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459

A+ A- 关灯

那人是荣信公主。

荣信公主本来是想要抄小路进来的,却在来到这一处的时候恍惚瞧见沈妙被个陌生男子拉着走了过来。荣信公主连忙让宫女们在外头等着,自己跟了上来,若是被旁人瞧见沈妙和陌生男子在一起,只怕会引来流言。

沈妙的品行,荣信公主是信得过的。不过她方才瞧着沈妙似乎不大愿意的模样,生怕沈妙是被宫中某个皇子缠上了,或是惹了什么麻烦,有心要为沈妙解围。却又不好贸然上前,省的是一场误会。

她先头隔得远,听不清楚这两人之间说的是什么,后来看沈妙似乎都快哭了,心急之下往前走了走,恰好听着了沈妙那句“谢景行,你不要太过分了”。

荣信公主失声叫了出来。

但见那高大挺拔的身影转过身来,却是个陌生的年轻男子,脸上带着半块银质的面具。对她微微点了点头。

荣信公主快步上前,这时候才看见,这男子是睿王。

大凉来的睿王,刚来明齐入宫的时候,荣信公主作为公主也是见过的。不过她自来不关心这些朝事,也并未刻意打听过。此刻瞧见这人是睿王,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可是方才沈妙那一句“谢景行”,又的确是说的谢景行,她没有听错。

荣信公主有些质问的看着沈妙,问:“沈姑娘,方才你叫着睿王殿下……谢景行?”

沈妙还没来得及开口,睿王却主动开口了。他道:“本王名谢渊,小字景行,刚才沈小姐叫的本王小字。”

沈妙心中稍稍松了一口气,想着谢景行这会子反应倒是极快,总是能找个理由敷衍过去。待瞧见荣信公主古怪的神情时,又猛地反应过来,心里将谢景行骂了个狗血淋头。

除了亲人之外,只有妻子或是情人才会称呼对方的小字,她叫谢景行小字,落在荣信公主眼里,谁知道会是个什么样!

谢景行定是故意的!

荣信公主在睿王和沈妙之间扫了一扫,最后却又是定在了睿王身上。

有些像的,比如这一身紫衣,能将紫色衣裳穿的这般贵气出尘,也就只有那个走马章台的顽劣少年了。可又有些不像的,那股子陌生的,有些凉薄的,身为上位者才有的杀伐果断却心狠手辣的劲儿,却和记忆里的少年截然不同。

谢景行早就死了,死在了北疆万马奔驰的战场之上,万箭穿心而死。

心中一瞬间刺痛,荣信公主猛地捂住自己心口弯下腰来,不管过了多少次,想到谢景行的死,她都无法释怀。玉清公主死后,她是将谢景行当做了自己的儿子,中年丧子,白发人送黑发人,她的可悲不比谢鼎少。

沈妙连忙上前扶起她,那紫衣青年却负手而立,淡淡的扫了她一眼,身形动也未动。

荣信公主唇边不由得溢出一丝苦笑。

是了,睿王怎么可能是谢景行呢?如果是谢景行的话,怎么都不会这么冷漠的,像看一个陌生的人看着她在这其中挣扎。如果谢景行还活着,怎么可能忍心看着她这样痛苦。

荣信公主摆了摆手,道:“你怎么在这里?”

沈妙答道:“皇后娘娘让我进宫去。”

荣信公主眉头一皱,又看了看谢景行,问:“睿王怎么也在这里?”

沈妙看了一眼谢景行,就道:“我从宫里出来,带路的小太监中途有事,等了许久不见,自己走反而迷路了,恰好遇着睿王殿下,就让睿王殿下帮我指一指路。”

这话几乎就是明目张胆的骗人了,刚才荣信公主可是清清楚楚看到是睿王一路拉着沈妙走到这里来的。况且沈妙也都叫了睿王的小字,这二人的关系可是非同寻常。

荣信公主莫名的有些生气。当初谢景行带沈妙来公主府,荣信公主以为谢景行待沈妙是特别的,随着她自己和沈妙接触的越多,也就越喜欢沈妙,荣信公主一直有心撮合沈妙和谢景行。若非后来谢景行战死,说不定这桩姻缘也就成了。

如今沈妙却和另外一个男子关系匪浅,而且这男子的小字还恰好也叫“景行”。就像是自己的东西被旁人占了去,荣信公主心中不是个滋味。她也知道沈妙不可能一辈子不嫁人,可是睿王到底不是明齐的人,而且荣信公主活了大半辈子,看人看的清楚,这个睿王行事诡异,浑身上下都透露出危险,不是个简单的男人,沈妙若是爱上这个男人,只怕太过复杂。

“如此,本宫代沈姑娘多谢睿王殿下。”荣信公主开口道。却是极力想要划清沈妙和睿王的关系。

睿王颔首。

“既然领路的太监不见了,本宫有许多宫女,本宫让她带你出去。之后的路就不劳烦睿王。”荣信公主又道。这态度分明就是在防着睿王了。

睿王便也没说什么,淡淡应了一声,自己先离开了。

等睿王离开后,荣信公主才松了口气,问沈妙:“你与他是怎么认识的?”

沈妙今日也没料到会突然遇着荣信公主,更没料到荣信公主竟然会听到她和谢景行的话。不由的暗自埋怨,平日里谢景行的暗卫耳聪目明,连个老鼠跑过都能逮住,今日关键时候放风,却不知是不是瞎了,连荣信公主也没发现。

她道:“曾同睿王殿下巧合遇着几次,算是认识。”

荣信公主深深看了她一眼,道:“你不愿意说,本宫也就不逼你说出来。只是……此人非是明齐人,保不准对你有所图谋。你是个聪明的姑娘,有些事情也得自己拿捏,不为了自己想,也要为你爹娘大哥想一想。”竟是生怕沈妙被男人骗了。

沈妙心中哭笑不得,误会到了这个地步,想来也是解不开得了。荣信公主抚了抚心口,喘了几口气。沈妙见状,问:“公主哪里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