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436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40:52
字体大小 + - 关灯

她装作什么都不在意的模样,回到坤宁宫后却让霜降拿了双倍的磨砂石,直把手上的皮都磨掉了一层。

罗潭见沈妙想什么不知想的那般出神,出声问道:“小表妹?”

沈妙回过神,瞧见自己手上,那一张喜鹊闹春的图案已经被剪坏了。不由得苦笑一声。

重来一世,她的手如今还是娇嫩无虞,却好像那些茧子还存在,无时不刻的提醒着那些狼狈的过去。

沈妙将剪刀一扔,道:“不剪了。”

罗潭“啊”了一声,问:“为什么?”

沈妙随口道:“会生茧子。”

一向对沈妙崇拜有加的罗潭也忍不住神色古怪,道:“又不是没日没夜的剪,哪里就会生茧子了。”又道:“难怪你的小字叫‘娇娇’。”

沈妙方端起茶来抿了一口,就见谷雨从外头走了进来,道:“姑娘,夫人要你去正堂里呢。”

罗雪雁今日没有上官,就在府里。沈妙问:“娘有什么事要叫我么?”

谷雨犹豫了一下,道:“奴婢也不知道,不过,苏家的夫人来咱们府里了,眼下正在正堂里和夫人说话。”

“苏家?”沈妙手上动作一顿,放下茶杯,道:“平南伯苏家。”

“正是。”

……

正堂里,罗雪雁正和苏夫人说话。

苏夫人今日来也不是空手来的,说是自家老爷得了两只雪雀儿,这雪雀儿却是北国之地才有的。苏夫人怕养坏了,知道罗雪雁是西北人,就特意来问问雪雀儿究竟怎么才能养活?

罗雪雁之前还以为苏夫人是来笑话她的,却见苏夫人神态真诚,并没有一点儿取笑的意思。还提了两篮子从乡间庄子上新送来的瓜果,胜在鲜嫩。

之前威武大将军府和临安侯府对头,苏家又和临安侯府交好,自然的沈家和苏家也是形同陌路,互不上心。两年前沈家闹出抗旨那事儿的时候,苏家还落井下石的参了沈家一本。虽然最后弄巧成拙反倒让文惠帝放松了警惕,可罗雪雁心里是记着这一出的。

只是今日人家热热情情的来,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罗雪雁也不好摆冷脸。只是心中有些纳闷,这苏夫人说着是来问怎么养雪雀儿的,这说了大半天,半句也没提雪雀儿,只缠着罗雪雁说些小春城的新奇见闻,又连连夸赞罗雪雁教子有方,生的一双好儿女。直夸得罗雪雁都有些脸红了。

都夸了这么久,罗雪雁想着也该让沈妙出来见一见客人,就让人将沈妙叫来了。心中却是狐疑,莫非是如今临安侯府眼看着倒了,苏家想要再给自己找个靠山,所以想要巴结上沈家?

若是这样的话,那苏家可就实在交往不得。这样一想,罗雪雁又觉得自己把沈妙叫来的决定有些冲动。尤其是看到苏夫人一眼期待的看着门口,更觉憋闷。只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这会儿也不好再反驳什么了。

直到外头的丫鬟过来通报,说是小姐过来了。苏夫人立刻坐直身子,有些激动地朝门口看去。

便见外头走来一名穿着嫩黄色小袄裙的高个子姑娘,生的倒也俊,眉眼间有些英气,小麦色的皮肤。走路的时候也是一跳一跳的,梳着缕鹿髻,通身上下只有两只珍珠耳环,腰间还有一把红色的匕首。

苏夫人:“……”没想到苏明枫竟然喜欢的是这样的女子,一看就……很是活泼不驯。

那姑娘看见罗雪雁,笑了一声道:“小姑。”

小姑?苏夫人一愣,这才看清楚这姑娘身后还有个姑娘。这一位却是穿着一身丁香色的滚边儿海棠百褶裙,月白小袄,外头罩一间雪白雪白的披风。她的肤色白皙如剥壳鸡蛋,眼睛又圆又亮,小鼻子小嘴,眉清目秀,是惹人怜爱的长相。却被一种奇异的姿态将那股子娇憨全部压下了,她走的端庄稳妥,看着就像是从宫里出来的人,苏夫人刚嫁给苏煜的时候,随着新妇面见太后的时候曾见过皇后,觉得眼前这娇小可人的姑娘,就和皇后那股子姿态一模一样,甚至比皇后还有架子,恍惚走过来的是昂着下巴骄傲冷持的贵妇人,一举一动皆是重紫王爵才有的贵气。

那姑娘对着罗雪雁唤了一声娘,又看向苏夫人。

罗雪雁连忙道:“这是平南伯苏家的夫人。这是我的闺女和侄女潭儿。”

沈妙和罗潭就冲苏夫人行了一礼。

苏夫人之前的宫宴没有去过,只听过沈妙在宫宴上和明安公主对着干的想法,一想沈妙就不是个温顺的,因此听苏明朗说苏明枫中意的是沈妙的时候,还有些担忧。但总归要来看一看,索性就厚着脸皮下了帖子,毕竟是自家儿子的终身大事。想着沈妙定是一个桀骜不驯的女中豪杰,下意识的就将罗潭当做了沈妙,不曾想眼下见了真人,才觉得和事实南辕北辙。

她笑着从袖中摸出两个荷包,塞到沈妙和罗潭手中,笑道:“沈夫人真是会养人,这亲闺女和亲侄女也都一个赛一个的好看。方才走来的时候我还在纳闷,这是哪里来的仙女儿,沈夫人真是好福气。”

罗潭和沈妙都看着手里的荷包有些茫然,这又不是大过年的,送什么荷包。若是相熟的倒也还好,沈妙深知苏家和沈家并无关联,莫非是昨日苏明枫那头的事暴露了?可就算是暴露,这和苏夫人来沈府有什么关系?

罗雪雁也看着那荷包有些僵硬,就要开口推辞,不想被苏夫人一把按住双手,道:“您若是推辞,我可就要生气了。我是见这两个姑娘漂亮知礼,心中喜欢的紧,不过是一点子见面礼,都说沈夫人豪爽,何必弄得这般小气。”她又叹了一句:“若我有两个女儿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