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460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42:00
字体大小 + - 关灯

“早年间就有的心疾,”荣信公主摇了摇头:“这几日犯得厉害。”

沈妙见她疼的难过,恍惚记起前生荣信公主也有心疾,太医还说不要忧思过虑,省的心疾犯起来疼得厉害。她道:“公主应当找个太医来好好瞧瞧,或者去民间打听专治心疾的大夫。这样疼着很难过。”

“无妨。”荣信公主摆手:“本宫活到现在,该享受的都享受过了,不该享受的也享受过了,这一生不亏。大约也是活不久,本宫也不想折腾,”她的声音渐渐低落下去:“毕竟……也没什么好值得惦念的了。”

沈妙知道她是又想起了谢景行,不晓得如何安慰她,只好道:“小侯爷见公主这模样,也不会欢喜的。”

“他若真的在乎我这个姨母,也就不会那么狠心的撒手西去了。”荣信公主收起面上的悲伤,拍了拍沈妙的手,道:“皇兄有意要为你指婚的事情本宫已经听说了。本宫今日进宫来,就是为了和皇兄提起此事。沈妙,你也不愿意嫁给太子吧?”

沈妙没料到荣信公主竟然会为她说情,一时间有些唏嘘,前生她费心讨好荣信公主,得来的也不过是荣信公主的鄙夷和不屑。今生却因为谢景行的关系,荣信公主对她改观,就连文惠帝的决定也愿意为她争取。虽然沈妙知道,文惠帝决定的事情,荣信公主也左右不了,不过这份情,她却会记在心里。沈妙道:“我是不愿意嫁入东宫,不过公主也不必勉强,世上之事,冥冥自有天意,顺其自然,老天会给出安排的。”

荣信公主反倒是笑了,道:“你倒是看的通透。”

她道:“时间不早,我就不与你说了,先去那头,我让宫女送你出去。”

……

沈妙被荣信公主的宫女送出宫门外,等在外头的惊蛰和谷雨率先迎上来,先是上上下下打量了沈妙一番,确定沈妙安然无恙后才道:“吓死奴婢了,等了这么长时间,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姑娘若是再不出来,奴婢们都打算想法子进去找了。”

沈妙失笑:“又不是龙潭虎穴,哪有那么可怕。”心中却是暗暗想着,今日那莫名出现的两名杀手,却不知是谁的人,竟然胆敢在宫里就对她下杀手。不过追究起来,若是她死了,于太子只会有害,对方若是不想坐看太子独大,不出错的话,不是周王的人就是离王的人。傅修仪倒不可能,沈万和秦太子的事情过了才不久,傅修仪不会这么主动的往风口浪尖上钻,以他隐忍的性子,会再潜伏一段时间。

想着便不由的心中冷笑,总而言之,傅家人没一个好东西就是了。沈家和傅家也注定是对立的两面,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对方下手如此之狠,她也不会手下留情就是了。

莫擎上前示意沈妙上马车,启程回沈宅。

宫门口人来人往的街道边,一处热闹的酒馆,角落里有人在观察着莫擎这一行人的动静。待看到沈妙从宫门口安然无恙的出来时,目光中闪过一丝意外,随即提起桌上的剑,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沈妙回到沈宅,自然而然的,沈丘他们都围上来问沈妙今日在宫里,皇后与她说了什么。沈妙略过谢景行那一遭,只将皇后与她说的话说了。沈家众人又是忧心忡忡了一回,皇家那头给沈妙不轻不重的威胁着,只怕日子一日一日的缩短,必须得尽快想个法子。

罗雪雁就又想起来那几个进府提亲的人来,有心想问问沈妙的意思。若是这几个人中,沈妙对哪个人感觉稍好些,要不就先这样吧。总归沈信也打听过,虽然不是十全十美,品行方面也都没有问题的。

可是沈妙今日才经历了谢景行一事,脑子都混乱不堪,哪里还有心情谈论这些,等罗雪雁提起的时候,就罕见的表现出一丝不悦来。沈信几人见状,皆是面面相觑,还以为是沈妙在宫中被皇后的话搅得心神不宁,倒不好继续说下去。便让沈妙早些在屋里休息,自个儿散了。

沈妙回到屋中,天已然都黑了,谷雨替她点起油灯。惊蛰见沈妙今日心情不好,也不敢留在屋里打扰她,拉着谷雨下去将门掩上,屋里就剩下沈妙一人。

她有些烦躁的梳着头发,胸中却似乎有一股无名怒火怎么也下不去。想着今日在宫里谢景行质问的话,不由得就越发烦闷委屈。她自己的事情,和谢景行有什么关系,谢景行还要插手她的人生不成?

可是这亲事走到现在,各方势力插入,加上一个谢景行,她倒是越来越身不由己了。

想着裴琅说的那些话,沈妙的唇边忍不住浮起一丝笑,只是笑容有些凄惨。女人哪里就不想嫁一个两情相悦的男人,白头偕老。只是前生看惯了世间沉浮,说到底她和傅修仪之间的所谓爱慕,都不过是她自己一厢情愿而已。她也没有真正的体会过两情相悦是什么滋味。但是晓得,一旦爱了,心思就不是自己的。她不愿意再如同上一世,傻傻的将一生的幸福交给别人手上,现在就很好。一开始就管住自己的心,比放出自己的心再收回容易得多。

只是心中到底不怎么舒服。

她在灯下坐了片刻,其实也什么都没想,过了好一会儿,“噗”的一下吹灭了灯,爬到榻上睡了。

……

睿王府今日的风雪格外大。

一种护卫抖抖索索的站在风中,就连那只已经长得有些小壮实的白虎也被扔在了寝屋外罚站,今日的睿王也就是看谁都不顺眼,睿王府里里外外上上下下都被罚了个遍,就连季羽书和高阳二人都被关进塔牢里面壁了。

塔牢是什么地方,关的都是穷凶极恶之徒,而对付这些穷凶极恶之徒,酷刑也是必须的。作为墨羽军最残酷的一个地方,里头酷刑没有九九八十一种也有七七四十九种,好多性情坚毅的汉子去守塔牢,没几日就鬼哭狼嚎的出来,铁衣第一次进去的时候,出来也是在床上修整了许久,一个月都吃什么吐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