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417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39:57
字体大小 + - 关灯

这一番话连消带打,很是不客气,听得一边的谢景行唇角微扬,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沈妙。听得田力脸色涨得通红,却又不敢也不能反驳沈妙的话。

“最重要的是,凭什么槐生就要过得如此艰辛困苦,而常在青和沈万的儿子却可以逍遥自在。若是有一天槐生遇着这位同母异父的弟弟,介时后弟弟乃人生人,槐生却只能如同一个下人般伺候他。而常在青只认弟弟不认他,槐生又会怎么想?田力,你好好想想,你真的甘心?”

沈妙的话总是带着淡淡蛊惑,让人不自觉的就顺着她的话想。而她说的显然又是田力最在意的地方。田力就算千坏万坏,就算对槐生也粗鲁的很,却到底比常在青多一点点良心,否则也不会明明是个赌鬼,却还保留着最后一处地契给槐生娶媳妇儿了。

槐生道:“贵人,我知道,我不甘心,可是她毕竟是槐生的娘,我只想追回她来,若是她被人打死,槐生也会伤心的。”

“不要让槐生知道这件事就行了。”沈妙道:“事成之后,沈三夫人会付给你们父子一大笔银子。这笔银子比当初那份地契要多的多,拿了这笔银子,你们尽可远走高飞。到一个没人认识你们的地方重新开始生活。没有常在青,槐生还有你这个爹,你好好待槐生,槐生未必不会过得比现在难过。这世上有两样东西不能挽留,泼出去的水,和走出去的人。常在青主动走出了你们的生活,她现在锦衣玉食,过的极好,你又如何将她追回来?凭你的真心,还是凭槐生与她的母子关心。你以为,这可能吗?”

田力痛苦的闭了闭眼。

沈妙说的没错,常在青现在过得这么好,实在是没有任何理由回到从前那个不堪的生活中去。若是她真的在乎自己,在乎和槐生的母子情分,也就不会做出卖了地契逃跑的事情了。

面前戴着面巾的女子还在平静的说话:“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她不仁在先,你又何必言义。眼下就有一个可以重新改变你人生的机会,错过一次,就不会再有第二次了。无论是不是踏着常在青的人生往前走,你总归都是没错的。因为这是常在青欠你们父子二人的。你做不做?”

伴随着沈妙的这番话,田力眼前飞快闪过了很多东西。常在青嫌弃厌恶的眼神,逃走后街坊邻居对他的指指点点,槐生总是一个人坐在角落不知道想什么,还有永远只能穿破破烂烂的衣裳……若是有朝一日他也能改变人生,也能如那些殷实的富贵之家一样给与槐生好的生活……田力猛地抬起头来,一瞬间下定了某个决心一般,道:“做!我答应你一切听你吩咐,不过,你要给我足够的银钱,让我们爷儿俩可以离开这个地方衣食无忧!”

沈妙挑了挑眉,传言有的时候也并不可信,说的田力跟个无赖地痞一般,倒没想到今日竟然这般简单,田力并不难缠,或许是因为槐生的原因,这男人虽然没什么本事性情又不算好,可到底还良知未泯。

“银子会给你。”说话的却是谢景行,他站在阴影中倚着门,懒洋洋的开口道:“不要打别的主意,否则……”

田力猛地一颤,连忙低下头,惶恐开口道:“小的不敢!”不知为何,面对着这男人,总让他觉得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恐惧。即便从开始到现在,说话的是带着面具的女人,可是紫衣男子的气息,却在狭窄的屋中无孔不入。

沈妙瞧了一眼谢景行,谢景行倒是挺好使的,要是去恐吓什么人,都不用说什么重话了,直接将谢景行带着往那头一杵,对方自个儿也就先蔫了。

等谢景行和沈妙二人离开屋子的时候,槐生迎了过来,看着沈妙,怯怯的开口问:“你们能找到娘亲吗?”

沈妙看着槐生,敛下眉眼,道:“早些睡吧。”便率先走了出去。

她的步子到底是走的急了些,谢景行跟上,待出了城东的这处巷子,又到了外面的街头。谢景行瞥见沈妙的神色,道:“你对那孩子感到抱歉?”

“抱歉也要继续做。”沈妙道:“我也是个自私的人。”

“你做的没错。”谢景行漫不经心道:“你又不是菩萨座下的弟子。”

他拿沈妙方才说田力的话来说沈妙,到底是存了几分安慰的心思,沈妙瞧了他一眼,道:“你是。”

谢景行挑眉:“怎么说?”

“陪我大半夜的出行,又帮我威胁田力以绝后患,你是菩萨座下的弟子,不然怎么这样好心?”

谢景行轻笑一声,道:“你好像一点不领情。”

沈妙慢慢扬起唇角。和谢景行之间的关系无意之中在渐渐改变了,不用针锋相对,因为对方亦是十分聪明,反而更加坦荡。好像有很多事情并非一个人去做,也更加轻松了些。就比如此时此刻,在无人的雪夜街道,就像散步一样的并肩而行。她好像骨子里还是那个沈皇后,又好像多了些什么从前不曾有的东西。

“常在青的事情,需要我帮忙吗?”谢景行懒洋洋道:“如果你求我,我可以考虑一下。”

“那就不劳睿王殿下费心了。”沈妙一笑:“省的横生枝节。”

“你又有好办法了?”谢景行瞥她一眼,似笑非笑道:“有时候觉得,天下什么时候才能有你也解决不了的难题,或许你也会求我。”

“大概没有那种事。”沈妙答。

“遗憾。”谢景行语含惋惜。

沈妙笑了。

……

定京城每日都有新鲜事儿发生,但是每日发生的新鲜事都会飞快的将前些日子的新鲜事儿掩盖。譬如前些日子沈家和陈家打官司一事,大伙儿也权当是看个笑话,看过了便忘了。至于沈府里,亦是一样的,下人们该做事的还是该做事,唯一不同的便是秋水苑已经换了个新主子,新主子还颇得沈万欢心,几乎赶得上当年刚进门的沈三夫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