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444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41:18
字体大小 + - 关灯

“可我的确没什么本事。”太子有些心灰意冷:“大臣们看我这幅身子,也不愿跟随与我,那些往日的追随者,到现在也没剩多少了。九弟让我去争,可是我除了一个太子的名头,还有什么本领去争?”

傅修仪闻言,却是给自己和太子斟了一杯酒,端起来喝了一口,道:“所以这个时候,大哥更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助手。”

太子摇头:“良禽择木而栖,那些有本事的人,如何会选我?”

“其实大哥不必想的如此困难。”傅修仪道:“要找许多有权势的人,的确是很难。可是简单一点,只要找到一个强有力的助力,其他的追随者,要与不要也没什么必要了。或者说,只要找到这个人,其余的臣子也会有大群人跟着到大哥这边来。”

“九弟说的是……”太子狐疑。

“威武大将军沈信。”傅修仪答。

太子一顿。

“沈信手握兵权,前有沈家军冲锋陷阵,后有罗家军断后勇猛,两年离京,在百姓民间中声威不减,便是秦国和大凉闻之也要客气几分。有了沈将军助阵,众人对太子实力自然高看一截,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追随者自然会闻讯而来。”

太子听完傅修仪一番话,却是笑了:“九弟说的不错。可是九弟要知道,如今沈将军声势显赫,亦是所有人的心头好。其余兄弟也是这么认为,可是沈家军为什么要选择我呢?”

“因为你是太子啊。”傅修仪平静道:“其余兄弟选了沈将军,只怕会犯了父皇的大忌,可是大哥你不同。你是名正言顺的皇位继承人,也是父皇最看重的儿子,沈将军到了你的手中,只会是父皇乐见其成的事。对于旁人是祸,对于你是福。这么大的兵权,总不能到了外人手中。”

太子便不笑了,因为傅修仪这一番话说的极有道理。文惠帝多疑,譬如周王或者是离王,甚至是定王傅修仪得了沈信的支持,对于他们本身来说都是灭顶之灾,因为文惠帝看他们的目光会更加不善。而太子却不同,文惠帝本就嫌弃太子势力太弱无法与别的皇子制衡,更何况太子还是文惠帝心中未来的储君,自然希望有强有力的臂膀。

“可是,沈将军凭什么选择我?”太子仍旧是摇头,似乎并不赞同傅修仪的话,他道:“参与这些事到底要冒险,沈将军没有任何必要来趟这趟浑水,他能过得很自在。”

傅修仪笑了,他道:“沈将军是没有必要选大哥,可是沈小姐可以。”

太子一愣。

傅修仪轻描淡写道:“沈家嫡出的五小姐,沈将军的掌上明珠,也该到了定亲的年纪了。”

------题外话------

每一个神棍都肩负着助攻的重大使命,其实就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第一百六十七章赐婚

167

“沈家小姐?”太子先是一愣,随后失声道:“沈妙?”

傅修仪看着他但笑不语。

“不行。”太子摇头道:“沈家小姐是沈将军的掌上明珠,到现在还未定亲,只怕是将自己女儿终身大事看的甚为重要,如何就会愿意嫁到东宫来?况且,”太子促狭的看了一眼傅修仪,笑道:“定京人尽皆知,当初沈家小姐心仪的可是九弟你,我可夺不了她的芳心。”

傅修仪笑着摇了摇头:“她哪里是心仪我,当初不过是年纪小的玩笑话罢了,否则这些年来你看,待我何曾有半分情面,倒是冷冰冰的比外人还不如。”

太子仔细一想,的确如此,这两年以来,似乎沈妙再见傅修仪的时候,都没有如当初一般火热,冷冰冰的判如两人,他们这些皇子还很是纳闷。话虽如此,太子还是道:“说不定就是因为你待人家薄情,沈小姐才恼了你的。”

“大哥还是莫要打趣我。”傅修仪笑道:“况且沈家也不是我能攀上的亲家,我倒是愿意找一个身份不那么显赫的妻子,反而自在。话说回来,”傅修仪认真道:“大哥为何一定要从沈将军和沈小姐那里下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件事,最好的办法还是交给父皇。”

“父皇?”

“不错。”傅修仪看太子面前的酒杯空了,就给太子的酒杯满上,这才不紧不慢道:“父皇最疼爱的莫过于大哥你,父皇既然有心扶持大哥,必然会给大哥找一门助力。大哥若是想要娶沈小姐,父皇肯定乐见其成。如此一来,只要一道赐婚圣旨,一切都迎刃而解了。”

“九弟想的太过简单了。”太子摇头:“强扭的瓜不甜,要知道沈家小姐倘若不愿嫁给我,虽然因为圣旨不得不进东宫的门,日后总会生出怨气。沈将军还会对父皇有怨气,亲事结不成反倒成仇,那就糟了。”

“大哥为何要这样想?”傅修仪惊讶的看着他:“天下女子所求的不过就是一个富贵安定的前程。嫁到东宫,虽然不能为正妃,可太子侧妃身份也着实不低。日后大哥登基,沈家小姐便自然而然的升妃。大哥你性情温厚,只要对沈家小姐好些,日后见人心,她如何会对大哥生出怨气?便如大嫂,当初嫁给大哥亦是父皇赐婚,可到现在,还不是一心一意的为大哥筹谋。”

太子闻言,倒是觉得傅修仪的话有几分道理。太子妃当初也是皇帝一道圣旨赐婚下来,在这之前彼此都未曾见过几面,起先也是各种不愿,到现在,反而对太子情根深种,处处为太子着想了。

“女子都是这样,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只要对她好些,便会死心塌地的跟着夫君。大哥是人中龙凤,又怎么降伏不了一个女子?”

太子被傅修仪一番话说得有些不好意思,连连摆手。兄弟二人又是一番推心置腹,推杯换盏,其乐融融得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