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447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41:25
字体大小 + - 关灯

沈信的一张脸早已沉了下来,就道:“指婚?我的女儿,凭什么要给他们指婚?娇娇长这么大,是我们供养,凭什么别人有权力在娇娇的亲事上指点?”

“我猜皇后是想让娇娇嫁给太子。”罗雪雁道:“今儿个明里暗里都提起太子身子好转,提了好几回。这可使不得。太子已经有了太子妃,娇娇嫁过去,最多也不过是侧妃,侧妃也不过就是个地位高一点的妾,我可不愿意娇娇嫁过去还得给别的女人敬茶行礼,仰人鼻息过日子,一想到这里,我就心里堵得慌。再说了,太子就算地位高人品好又怎样?他那身子,我可不敢将娇娇交给他。”

“不管是哪个皇子,娇娇都不能嫁!”沈信胸中一口浊气无法纾解,干脆一拳砸在桌上,杯子都晃动了几分。

“你是怕娇娇嫁过去,将咱们整个沈家都卷进夺嫡的风波?”罗雪雁道:“不错,眼下这日子,这些人醉翁之意不在酒,一旦和皇家扯上关系,沈家日后也跑不了好!”

“倒不是因为这个。”沈信长长叹了口气:“皇家子弟多薄情,妻妾嫔妃成群,娇娇真嫁了进去,也不会高兴。太子就算日后成了皇帝又何妨,就算身子安好又如何,三宫六院七十二妃,雨露均沾,我可不想娇娇过那种日子。况且就如你所说,他们也不是真心想要娶娇娇。我的女婿,可以不用封王拜相,可以不用锦帽貂裘,但他必须一心一意的待娇娇,做不到这一点,天王老子也不行!”

在门外口偷听的沈妙听到这一句,心中陡然涌起一股暖流。在这个世界上,总归还有亲人是无条件的支持着她,他们愿意得罪权贵,却不愿意让她受一点儿委屈。

只听里头罗雪雁又道:“不错,既然如此,娇娇是决计不能嫁到东宫的。只是等圣旨下来,事情一定就糟了,现在应当如何?”

沈信皱眉想了想,道:“在圣旨下来之前,赶紧将娇娇嫁出去。只是这么短的时间,就算是定亲也很困难。又不知道对方的人品如何。不管怎样,今晚我就让人去物色一些青年才俊,若是有人品好些的,娇娇只要不反感,就先定下来。”沈信道:“总之,不能让娇娇嫁到皇家去!”

沈妙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屋里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应当是在商量着哪家的青年才俊靠谱。沈妙直起身,就要转身回自己的屋子,一转头却见沈丘和罗凌站在身后,二人俱是皱着眉头,也不知何时站在这里的,听到了多少。

沈丘拉着沈妙就往外走。

直到走到了沈妙的院子,沈丘和罗凌进屋,让丫鬟都出去,才关上门,道:“妹妹,皇后想给你赐婚太子?”

看来是听到了,沈妙也没有打算隐瞒,就点了点头。

沈丘一拳砸在桌子上,咬牙道:“欺人太甚!”

沈妙反而失笑了,她道:“多少人想攀上东宫的高枝,怎么到了你这里反而成了欺负人。大哥的眼光未免也太高了,这样说来,全定京城的人都入不了你的眼。”

沈丘没好气的道:“娇娇,你怎么这么心大,我这是为你着急,你倒好,反而来笑我。”

罗凌看着沈妙,温声问:“表妹怎么看这桩事?”

沈妙耸了耸肩:“尽人事知天命。”

“表妹不反对?”罗凌语气有些莫名。

“爹娘都为我寻好退路了。”沈妙说的不甚在意,好像这谈论的根本不是有关她的终身大事。她道:“找些青年才俊,我觉得合眼的,便赶在圣旨下到沈宅前赶紧定亲,这就行了。”她又笑着道:“放心吧,我的眼光没有大哥那么高,寻个合眼的应当不难。”

沈丘嘟囔道:“也不知便宜了哪家小子……”沈妙只当做没听到。

罗凌走近一步,问:“倘若没有寻到合适的,或者在那之前,圣旨就下来了,表妹那又如何?”

沈丘道:“表弟,你怎么说这么晦气的话?”

罗凌却仍是紧紧盯着沈妙,似乎执着的要从沈妙这里寻求一个答案。

沈妙笑了笑,道:“那就嫁了。”

“妹妹!”沈丘叫起来。

“不然如何?”沈妙道:“难道要让沈家背负着抗旨的罪名全家覆没?因为我一个人连累所有的亲人?就因为我任性不嫁,家人跟着我倒霉。大哥,这是你希望看到的吗?大哥,我来问你,倘若你是我,或者说,皇后要赐婚的人是你,你又会如何?你也会说死也不嫁?”

沈丘沉默了。

如果是他,他会为了沈妙和爹娘,接下这道赐婚。如果牺牲一个自己能换回整个府邸的安宁,沈丘觉得自己没什么不能做的。

“大哥也会和我一样吧。”沈妙淡淡道:“世上不是所有人都能随心所欲的做自己的事情,每个人都有不得已。尽人事知天命,我会尽力避免这个结果,倘若避免不了,那也没什么大不了,嫁了就嫁了。”沈妙看着沈丘:“一个夫君,一桩姻缘,在我心里远远没有亲人来得重要。”

“可那是你一生的幸福啊。”沈丘的眼睛有些发酸。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妹妹说起姻缘和夫君的时候神情那么凉薄,甚至有几分厌恶。可是他就是本能的觉得,沈妙在一个少女的年纪,过得没有少女应有的期盼和梦想,那就是他没有照顾好自己的妹妹。

“幸福是要靠自己争取的,不是依靠某个人而得到。”沈妙道:“难道嫁一个良人就能保证我一生的幸福了?不管是太子,还是别的人,难道就有人能确定,在未来的几十年中,他不会广纳姬妾,朝秦暮楚?我不信。”

“妹妹,你不能这样想。你如今还尚未成亲,不能将人想的这么可怕,也不能看的这么……沧桑。”就像是千帆阅尽的妇人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