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462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42:05
字体大小 + - 关灯

她这幅喜怒无常的模样落在谢景行眼里,谢景行很是莫名。他翻了个身,把沈妙压在身下,一手撑在沈妙脑袋边,低声问:“你想嫁谁?”

“罗凌,苏明枫,冯子贤?还是裴琅?”

他越发逼近,英俊的五官在月色下,在沈妙的眼前放大。可以闻到对方身上传来的好闻的竹叶香。他的眼睛生的极为漂亮,不过这时候却也带着咄咄逼人的意味,仿佛要逼出人的真心似的。被这么一双眼睛一看,似乎心底那些隐秘的想法都无所遁形。

沈妙的心里突然就有些慌了。

这个距离太近了,近到她可以听到“砰砰砰”的心跳,就像打鼓声一样,可是她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谢景行的。

不想被这样失控的情绪充盈心头而做出她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沈妙猛地往后一缩,她背后是床梁,谢景行伸手护着,免得她撞到脑袋。

“这和你没什么关系。”沈妙飞快开口道:“我们只是盟友的关系,盟友就是相互合作的,睿王还想要管到我的终身大事不成,别说是嫁人了,就算是以后生子,和离,被废,那也和你没有半分关系!”

谢景行本来听到她说前半句还挺生气的,听到后半句却又觉得哭笑不得,道:“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很想当废后么。”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听到她说是废后了,谢景行想不明白,沈妙莫非对自己这般不自信,一定要想这么凄惨的结局?平日里看着也不像是自卑的人。

沈妙被气的已经口不择言了,道:“和你没关系!我们只是盟友,你凭什么管我的事?”

谢景行盯着她,似乎被她挑的火气也微微上来了,他本也是骄傲的人,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人嫌弃,心中别提有多憋屈。

他问:“是盟友?”

沈妙点头。

“盟友不能管你的事?”

沈妙继续点头。

谢景行爽快道:“好啊。”他飞快俯身,在沈妙唇上啄了一下,沈妙瞬间呆住,就见那俊美的紫衣青年以一种极端恶劣的语气道:“现在不是盟友了。”

“你……”沈妙说不出话来,唇上似乎还残留着方才蜻蜓点水的那一点温柔触感。

他笑的玩世不恭:“这样就能管你的事了。”说罢又自床上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盯着沈妙,恐吓道:“记住,以后嫁人,生子,和离,被废,那也要本王同意才行。”

说罢,又冷冰冰的看了窗台一眼,闪身不见了。

屋外。

从阳被迫在树上听了大半天的墙角,直听得面红耳赤,却又不敢径自离开。等谢景行出来的时候,从阳与他行礼,谢景行道:“以后有人送来的东西直接扔掉。”他接过从阳给他的平安坠,满脸不悦的走了。

------题外话------

两个气懵逼了的人_(:зゝ∠)_吵架也是在虐狗…

☆、第一百七十二章麻烦

这一夜,有人故意搅乱一池春水,惹得冬日寒风里也能开出凛冽花朵,自然也有计划落空,在府里暴跳如雷的人。

周王和离王府上,就陷入了同样的纠结。

今儿晚上,今儿晚上,有人敲周王屋里的门,周王以为是下人,道了一声进来,却迟迟未有人进。周王自个儿起身去开门,兜头就是两具冰冷的尸体扑面而来。没人知道这两具尸体是怎么跑到周王府的。周王大发雷霆,将所有守夜的侍卫都重责了一番,又在屋里仔细搜寻怀疑出了内奸,可最后都是无功而返。

而那两具尸体也被查出来,正是今日派去行刺沈妙的刺客。

周王心中不安,连夜让人给静王传消息,兄弟二人打算好好研究此事。

至于离王这头就更是粗暴了,有人直接将两具尸体从墙外扔进了府邸里,吓了离王府的侍卫们一跳,侍卫们出去追,却连个鬼影子也没找到。最后发现两具尸体是离王派出去行刺沈妙的刺客,离王闹心极了,又不安的很。很显然,他的刺客被杀了,就是断了他的路,自然也就是他的仇人。定京城里他的仇人手下竟然这样高明,整个离王府的侍卫都抓不出一个人,离王非常不满意。

另一头,周王和静王两兄弟正在交谈。

周王问:“你以为是谁干的?”

静王沉吟一下:“或许是离王。”

“我也是这般想的。”周王点头:“也许他是想借此来威胁我,或者他本身打着和我一样的念头。”

“不过离王向来表面和气,不会做这么撕破脸的事。”静王摇头:“是太子的手笔也说不定。”

“太子?”周王顿住,又点点头:“这些年太子都称病,谁知道是不是障眼法。咱们谁也没有见识过他的手段,如果是他引得我和离王内斗,太子就可以享受渔翁之利。”

“不错。”静王叹了口气:“不过有个人你也别忘了,还有老九。”

“老九就算了。”周王不甚在意的摆了摆手:“老九就算是嘴头嚷嚷也是有心无胆,他都不怎么在朝中走动哪里来的人脉。能不动声色的跑到周王府闹事,手下至少也是个高人吧。”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老九不是看起来那般简单。”静王道:“你不要小看他。”

“总而言之,”周王叹气:“此事不是那么简单,不管是离王还是太子都是来者不善,我再细细查探一番。倒要看看是谁在背后捣鬼。”

静王点头附和。

周王和离王自然不知道,将他们二人派出去的刺客一笔勾销并且还原物奉还的人并非他们所猜的太子或是对方,而是八竿子也打不着一边的人,不过这一招祸水东引的法子果然不错。明齐皇子间的争斗,不知不觉越发激烈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