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433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40:45
字体大小 + - 关灯

屋里,苏明枫来回踱着步。

他没有看错,即便只是短短的时间,也足够他看清楚,摸清楚。沈妙腕间带着的那只玉环,分明就是虎头环。

虎头环一共有两只,一只在公主府荣信公主手中,另一只出现在沈妙手腕上。苏明枫一直以为第二只不会出现了,因为谢景行死了。

普天之下只有谢景行会做虎头环。

那时候苏明枫和谢景行还是整日走马章台的惨绿少年。一日看见谢景行拿了个镯子模样的东西打打磨磨,还嘲笑了他一番。其实内心里却十分好奇,苏明枫了解谢景行,虽然谢景行生的俊俏美貌,玩世不恭,却其实对这些华丽饰物并无半分兴趣,更别提是女人的物件了。好奇之下苏明枫就询问了起来,谢景行白了他一眼,只说是暗器。

后来苏明枫磨得谢景行不耐烦了,谢景行就给他看,那镯子做成两支连在一起的手环模样,里头却是藏了暗器的,有毒针,可以防身用。

苏明枫觉得很有意思,想要,谢景行鄙夷:“这是给女人用的,你戴镯子给谁看?”

苏明枫就偃息旗鼓了。后来却见谢景行将那镯子送给了荣信公主。自从玉清公主死后,荣信公主对谢景行十分宠爱,谢景行与她感情甚笃,送给荣信公主是情有可原。

为什么要叫虎头环?正是因为谢景行自己在上头雕了一只老虎头,他的雕工不敢恭维,丑的跟狗似的。苏明枫嘲笑不已,荣信公主却很喜欢。谢景行反而来了兴致,说还要再雕一只。

但是那翡翠玉料很难找,一直没找到。直到两年前苏明枫给他从外头富商手中找着了一块,但玉料不如之前的好,有浅浅的白痕,认真看还是能看见。谢景行出征之前还拿了那块玉,说路上无聊的时候就做虎头环,谁知道一去天人永隔。

而在沈妙手上的那只虎头环,翡翠玉料上在日光下有浅浅白痕,一样的机关,一样的做工,而那丑的突破天际的雕工,和谢景行的手笔如出一辙。

谢景行是两年前离京的,沈信两年前去了西北,沈信先走谢景行再离开,而谢景行走的时候都还有那块玉料。难道这两年间沈妙和谢景行见过面吗?

可那时候谢景行已经死了呀!

而且那镯子上的雕痕并不久远,似乎打磨不久,还不够圆滑。

苏明枫心里砰砰直跳,抬手招来自己的小厮,道:“叫几个人在沈信府宅门口守着,观察一下沈家五小姐的动静,买通沈宅里的下人也好,沈五小姐的一举一动,事无巨细我都要知道。”

苏明枫自然不知道,自己的这番话传到苏老爷和苏夫人耳中,又有多大的震动。

“天哪,”苏煜道:“明枫是真的对这女子用情至深了!”

“我原先想着明枫怎么看都不像是会做出夺人首饰这般孟浪举动的人。还以为是明朗胡说八道,没想到竟然是真的。”苏夫人脑仁生疼,喝了一口茶道:“怎的原先那么矜持,眼下却像是换了一个人般。还买人家眼线,这追姑娘也不是这个追法,和外头那些上不得台面的小子有什么区别?”

“许是用情良苦呢。”苏煜有些感叹:“这孩子随我,长情。”

苏夫人白了他一眼:“照这么看,不给明枫娶了,明枫不得呕心死?得先给沈府下封帖子才行。”

“下帖子干嘛?”苏煜不解。

“还能干嘛,给你儿子相看媳妇。”苏夫人语出惊人。

------题外话------

苏明朗专业坑队友一百年_(:зゝ∠)_

)︴

苏明枫:我不喜欢沈妙,不背,这个锅我不背!Σ(°△°

☆、第一百六十四章相看

夜里起了风,冷的出奇。睿王府上,高阳正拿着一封送来的信看的津津有味。

沈妙生活在沈宅,虽然沈家兵丁不少不少守卫也不弱,但因为种种原因,仍旧危机四伏,不敢放松一点儿。谢景行就从墨羽军里调了个暗卫来,悄悄贴身跟着沈妙,免得出什么意外。

这个叫从阳的暗卫在墨羽军中原先是做探子的,身手一流,打探消息也一流,就是有个毛病,跟个话唠似的。每日都要给谢景行报备沈妙做了什么,这封信里写的便是沈妙今日见了什么人,又说了什么话。基本上除了上茅房和洗澡没写,其他的也都事无巨细的差不多了。

高阳觉得这挺变态的,奈何从阳就是这么一个谨慎的人。待看到晌午沈妙一行人在街道上遇着苏明枫的时候,神情又变了变。

虽然不知道苏明枫发现了什么,不过苏明枫和谢景行有那么多年的交情,这番古怪的举动反常,只怕有些不好。

正想着的时候,季羽书咬着个苹果从后面路过,见高阳扯着张纸发呆,就瞟了一眼,却是重点歪了,他道:“啊,原来沈家那位表小姐喜欢苏明枫啊。”

高阳被高阳突然这么一吓,差点从石凳上一头栽了下去。回过神来的时候怒道:“一惊一乍干什么?”

“你胆子也太小了。”季羽书拍了拍他的肩:“别成天扇你这把扇子了,好好练武方是正道。”说罢又回到原先说的话头上,道:“罗小姐和苏少爷还是挺配的,三哥和两边都有交情,不如改日做个媒。”

高阳眉头一皱:“你哪只眼睛看见他们配了?再说,谁说罗潭喜欢苏明枫了?”

“我两只眼睛都看见他们配了。”季羽书道,给高阳指那信上的一行字,:“你看,罗小姐对着苏明枫说‘不愧是两兄弟,生的都一样好看’。你说说,苏明朗就不说了,罗小姐这是变着法儿的给苏明枫示好呢。不然,吃饱了撑的夸一个人‘生的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