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458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41:53
字体大小 + - 关灯

沈妙皱了皱眉,睿王已经攥住她的胳膊转身往外走。裴琅一惊,连忙唤道:“睿王不可!”

可面前两个侍卫猛地挡在她面前。

这两个侍卫都凶神恶煞的,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气息,裴琅是个读书人,本就不会武功,就算想要帮忙也没法。倒是沈妙,被拽着跌跌撞撞的跟人走,罢了却回过头来,一脸平静道:“裴先生先回去吧,我与睿王还有些事。”

睿王的脚步更快了。

裴琅望着消失的二人身影,面前两个侍卫又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这才离开。

可是地上却还有两具尸体,裴琅是不能久留的。他不晓得沈妙和睿王之间有什么关系或者是因缘,不过……他的心里,一瞬间却是有些空落落的。

……

沈妙被谢景行拽的手臂生疼,谢景行一言不发走的飞快,她努力跟上谢景行的步伐,可是对方人高腿长,赶也赶不及,几次差点都把她绊倒。

到了最后,沈妙心中的火气也上来了,怒道:“放开我!”

谢景行走到一处无人的走廊,才猛地松开手,沈妙被他攥了大半截路,冷不防被松开手,差点一头栽倒。站定之后,火气“蹭蹭蹭”的往上冒,道:“你疯了!”

这一处花园比起方才的荒园要在外头一些,沈妙有些怕被人瞧见,就要自己往外走,却被谢景行拉着胳膊又拽回来,一把将她推到墙上,按住她的两手,冷眼瞧着她。

他带着银面具,露出姣好的轮廓线条,下巴优美,薄唇却抿的很紧。眸中早已没有明日里玩世不恭的笑意,反是怒火喷薄,他一字一顿道:“沈妙,你就这点能耐?”

沈妙皱眉看着他。

谢景行却伸手握住她的下巴,逼她抬起头正视自己,他居高临下的俯视沈妙,就像猎手俯视自己的猎物,沈妙极不喜欢这种被人自上而下俯视的目光,挣扎着就要离开。

可是她到底是个女子,如何与谢景行的力气抗衡,那点子力气,在谢景行身上如挠痒痒般。谢景行轻而易举的化解她的挣扎,甚至微微屈起膝盖抵着她的腿,让她动弹不得。

可这姿态,也就更暧昧了些。

沈妙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谢景行的语气辨不出喜怒:“罗凌、苏明枫、冯子贤、现在还来一个裴琅。这么多人英雄救美,我倒是小看了你。”

沈妙不语。

他手上的力气倏尔加重,捏的沈妙下巴疼,微微蹙起眉。

可那年轻的男人却咬牙道:“嫁给谁不在乎,也不在乎会不会逼婚,你想嫁到太子府?”

沈妙心中一动,想来方才她和裴琅的话,都被谢景行听到了。这人最爱做的就是在暗处将所有的事情都尽收眼底,若是平日里,沈妙也没觉得有什么,却在这一刻,心中陡然出了几分愤怒。仿佛被人瞧见了一些不愿意公诸于众的秘密,又或者是糟糕的一面被人了解,因为羞愤而生出的愤怒。

她冷笑道:“嫁给太子又有什么关系?反正你也知道,我想当皇后。太子最后也是要坐上皇位的,指不定我进了东宫,斗死了太子妃,自己顶上去,也是明齐未来的沈皇后,这有什么不好的?”

这话说的有几分恶毒过分,谢景行的脸色更加铁青了。

他也笑,只是笑的冰冷:“可惜太子坐不上皇位。”

沈妙不晓得谢景行莫名其妙的愤怒从哪里来,然而此刻她以这样难堪的姿势被人质问,却是十分羞恼和委屈。或许人在冲动之下的情绪连自己也难以把握,就像她不知道自己的委屈从何而来,却想将这些日子以来被动的,不高兴的东西通通撒出来。

谢景行捏着她的下巴,抵着她的腿,禁锢着她的手,他英俊的不可思议,就连愤怒也有别样风情。那些邪气萦绕着他,让沈妙一瞬间相信,那个外表上玩世不恭,漫不经心,对什么都不上心的谢景行只是一部分,另一部分的他,冷漠,刻板,愤怒的时候让人心寒。

风景再好,可惜沈妙无心欣赏。

她道:“就算他坐不上皇位也与你无关。”沈妙抬起头看他,极力平静开口:“睿王殿下又为什么来质问我,我与你之间的关系似乎没有好到这样。我嫁给谁或者是不嫁给谁,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呢?”

此话一出,谢景行反倒缓缓笑了。

他似笑非笑的勾起唇角,捏着沈妙的下巴拉向自己,道:“你想办法和我斤斤计较的时候,和我讨价还价盘算生意的时候,借我的手杀人的时候,可本事的很。怎么,到了现在,你就只有这点能耐?嗯?”

沈妙的眼睛觉得有些酸涩,她真是讨厌极了谢景行此刻的做派。然而挣脱也挣脱不开,讨厌这样被动的自己。她觉得眼前雾蒙蒙的,很是不舒服。

谢景行眉头一皱,道:“不许哭!”

沈妙的眼泪要落不落,只觉得内心羞耻极了。她活了两辈子的人,竟然被谢景行说几句话就想哭,这像什么样子。可是内心的委屈又无法纾解。感觉整个人都变得混乱不堪了。

又不愿失了面子又没有办法挣脱,情急之下,沈妙瞪着谢景行,怒道:“谢景行,你不要太过分了!”

“谢景行?”另一头的草丛里却传来一声惊呼。

------题外话------

吵个架也要撩妹╮(╯▽╰)╭

☆、第一百七十一章床咚

“谢景行?”

沈妙和谢景行猝然回头,却见草丛里跌跌撞撞的走出一人,待走近时,沈妙的身子都忍不住一僵,下意识的去看谢景行的神色。却又因为谢景行戴着面具,什么都看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