的强势与霸道,让人根本没有反驳的余地。

沈妙叹了口气,前路漫漫,明齐这点子浑水还没趟干净,提到感情一事未免也太过奢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倘若谢景行真的有那个本事,他敢娶个别国的将军之女,她就没有什么不敢嫁的。

因为,沈妙伸手抚上心口,能让心再次跳动的人,世上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有了。

而唇瓣微微刺痛,仿佛还残存着辗转的炙热,让她低下头。

无法否认的口是心非,无法压抑的心跳。

那年轻男人英俊美貌,杀伐果断而睿智从容。

让人不动心也难。

……

定王府中,这一夜灯火通明。

傅修宜在得知沈妙和太子的亲事被压了下来之后,是因为睿王“无意”间的一句话。当夜里就让所有的幕僚都到定王府,谈论着这件事情的始末。

“我之前就猜测沈妙和睿王之间的关系不那么简单。如今拿太子一试,果然露出马脚。”傅修宜冷笑一声:“沈妙一有动静,睿王就坐不住。”

裴琅垂首站在下面,一句话也没有说,这些日子傅修宜一改从前对他的器重,在很多事情上都不再过问他的意见。前后反差太大,自然落在别的幕僚眼中,他们以为裴琅得罪了傅修宜俱是幸灾乐祸,裴琅却知道,以傅修宜这样聪明的人,莫名其妙的冷落他,一定是发现了一些端倪,或许他和沈妙的关系也已经被傅修宜察觉到。虽然心急如焚,裴琅却半分也不能表现出来。傅修宜现在还没撕破脸,一定有他自己的用意,也许现在只是怀疑还未确认。做戏要做全套,不能半途而废,裴琅深知这个道理,表现的也只是一个普通的被冷落的幕僚该有的反应。

“裴先生怎么看?”今日破天荒的,傅修宜却问起了他的意见。

裴琅心中一跳,垂首道:“属下以为,应当立刻去查探沈家同睿王或是大凉之间有什么关系。沈妙身份特殊,代表着明齐最重要的兵权,若是沈家和睿王私下里达成了什么协议,只怕……”

幕僚们纷纷议论起来,虽然对裴琅多有不满,可是他们也不得不承认裴琅话说得没错。沈妙到底只是个小姑娘,又不是什么倾国倾城的大美人,与其说睿王冲冠一怒为红颜,倒不如说睿王看重的是沈妙背后的沈家,这样才合乎情理。

傅修宜道:“先生说的不错,不过我今日打听到一件事情。”

众人都等着他说出后面的话。

“沈妙今日在容信公主府上呆了一日。公主自来身体不好,却独独留了她到夜晚,而且似乎沈妙离开后,公主看起来也心情不对。”傅修宜笑笑:“会不会公主也知道什么。”

一名幕僚沉默片刻后,道:“也许容信公主知道什么内情,殿下不妨从容信公主那头入手,也许能找出一些蛛丝马迹。”

“我也是这样想的。”傅修宜看向裴琅,也不知是不是故意说给他听,只道:“沈妙虽然背后有沈家这座大靠山,可是本人也十分古怪。睿王独独对她的每件事出手相助,其中一定有什么隐情。如果容信公主也掺合进来,那事情就变得有趣了。”

“纸包不住火,他们之间的秘密,我一定要揭开。”傅修宜笑得意味深长:“还得仰仗诸位了。”

众人连称不敢,裴琅低着头,心中却是划过一丝不安来。

……

这一夜,公主府上亦是不得安生。容信公主在行止院坐了整整一夜。

谢景行未死,反而成了大凉的睿王,这是容信公主万万没有想到的。过去的两年间,容信公主无数次的希望有一日发现谢景行的死不过是一场梦,希望一觉醒来,那个傲气俊美的少年还会站在她面前,懒洋洋的唤一声容姨。然而当真正的这一刻来临之时,容信公主第一个涌起来的念头,并不是欣慰。

他穿着尊贵的紫金长袍,袍角可以用金线堂而皇之的绣上飞龙,他带着冷冰冰的面具,熟络的与她打招呼,却是顶着一个睿王的头衔。

那却是来自明齐的最大威胁。

容信公主最初不过是因为被隐瞒而生出的愤怒,但当她意识到谢景行的身份时,容信公主最本能的反应就是警惕了。这并不是代表她不爱谢景行或者是那么多年的陪伴都是假的。而是因为在其位谋其政,她是大凉的公主,皇室独有的骄矜和多疑总会在这些时候生出来。

她在桌前写信,是给文惠帝隐晦的提醒,写了一半又猛的停笔,将面前的纸一把扯过来揉吧揉吧撕得粉碎。心中的纠结和复杂难以溢于言表,而她却不愿意再见到谢景行,因为怕不敢如何面对。

而最令容信公主狐疑的是,谢景行没死便罢了,怎么会变成大凉永乐帝的胞弟睿王。睿王这个名头显而易见不是可以随便被人用的。谢景行是本来就是大凉的人,还是不过因为机缘巧合被大凉的人收买。如果是前者,那到底还情有可原,可如果是后者,谢景行就是活生生的叛国了。

谢鼎与谢景行自来就不亲近,问谢鼎肯定是不成的。沈妙一定知道些什么,可是沈妙肯定不会说,谢景行又护着她,容信公主反倒不好动作。思来想去,容信公主总算是想到了一个人。

和谢景行幼年时候就一起长大,两家关系匪浅,算是谢景行在明齐最好的朋友。因为是一起长大,时时呆在一处,总会有时间看清楚谢景行偶尔不同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