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471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42:33
字体大小 + - 关灯

沈妙头疼极了。

她看着院子外的墙,脑中突然灵光一现。谢景行刚刚搬到衍庆巷的时候,因着不缺银子花,干脆将睿王府到沈宅之间相邻的所有宅院都买了下来,还美其名曰邻居。这样看来,也可以说睿王府就在与沈宅乡邻的地方。只是谢景行住的那一间屋子有些远而已。

既然是乡邻的宅院……沈妙的目光落在院子里那堵高高的墙上。她道:“翻墙吧。”

从阳呆呆的看着她,似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奉命保护沈妙的安全,整体在沈宅里注视着沈妙的一举一动,自然知道沈妙是个什么样的人。沈妙端庄沉稳,极守规矩,小小年纪也耐得住寂寞,看着就像是从公里出来的贵人,总而言之便是平日里一些微小的举动也昭示着良好的教养。从阳也时常在心里感叹这位少夫人个和旁人不同,生来就是极为高贵的。谁知道此刻却听闻这位高贵的少夫人要翻墙,从阳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沈妙瞪了他一眼,不怒自威道:“你是听不见我的话?”

“是是是!”从阳一个激灵站直身子,也不敢去打量沈妙是什么神色。

接下来的时日,就是足够令从阳觉得痛苦的了,先前他是以为沈妙要自己翻墙,然而沈妙所说的翻墙是指在一面墙的两面都摞起垫脚的东西,摞成阶梯状,沈妙再从墙这一面走到另一面。

从阳大半夜的只有去偷富裕人家留着施肥的稻草垛子,问题是睿王府到沈宅之间的宅院足足有十几间。每个宅院与宅院间都有墙,从阳忙的大冷的天也出了一身汗。瞧着沈妙神情倨傲的走过一座有一座的墙,恍惚走的不是墙而是九重宫阙高高的台阶,一面感叹又一面为自己的命运叫苦不迭。

若不是怕玷污了少夫人的身子惹主子不满,从阳何必费这么大力气,要知道他的轻功也不错,带着一个人飞是绰绰有余的,哪还用现在跑来跑去。之前主子把他从墨羽军中调出来同僚们还纷纷羡慕他好运,殊不知这份美差事就是给人当苦力,比小厮还不如,从阳心中默默流泪。

等沈妙“翻”过最后一堵墙,来到睿王府的时候,从阳已经累的有些不想说话了。

因着都是从后院那头的方向进来的,没有走正门,偌大的睿王府里竟然连一个护卫也没有。从阳也面露疑惑,显然从前并不是这样散漫的。

沈妙还在看这睿王府的布置果然如传说中一般富丽堂皇,不过是个暂住的落脚地方,竟也修缮的如此讲究,却不知真正大凉的皇宫会是如何气派不凡。正想着,面前却多了一个穿着黑衣的中年男子。

“铁衣!”从阳喊道,随即问:“其他人呢?”

叫铁衣的侍卫看着沈妙却是一愣,对她拱手问道:“沈小姐登门可是有要紧事?”

沈妙瞧着对方模样,似乎是认识她的,看从阳又与他打招呼,估计是谢景行的人,就道:“我找睿王,有些话要说。”

铁衣似乎早就知道她会这么说,点点头,道:“主子在后院,跟我来吧。”

……

明齐的冬天冷起来的时候,人人都不愿意在外头自走动。若是夜里,街道上更是空无一人,就连鸟雀猫狗都缩在温暖的窝里,不愿意挪动一点儿地方。

池塘里的水都已经结冰了。厚厚的冰块将里头的风景完完全全的覆盖住,满园夏日的清荷风举,锦鲤嬉游,到了眼下不过一片白茫茫。似乎再好的时日总会有过去的那一刻,就如同春日里开的花总有一日要凋零。

紫衣青年就懒洋洋的睡在树上,双手支着脑袋,他面上的音色面具也没取,树上挂着风灯笼,微弱光环下,他的神情说不上萧索,也谈不上快乐,只是有些微微的寂寥。

就像自树上穿过的风,轻飘飘的,却也冷沉沉的。安静而沉默。

树下白虎卧倒着,不时的拿爪子挠一挠树干,偶尔还拿嘴去咬落在地上的冰凌子,咬的“嘎吱嘎吱”,在夜里分外清晰可闻。

沈妙一进来入眼的就是这幅景象,青年和白虎睡的廖然,却让她想起了前生的自己,在宫里深夜时分走过御花园,满眼似乎残留着白日傅修宜和楣夫人的欢声笑语,有些苦涩人的,没有尽头的走着。

白虎突然见有人来了,立刻站起来,弓着身子警惕的看着她,嘴里发出低低警告的嚎叫,可是因为到底太小了,看不出有什么威慑力,那声音也是“呼噜呼噜”,倒是怪可爱的。

“嘘,娇娇。”谢景行道:“安静。”

沈妙:“……”

她走到树下,抬起头看着睡在树丛间的人,道:“你在叫谁?”

谢景行动作一顿,忽而低头,看见沈妙一愣,问:“你怎么来了?”

“公主府里的话还没说完,就过来看一看。”

谢景行扫了她一眼,没有从树上下来,却是低笑一声,道:“你是关心我才来的?”

“怎么想是你的事。”沈妙答。

“难道你以为我会伤心?”谢景行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神情越发有趣:“真是天真。”

“没有就是最好了。”沈妙却没有理会他有些嘲讽的话,她心平气和地开口。

谢景行盯着天上,懒洋洋的摆手:“你回去吧,我没事。”

沈妙没有回去。

那地上的白虎似乎也觉察出沈妙没有恶意,况且主人也并没有表现出敌意,渐渐的放松了警惕,有些自来熟的依偎到沈妙脚边,“呼噜呼噜”的叫着。

沈妙静静的看这树上的青年。

过了半晌,她问:“谢景行,你想灭了明齐吗?”

空气在一瞬间沉寂下来,似乎有细小的,缠绵的灯花从风灯笼里漏出一两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