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434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40:47
字体大小 + - 关灯

得亏从阳是个话唠,上头那一段儿不仅写了沈妙说的话,捎带着把罗潭的话也写进去了。季羽书也算是个人才,这么满满当当的一页纸,一眼就看到了这一句。

高阳压下心中微微的不悦,道:“无聊。”

“这你就不懂了。”季羽书夺过高阳手里的扇子,学着高阳一派高深莫测的模样摇了摇,一副我最聪明的模样道:“只有本少爷这种阅遍花丛的老手才能看清楚芳龄女子的真心。你懂什么,你要是讨好讨好我,我可以考虑教你……阿嚏!”寒冬腊月的,扇着扇着风季羽书就打了个喷嚏。

高阳抢回扇子,不想理会他。

正说着,谢景行从外头回来,身后还跟着铁衣和南旗,也不知从哪里回来的,有些风尘仆仆的模样。

“三哥!”季羽书热情的朝他打招呼,谢景行看也没看他一眼,冷着脸往屋里走,南旗和铁衣也是面露肃然。季羽书根本没有意识到谢景行心情不好,继续道:“三哥,沈五小姐出事了。”

谢景行脚步一顿,皱眉看向他。

高阳也看向季羽书。

季羽书清了清嗓子,正色道:“刚替你看了从阳传回来的消息,今日沈五小姐出门的时候遇着了登徒子,登徒子摸了沈五小姐的小手。”

高阳扶额,只听季羽书又问:“三哥可知这胆大包天的登徒子是谁?”

自然是无人接他的话,倒是弄得南旗和铁衣紧张不已。沈五小姐是自家主子看中的人,谁吃了雄心豹子胆,竟然摸了沈五小姐的手?

季羽书撕心裂肺道:“是苏明枫!是三哥的拜把子兄弟苏明枫!同为手足,他竟然挖三哥墙角,不仁不义不要脸!”

南旗和铁衣呆了,谢景行目光森冷,高阳干脆拿扇子掩了脸,压根儿就不想看季羽书人一多就作妖的德行。

……

一灯如豆,沈妙百无聊赖的在灯下看书。不时地抬眸瞧一眼窗户,大冷的天窗户开的很大,沈妙估摸着谢景行在沈宅里安插的有人,她倒是很无所谓。沈信和罗雪雁平日里又不在府里办公,沈丘就更不用说了。沈宅里没秘密,谢景行的人来了也不会有什么关系,还多了一个人看门,权当是请了个不要银子的侍卫罢了。

既然谢景行的人注意着这头的一举一动,将窗户打开这个举动,应该也会禀明他主子,自己有事在等谢景行。

沈妙左思右想,都觉得今日在街头遇着了苏明枫,委实不是一件好事。苏明枫和谢景行关系甚好,要知道前世苏明枫死了,只有谢景行敢为他收尸,且不怕明齐皇室的震怒,就知道这二人的确是至交好友。既然是至交好友,总归是彼此了解的。今日苏明枫注意到她的镯子,说什么“虎头环”,定也不是随口一说,必然和谢景行有什么渊源。

沈妙也不知道谢景行的身份在明齐究竟有几个人知道。不过今日看苏明枫的表现,苏明枫是不知道的。若是被苏明枫知道谢景行没死……日后不知道会不会有麻烦。

这般胡思乱想着,却听见窗户口有响动,抬眼一看,那紫袍青年已经轻车熟路的进来,临了还把窗关上,省的风灌进来。

谢景行大踏步的走近,在桌前坐下来,桌上的茶还是热的未冷,谢景行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熟的简直像是自家屋里。沈妙忽略心中古怪的感受,自己也喝了一口茶,道:“今日我找你来,是有一件事。”

“何事?”谢景行勾唇问道。

犹豫了一下,沈妙才道:“苏明枫可能察觉到你还活着的事了。”

谢景行沉默。

沈妙伸出手腕,她腕间的翡翠镯子莹润的剔透,越发显得手腕纤细白皙,她道:“今日苏明枫在街上瞧见了我手上这镯子,说什么‘虎头环’,问我见没见过你,我想这其中应当有什么渊源。或许他也猜到了你尚在人世。”

谢景行微微蹙眉,他本来生的好,只是平日里似笑非笑的模样惹人心醉,这会儿不说话得时候,就觉得冷冽之感扑面而来。

沈妙想着,谢景行如今是大凉的人,顶着睿王的身份却要戴个银面具,便是为了不被人发现真实身份。谁知道自己的疏忽却可能被苏明枫察觉,就算苏明枫是谢景行的好友,难免不会被人利用,若是给谢景行惹来麻烦……谢景行帮了她那么多忙,她一上手就是给谢景行添麻烦,沈妙的心中微微起了点愧疚。

她斟酌着道:“要不……想个法子补救一下。”

“不可能。”谢景行断然拒绝了她的提议,道:“苏明枫和我相交多年,性狡聪慧,瞒不了。”

沈妙头疼,心中却又有些埋怨谢景行,既然这虎头环还有这么写渊源,就不要随意送人好么?偏她今日还戴了那只虎头环,才会碰巧被苏明枫撞见。

“那又该如何?”饶是沈妙聪明,也不晓得该怎么办。术业有专攻,隐瞒身份这回事,她不懂啊。

谢景行摇头:“发现就发现,不用理会。”

“这样不会给你招来麻烦?”沈妙皱眉问:“苏家好歹也是明齐的官家,你是大凉的人,或许他会以为你是敌国派来的奸细……后患无穷。”不是沈妙将人心想的坏,只是本就是这样,为了一点子利益,后宫里的同胞姐妹都能互相残害,更别提这是关系到两国之间的利益。

朋友之间的友谊最珍贵,因此也最容不得欺骗,最脆弱。

谢景行慢悠悠的看了她一眼,忽而唇角一扬,道:“你在担心我?”

沈妙一愣,随即道:“我在关心我自己。”顿了顿,又补上一句:“我现在与你是一条船上的蚂蚱,你要是被发现,难保不牵出我,还将沈家拉下水,得不偿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