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431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40:39
字体大小 + - 关灯

罗潭看的眼睛都直了,小春城里的孩子各个都是皮猴儿,哪里有这般可爱漂亮的,而且像模像样的动作,直教人心都化了。连罗潭这样对孩子没啥耐心的人都被这小少年吸引,就别说其他人了。

罗凌和沈丘有些诧异,看这少年对沈妙可是颇为熟络的模样。沈妙皱紧眉头,只觉得小少年的眉眼之间隐隐有几分熟悉,可却想不出来到底是谁。

那小少年本来以为沈妙会很快地喊出他的名字来,没想到沈妙只是看着他发呆,于是走到沈妙身边,他个子不及沈妙高,还得微微仰头,就这么和沈妙大眼瞪小眼。

就在沈妙想说点什么打断这沉默的时候,又听见身边传来一声轻笑,道:“沈五小姐,沈大少爷。”

来人一身湖蓝色长袍,衣裳的款式和面前这小少年一模一样,不过这人就比小少年大得多了,是个青年的模样,眉眼和小公子隐隐几分相似。眉目清俊,笑意风雅,这人沈妙和沈丘却是认识的。是平南伯府上的苏明枫。

“二弟顽劣,不懂事,还望没有冲撞了五小姐。”苏明枫笑道。

沈妙险些咬掉自己的舌头。

那小公子有些生气的看着他,沈妙问:“苏明朗?”

“两年不见,你不认识我啦?”苏明朗怒道:“你不说回来后会给我带礼物吗?”

沈妙只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两年前,苏明朗还是个胖成一团的糯米团子,清俊称不上,漂亮也称不上,最多也就是白生生水嫩嫩和眼前相似罢了。可两年一过,面前这个已经有几分清俊少年英姿的是谁?怎么瘦了这么多?都说女大十八变,男大也十八变?

苏明朗还在生闷气。一边的罗潭却是忍不住摸了摸苏明朗的头,罗潭最喜欢好看的东西,早前见了苏明朗这么好看的小公子都稀奇的不得了,眼下再看看苏明枫,她心直口快,就大大咧咧的开口道:“不愧是两兄弟,生的都一样好看。”

苏明朗一心在沈妙不认识他的事情上,倒是苏明朗,何曾遇到过这般率直的女子,被这么一通夸,偏又夸得是好看,不由得哭笑不得。

沈丘和罗凌也连忙向这兄弟二人问好。

沈妙看着苏明朗,笑道:“礼物在我府上,回头让人给你送来。”天可怜见,自从跟了沈信回到定京城以后,每日都是各种各样的破事儿,苏明朗还真的被她忘到脑后去了。她也没见苏明朗,这一下看苏明朗换了个人般,不由得倒是生出几分感慨。

小孩子或许就是长身子的时候,一天一个样,想想当初婉瑜和傅明,她离开的时候才点点大,回来的时候几乎快不认识了。

苏明朗倒是个不记仇的,闻言方才的不满就一扫而光。苏明朗问:“沈姐姐是来逛街的么?”

苏明枫尴尬一笑,他自然知道今日是沈家抄斩的日子,原先沈家大房和二三房都不对盘,这里不远处就是刑场,想来沈妙是来观礼的。不过这话可不能给自家二弟说。

沈妙就道:“随意逛逛,现在要回府去了。”

苏明朗乖巧的点了点头,道:“那记得给我礼物呀。”

苏明枫给了他后脑勺一巴掌,苏明朗捂着脑袋怒视着他。又转头看向沈妙,就要对沈妙道别,忽而目光一凝,指着沈妙腕上的镯子,道:“沈姐姐,你这个玉环,看着好像当初谢哥哥做的虎头环。”

此话一出,几人都是一愣。沈丘和罗凌是不晓得什么事虎头环,罗潭有些好奇,沈妙自是心虚。苏明朗说的天真,却见苏明枫眉头一皱。

但见那雪白的晧腕上头,果然挂着一只伶仃的玉环,那玉的玉质很好,通体是莹莹的翠绿色,好像一株长在深山中带了灵性的植物。而玉环却又不是一只,竟是被在头头处被分成了两支,就像是一对双环。上头没有雕琢的痕迹浑然天成,只是在头头处有些凸起的部分被刻了一只小小的虎头。

虽然沈妙觉得那很像是猫。

那是谢景行送来的满满一匣子首饰里的其中一只。沈妙本来觉得,那些首饰非富即贵,各个又都有所长处,若是可以的话,全部戴在身上也挺好的。谁知道后来谷雨一看就道:“姑娘可不能将这些全戴在身上,这些首饰都太贵重了。都要配华丽的衣裳才能衬得起,若是简单了,反倒显得不伦不类。”

沈妙气馁,谢景行是不差银子,可送了这么多看着就不菲的首饰,难道还要为了这些首饰去特意购置一批华丽的衣裳吗?便是买了她也穿起来觉得繁琐呀。

左思右想,觉得这个翡翠双环是最简单的,里头也是藏了针,看着已经比较“简朴”了。

虽然如此,还是被罗雪雁连连夸赞水头好。

只能说谢景行送的东西和他本人一样,一点儿也不懂得低调。

她自己这么微微走神的功夫,苏明枫却是神色沉肃下来,还不等沈妙反应,就一把握住沈妙的手,道:“得罪了。”

沈妙下意识的要抽回手,苏明枫却握得很紧。况且他倒不是直接握着沈妙的手腕,还隔了一层衣袖,这姿势古怪的紧。沈丘和罗凌同时眸光一冷,沈丘道:“苏公子,你太孟浪了!”

苏明朗瞪大眼睛。大约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说自己大哥孟浪。

可是苏明枫已经飞快的松开手,对着沈妙拱手道:“方才是在下唐突,对不住。”

他说到底也没做什么事,沈妙不可能会介意这些,她只是不知道苏明枫发现了什么,下一刻,就听见苏明枫问道:“敢问五小姐,手上这虎头环从何而来?”

沈妙心中“咯噔”一下,罗潭几个人都已经傻了,苏明枫一个堂堂男儿,为何要问一个女子手上的饰物从何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