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456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41:48
字体大小 + - 关灯

这话几乎是有些引诱的意思在里面,沈妙唇角微微一扬,话语却是说的谦卑又惶恐,她猛地在地上跪了下来,道:“臣女如今已经过得很好,万万不敢肖像其他,更不敢和娘娘相提并论,还请娘娘饶臣女一命!”

皇后愣住了。她没想到沈妙竟然是这个反应,普天之下想要攀上高枝做凤凰的人不在少数,皇后晓得,但凡女子,总有几分爱慕虚荣的心肠,她拿自己做例子引诱,沈妙年纪小容易被说动,还怕她不动心。只要沈妙稍稍松口顺着她的话说,那赐婚一事皇家就能名正言顺的将主动方推到沈家身上。就算要做强盗,总也要掩饰几分。

谁知道沈妙却是这个反应,没有动心,没有犹豫,反而是害怕?

皇后心中没好气的想,难道当皇后有这么可怕吗?还是这沈家嫡出的小姐其实是个胆小如鼠的,又蠢笨如牛,根本听不懂自己的暗示,还以为大祸临头。

真是扶不上墙的烂泥。

接下来的时间,任凭皇后说的如何委婉,或是严厉或是温和,沈妙都是一副谦卑惶恐的模样,而正是这一副模样,嘴巴却紧的很,一句松口的话也撬不出来。到最后,皇后都带了几分火气,十分不悦的让沈妙回去,只想着此事从沈妙这头是走不通的,还得同文惠帝再细细商量一下新的办法。

因着皇后让沈妙走的时候,最后对沈妙的态度已经是十分不满了,连带着坤宁宫的宫女对沈妙也不怎么在意,就将沈妙交给外头一个路过的小太监,让小太监将沈妙送出宫去。

小太监自然是应了。

小太监带着沈妙往宫外走,拐过几个弯儿,深宫之中宫殿众多,除了一些后妃生活的偏殿,更多的却是太监宫女们住的小屋。这小太监带着沈妙走的尽是僻静之处,在绕过一处花园,几乎面对的是一处废弃的荒园时,沈妙停下脚步,道:“这不是出宫的方向,你要带我去什么地方?”她的手不动声色的按住袖中手腕的镯子上,没有人比她更熟悉明齐的宫殿,她知道从哪个方向逃走更有利。

那小太监一愣,随即低声道:“裴先生想见姑娘。”

裴琅?沈妙微微皱了皱眉。

思忖片刻,沈妙还是跟着小太监往前走。裴琅已经许久未曾与她通过书信了,沈妙还以为裴琅被傅修仪发现端倪。但是派莫擎过去打听,似乎又在定王府见过裴琅,似乎是安然无恙的模样。若是傅修仪怀疑裴琅,定然不会让裴琅获得如此潇洒。

裴琅找她的话,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

世上之事,多有巧合。沈妙不晓得的是,皇家有意为她指婚一事,牵连了一众人。沈信罗雪雁和沈丘固然是亲人,马不停蹄的为之奔走,一些其他人却也前赴后继的奔了进来。譬如罗凌能够抒发的真心,苏明枫阴差阳错的求娶,冯子贤义字当头的施以援手。

人世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那些联系如同蜘蛛吐出的晶莹丝线,在各自的位置安好,有一日纵横交错,便形成了一张细细密密的网结,构成了这世上最令人诧异的、无法置信的巧合。

荣信公主进宫了。

她的身子不是很好,近几年来越发的消瘦。一年到头进宫的日子寥寥可数,今日看着却有几分急切。宫女要去通报,荣信公主摆了摆手,就道:“本宫没带帖子,有要事要与皇兄商量,不必通报了。”

宫门口的守卫哪里敢拦,虽然荣信公主如今不怎么露面,当初到底也是先皇宠爱的女儿,性情又刚硬。没得惹恼了她日后没有好果子吃,当即就放行了行。

宫女要为荣信公主寻轿子,被荣信公主拒绝了,荣信公主道:“走小道,轿子反倒不方便。你们搀着本宫,本宫慢慢走。”

荣信公主心里也是焦急的,她不问朝中事,每日又闭在自己的公主府中,要不是偶然经过庭院听见下人们谈起沈妙的事,都不知道皇家有意要将沈妙嫁给太子。且不说因为谢景行,荣信公主也要保下沈妙。荣信公主自己也是对沈妙极为欣赏,身为皇室中人,荣信公主深知女人嫁进来,表面上瞧着风光,未必就是真的开怀。况且沈妙也不是一个热衷富贵荣华的女子,于是这些对她来说更没有必要。真的嫁入东宫,沈妙一辈子都不会快活。

荣信公主赶着要去找文惠帝,希望能改变自己这个皇兄的想法。便抄了一条近道小路走。

沈妙到了一处偏僻的亭子。

这亭子掩映在树林中背靠着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中有几处屋子,倒是方便躲藏。裴琅就从那屋子中走了出来。

小太监在外头替他们二人把风。沈妙对裴琅点头算是行过礼,就问:“裴先生有什么要紧事在这里谈?”

“定王把府邸封住了,没办法给你传信。”裴琅道:“太子娶你入门的主意,是定王提出来的。”

沈妙挑眉,裴琅见她并不惊讶的模样,就问:“你知道了?”

“猜到了是他的手笔。”沈妙淡淡道:“太子的脑子,无缘无故怎么会想起我来。”

裴琅有些疑惑沈妙这话的语气,倒像是对太子和傅修仪极为熟悉的样子。可是沈妙一个闺阁女儿,平日里根本就没有和皇子们打交道的机会,如何又会了解皇子的个性。只怕沈信都不见得有沈妙这般熟悉。

这一处荒园曾经闹过鬼,平日里几乎是没有人来的。因此裴琅也不担心有人路过。他皱眉道:“成亲的事,你打算如何?”

沈妙有些意外,裴琅一向是个只会分析利弊而不会带上个人情感的人,难得问她亲事,毕竟她怎么看这桩亲事,于大局来说是无关紧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