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452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41:37
字体大小 + - 关灯

眉目间隐隐和冯安宁有几分相似。

罗潭也这才注意到还有一个人,便道:“这位是……”

罗雪雁有些尴尬,莫名其妙的让两个姑娘家见外男自然是不合规矩的,可是想到今日冯安宁来的原因,便又觉得有些为难,心中说不出是高兴还是犯愁。

倒是冯安宁主动道:“这位是我的兄长。”

沈妙恍然。冯嫁嫡出的就只有冯安宁和她的大哥冯子贤。想来这一位便是她的大哥冯子贤了。

冯子贤站起身来,对沈妙和罗潭拱了拱手。沈妙和罗潭连忙回礼,罗潭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冯子贤,又看向冯安宁,问:“安宁,你今日来这里不是来找我们玩儿的么?”

冯安宁若是来找沈妙和罗潭来的话,便不会带着冯子贤过来了。不过这也十分让人诧异。不明白冯安宁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冯安宁没说话,只是看向冯子贤,冯子贤面色微微赧然,却还是主动开口道:“今日前来,实在是听闻兵部沈丘兄弟提起近来贵府招婿……在下,在下斗胆自荐,唐突之处,还请姑娘夫人海涵。”说罢后,脸庞微红,侧目避过罗潭探究的目光。

罗雪雁有些尴尬,然而眼中却是欢喜的。罗潭张大嘴巴,似乎没想到对方竟然是这个来意,沈妙一愣,心中却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了。

这冯子贤说的一番话,可谓是十分胆大。但凡是上来说媒的,要么是请了冰人来游说,要么便是自家父母过来相看试探,鲜少有自个儿上门来说道的。可虽然是自个儿上门来说道,却又请了长辈在一边,没有失了礼节,传出去也不会有人对沈妙的清白说三道四,倒还是一个十分懂规矩的人。

沈妙不说话,冯安宁却是主动开口了,她看了一眼沈妙,一向飞扬高傲的冯安宁如今收起了骨子里的傲气,大约是还在为之前的事情而愧疚,语气中都带了些试探的讨好。她道:“传言的事情我们都听说了,如今定京官家都有所忌惮,可嫁入东宫并非你最好的选择,倒不如……倒不如嫁给我大哥。我大哥文韬武略都不错,性情又刚正不阿,如果你嫁到我们府上,我也会帮着你,处处都有个照应。”

冯安宁自来就是个说话不会拐弯儿的性子,这一番话说的老实,却实实在在的为沈妙着想。罗雪雁的面色柔缓许多。沈妙问:“此事冯夫人和冯老爷可知道?”

冯安宁犹豫了一下,还是道:“原先爹是不同意的,后来在我们的劝说下,便也由了我们的性子。我爹是刀子嘴豆腐心,只是嘴上犟而已,本身还是很讲义气的。此事一定不会多加阻拦!”

这一点沈妙没有怀疑,只看冯安宁这一根筋又不会耍心眼的性子便晓得冯老爷只怕也是个看起来聪明实则不然的。

她又看向冯子贤,问:“冯公子也是觉得我可怜,所以想要施以援手,这才娶我的吗?”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一愣。

罗雪雁愣的是沈妙面对着有关终身大事的时候,竟然一点儿娇羞或是别的情绪也没有,这么平静的对待实在是有些古怪。冯子贤却是没想到沈妙会这么直白的问出这个问题。

他很快回过神,道:“舍妹在这之前曾多次提起姑娘,子贤倾慕姑娘才华性情……这一次,也不过是机缘巧合,不敢说施以援手。”说罢,脸色越发发红。

罗潭闻言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沈妙却有些无力,倒是不知道平日里冯安宁是对冯子贤怎么形容自己的,竟然连“才华性情”都说了出来。

冯安宁紧张的看着沈妙,问:“我大哥肯定比太子好!”

沈妙几乎失笑,这话要是落在旁人耳中,只怕就要说冯安宁大不敬了。不过冯安宁能说出这话,倒是真的将她放在心中。沈妙又瞧着生的和冯安宁有几分相似的冯子贤,眉目坦荡,应当也是个正直的人。

沈妙笑道:“总不能短短几句话,就要将我的亲事决定下来吧。这样对我太不公平,对冯公子也不大公平。”

罗雪雁听着沈妙说话,心中有些想法,沈妙的意思分明是对自己的亲事有着别的想法。可是做母亲的却不晓得沈妙究竟打的什么主意,沈妙不愿意嫁到东宫,瞧着对物色的这些青年才俊也不怎么上心,罗雪雁有些着急。

本以为没人敢和皇家作对来沈宅提亲了,没想到一来来了仨,罗凌、苏明枫、冯子贤,任谁一个也都是能令人满意的。偏偏沈妙看着谁都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冯安宁说:“可是你不着急,就没有时间了啊!”

这话说的不假,谁知道圣旨什么时候下来,若是从前,自然有大把大把的时间让沈妙想清楚,可如今圣旨一下,那就是一点转圜的余地也没有了。

沈妙摆了摆手,正要说话,忽然瞧见外头惊蛰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急道:“姑娘,宫里来人了!”

罗雪雁的脸色“刷”的一下变得雪白。

不敢让人发现冯家兄妹在这里,罗雪雁带着沈妙是到前厅去迎话的。待来传话的小太监说完,才晓得不是来传圣旨的,而是让沈妙明日单独进宫一趟,皇后娘娘有话要与沈妙说。

等小太监走后,罗雪雁的脸色变得难看极了。虽然没有传圣旨,可也好不到哪里去。明日沈妙一个人进宫,若是在那时候提出圣旨的事情,沈妙一个人不好拒绝。就算不提出,谁知道皇后会说出什么恐吓的话。让沈妙孤身一人去面见皇后,本来就是一件用心险恶的事情。

冯安宁和冯子贤都有些担心,沈妙反过来还劝他们不用放在心上。等冯家兄妹走后,罗潭才问:“小表妹,现在怎么办?要不就在近日将亲事定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