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413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39:45
字体大小 + - 关灯

莫擎连称不敢,有问沈妙:“小姐打算什么时候去看他们父子?”

沈妙将这父子二人接到定京,必然是有用处的。在这之前也定会与对方见面说谈一番。

沈妙正要回答,忽而想到了什么,一下子顿住了。

裴琅的信里,傅修仪给沈万下了难题,就是让自己嫁给周王。沈万能用什么法子?沈妙虽然不甚清楚,可也多多少少猜得到一些,无非就是一些腌臜手段。因此踏出沈宅这道门,门外也许到处都是危机四伏。这些日子风平浪静,或许正是因为她根本未曾出门的原因,若是出门,也许对方不会放弃这个机会。

她还没有心大到明知是个火坑还往里跳,况且和天家人扯上关系,可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脱身的。

沈妙问:“府里如你这样的高手还有多少?”

莫擎一愣,随即皱眉道:“大少爷手下应该还有一些,老爷手下也有一些,加起来应当不到三十人。”

莫擎的确已经算是顶尖高手了,如他这样的人很少。三十人护着……大约是没人敢打主意的,可是这样一来未免走在街道上也太显眼了,不让人注意才怪。而且突然要这么多侍卫一起跟着,沈丘和沈信又不是傻子。沈妙摇头道:“知道了。”

“小姐可是担心路上安全?”莫擎问:“介时可以多增派一些人手。”莫擎也觉得有些古怪,沈妙从来都不是一个胆子小的人。今日这事倒是有些反常。

“不用了,我知道怎么做,你先下去吧。”沈妙道。

莫擎不再说话,沉默着退了下去。沈妙四处瞧了瞧,目光落在屋里半开的窗户上,心中突然一动。

她吩咐谷雨:“将窗户打开的更满一些。”

谷雨惊讶:“姑娘,外头还在吹风呢,打开仔细着了凉。”她真是觉得奇怪极了,沈妙小时候是个很怕冷的身子,不知道为何,这些日子以来却好像极喜欢在夜里开着窗睡觉。可眼下还是青天大白日的,竟也要开着窗么?

“我不冷,”沈妙平静道:“去打开吧。”

谷雨瞧了一眼沈妙裹得厚厚的外裳,却也不敢反驳,一头雾水的将窗户打开了。

整整一日,沈妙都呆在屋里,她不时地瞥向窗户,惹得惊蛰和谷雨也跟着往窗户那头看去,还以为那里能开出什么花儿来,可是窗台分明什么都没有。沈妙看一阵子书,就走到窗台前站一会儿,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不知不觉天色便黑了,用过晚饭,梳洗过后,惊蛰和谷雨二人退了下去。沈妙将油灯剪了又剪,也不知剪了几次,只觉得外头万籁俱静,似是整个定京都陷入沉睡,窗户那头都还是空荡荡的。

沈妙眼中闪过一丝失望,百无聊赖的拿桌上的棋子敲着油灯,小朵小朵的灯花落在桌子上,很快隐匿不见。沈妙渐渐的困意上来,便也闭着眼趴在桌子上打起盹来。

谢景行进屋瞧见的就是沈妙趴在桌上睡得香甜的画面,窗户倒是没关,特意给他留着门,灯火因着他携卷外头的冷风到来而微微晃动,沈妙枕着手,头埋在手臂上睡得安静。

他走到沈妙身边,垂眸看了沈妙一眼,顿了一下,就脱下身上的披风轻轻盖到沈妙身上。

沈妙到底也是个警觉的人,被他这么一动,身子微微侧了侧,抬起头却是没睁开眼,迷迷糊糊道:“小李子,给本宫揉揉肩。”

谢景行:“……”

他干脆半倚在旁边的柜子上,看着沈妙,好笑的开口道:“喂,你又梦到做皇后了?”

这突兀的一句话,让沈妙猛地清醒过来,恰逢外头吹进一阵冷风,她打了个喷嚏,一瞬间睡意全无。

谢景行走到窗户边将窗户关上,屋中顿时暖和了许多。他抱胸靠着窗,问:“怎么睡在这里?”

沈妙瞧着紫衣青年,揉了揉眼睛,问:“怎么现在才来?”话语中竟然带了些埋怨的语气,而她自己大约是刚刚从睡梦中惊醒,脑子还不甚清楚,并未发觉自己这话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谢景行却是注意到了。

屋中一瞬间沉默下来,他一步一步朝前走来,一直走到沈妙坐着的桌前,双手撑在桌上,俯身逼近,问:“你在等我?”

沈妙倏尔回神,飞快答道:“没有。”

谢景行唇角一扬,语气有些惋惜:“哦,听说你今日在窗前等了我一日,原来不是真的,既然没事,那我就走了。”说罢作势要走。

“等等!”沈妙喊住他。

谢景行道:“怎么?”

“你知道还问我做什么?”沈妙咬牙切齿道。面对谢景行,真是什么冷静大方都使不出来,因为这人就恶劣的出奇。想来她今日在窗外的一番作为实在是太刻意了些,谢景行估计在沈宅也安排的有人,瞧见她如此回头通报与谢景行也不稀奇。只是谢景行明明知道,还故意问就实在太恶劣了。

“我在等你,有件事情要你帮忙。”她吸了口气,这才道。

“说罢。”谢景行拉开椅子,在沈妙的对面坐下来。他似乎心情十分不错,连带着那双漂亮的桃花眼都要比往日更迷人一些。

“你手下应当有不少能人异士,高手也应当有许多,像我的侍卫莫擎那种的,应该不少?”沈妙试探的问。

“那种也算高手?”谢景行嗤笑一声:“要不我送你几个真正的高手?”

“借我几个人用用吧。”沈妙道:“我会付银子的。”

谢景行扫了她一眼,微微蹙眉,问:“你要干什么?”

沈妙想着谢景行反正都已经知道了常在青丈夫儿子的事情,瞒着他也没有必要,就道:“常在青在柳州的丈夫和儿子都已经接到定京来了,安排在城东一处地方,我身边的人怕是不够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