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466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42:18
字体大小 + - 关灯

沈妙的直觉一向很准,她从来不认为谢景行和荣信公主都撞见面了,还能一直平安无事的隐藏下去。只是这个猜测太过可怕,造成的后果也无法预料,她不想往深里想。

可逃避不是办法,麻烦找上门了。

沈妙觉得,荣信公主可能是发现了某些令人怀疑的地方,可这封帖子她无法拒绝,因为拒绝也就是承认。

------题外话------

假期duang的一下就过去了,伐开心╭(╯^╰)╮

☆、第一百七十三章暴露

荣信公主的帖子给沈妙下的是第二日午后。罗雪雁还让沈信准备了一大堆礼物让沈妙带到公主府去,因着荣信公主前前后后也帮了沈妙不少忙,罗雪雁想对荣信公主表示感谢。

沈丘为了防止路上出什么意外,带了许多侍卫,阿智和莫擎也跟了上去。尽管如此,一路上,沈妙的神情都称不上多轻松。反是身边的惊蛰和谷雨见状,以为沈妙是担心路上安全,还安慰了她许久。

马车上,沈妙一直都在沉思到了公主府该如何应对荣信公主的话。荣信公主若是问起谢景行的事,应当如此打消对方的怀疑。可荣信公主是个很谨慎的人,而怀疑的心思一旦生起,要想消灭就十分困难。

沈妙觉得头疼极了。

惊蛰笑道:“姑娘想什么想的这般严肃,奴婢还是许久未曾见姑娘这般模样。”

沈妙微微一怔,心中有些诧异。不错,自重生以来,仗着知道前生的路,她走的格外顺利。便是因为罗雪雁沈信沈丘的事情,处理的倒也不是特别困难。至于其他人的,同自己有所利益的会上心,比如流萤和裴琅,可是旁人的事情与她何干?她这会儿绞尽脑汁为谢景行想着借口,可谢景行和她究竟是什么关系?犯得着这么待他尽心尽力吗?

沈妙对自己有些恼怒起来,而她也了解自己一向是个喜爱钻牛角尖的性子。心中一个声音说这都是谢景行自己弄出来的麻烦,应当让谢景行自己解决。另一个声音却是不忍谢景行独自去处理这件棘手的事情。

毕竟让谢景行重新出现在荣信公主面前,还多了一个大凉睿王的身份,无论是对荣信公主还是谢景行来说,都太过残忍了。

不知不觉,就在沈妙还没将对策思索出来的时候,马车便已经到了公主府门口。公主府的下人们几乎对沈妙都有印象,自然是恭敬的将她迎进去。沈妙让莫擎几个留在府门口外帮着将送给荣信公主的礼物搬到库房。宫女带着沈妙往里头走。

却是直接带着她走到了荣信公主的寝屋。

荣信公主虽然在朝中已经不怎么常见身影,平日里为人也十分低调。可是公主府到底是宽敞而堂皇的,只是自从驸马去世后,荣信公主寡居,对这些身外之物也不甚看重。于是寝屋里也以简单清净为主,乍一进去,还有些冷冷清清之感。

荣信公主正在喝厨房送来的甜汤,见沈妙到了,吩咐下人给沈妙也盛了一碗。笑着道:“这是新来的厨子,很会做点心甜汤一类,也不知道你吃不吃的惯,本宫吃着比宫里的好,你也尝尝。”

沈妙谢过荣信公主,端起碗来小口小口的尝。她其实对甜食不甚喜爱,只是碍于荣欣公主的面子,也不好拒绝。一边吃却是一边端详着荣信公主的脸色。

荣信公主比起那一日在宫中偶遇的时候气色看着好多了,脸色红润了不少,心情似乎也不错,面上带着笑容。沈妙道:“公主瞧着身子不错了许多。”

“医馆那头近来碰巧收到一味珍稀的药材,厨房日日煎药给本宫喝,本宫身子要不好都难。”荣信公主感叹道:“也真是运道,从前想要找这味药材已经是十分不易,没想到竟然在这时候撞上了。”语气很有几分惊喜。

沈妙顺着荣信公主的话说,心中却觉得有些古怪。荣信公主不是这么琐碎的人,便是聊些话儿,也都是有见地的趣事儿,这点子自己的事情不至于特意拿出来给她说。可说这话的意思,沈妙又领略不到。

她本来以为今日荣信公主是要问起谢景行的事,没想到荣信公主半句也没提,似乎也不打算提。反而又话锋一转,说起前些日子文惠帝压下沈妙亲事的话来。

“皇兄之前一直执拗着,似乎是很想要你当他的儿媳妇,虽然本宫也觉得不妥。可是那一日在你走后,本宫亲自向皇兄求情,想着让他打消这个主意,皇兄也未曾应允。后来还是托了睿王的福。”她看向沈妙,笑道:“想来沈将军已经打听过原因,也告诉了你吧。”

沈妙点了点头,心中暗自警醒起来。

“虽说这话有些大逆不道了,本宫也不是希望大凉对明齐真有什么野心。不过也得感谢睿王,若非他这么一句话,皇兄也不会改变主意。你的亲事只怕不会如现在这样被压下来。”

沈妙沉默不语,这个时候多说多错。却没想到荣信公主突然拉起她的手,笑盈盈道:“之前本宫瞧着你与大凉睿王关系匪浅,本宫到底比你年长许多,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多,看人也是一样。睿王身份特殊,本宫想着你年纪小,难免上当受骗,倒没想到他也是个讲义气的人,这一次开口恰好卡在这个关头,本宫想,说是故意的话,就有些勉强了吧。”

荣信公主之前对睿王可不是这么个态度,前后差距如此之大,沈妙越发谨慎,面上却丝毫不显慌乱,只是微笑着答道:“睿王是人中龙凤,臣女是浮游草芥,自是不能相提并论。臣女也没有自大到以为睿王会为臣女说话的地步。”这便是婉言否认和睿王关系亲密一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