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412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39:42
字体大小 + - 关灯

“千真万确。”沈玥道。

陈若秋犹豫了一瞬,就道:“此事日后再议吧,眼下却还有一件事情。”

沈玥问:“何事?”

“常在青这个贱人背后算计我,当着我的面一套背着我的面一套,我着了她的道。到如今我成了过街老鼠,可我最恨的不是常在青,而是你爹,若非你爹袒护,我何至于此?过去数十年的夫妻情分他一点儿不放在眼里,让他们心安理得的过好日子,我不甘心!我恨!”

------题外话------

当伴娘好累好累好累_(:зゝ∠)_

☆、第一百五十八章牵手

“我不甘心!我恨!”陈若秋的话语里带着深深恨意,如今她面容憔悴,再说这种话时神情狰狞,连沈玥也被吓了一跳。

沈玥道:“娘,你说什么呢。”

“此事你也看到了。”陈若秋咬牙道:“你爹原来与我也算是情投意合,这么多年什么事没见过。我待他一心一意,没想过他能守着我一个人过日子,可也不能这样找个人来折辱我。便是将我赶出门去,还和陈家对簿公堂,眼下陈家运气大伤,陈家人看我也是各种嘲讽。是你爹和常在青将我逼到如此绝境,我在定京城的名声是什么?下不出蛋的母鸡?妒妇?这就是你爹回报我的东西!”陈若秋说着说着又冷笑一声,道:“还有那个老不死的,自我嫁入陈家后,便处处挑我的不是,不就是因为她本身就是下三流的歌女出身,所以见不得旁人好?这回常在青与你爹的事,亦是有她在背后推动,沈家的那些人,全都没一个好东西!”

沈玥忍不住皱起眉头,觉得陈若秋这番话颇有些泼妇骂街的劲头,然而说起沈家来,到现在沈玥也无甚感觉。

果然,紧接着,陈若秋看了她一眼,又道:“当初你爹让你嫁给王家,我想着你心中喜欢的分明另有其人,可你爹哄着我说唯有王家能保全你,我便也只有应了。谁知道王家是个什么人?竟是有了沈冬菱便不承认你,到如今你连自己的身份也没有,实在是欺人太甚!若是你爹有半分顾念着父女之情,想来也会为你出头,可你看看你爹做的是什么事?竟然要你给王家道歉,还要与沈冬菱平起平坐?凭什么你堂堂沈家嫡出的小姐,要和一个庶女平起平坐,简直滑天下之大稽!他到底有没有将你当做是自己的女儿!”陈若秋这话里全然都是挑拨之意,眼下陈若秋一无所有,没有一个人站在她这头,好容易寻着了女儿,生怕沈玥被沈万三言两语哄回去,那自己便真的是孤家寡人了。若是沈玥还与她在一处,陈若秋好歹也有个念想。

沈玥闻言,神情就是一沉。说起来,她和沈万之间也不是没有父女之情的,可是对沈家最怨恨的,便是他们将自己的亲事做筏子,最后害的自己有家难回。说是为了自己好,可沈玥到现在只是吃尽了苦头。虽然皇甫灏待她不错,可毕竟是个侍妾,侍妾……就算是太子的侍妾,那也总归是最低等的妾,随时能像玩意儿一样的随意抛弃。加上陈若秋再提起“心中另有他人”,想着眼下和傅修仪更是一点可能也没有,便是黯然的叹了口气:“娘,别再说这些有的没的了,我与定王殿下是不可能的,今生也没再肖想过他,大约是与他有缘无分。”说着又苦笑一声:“再说太子殿下对我很好,我也很喜欢他。”

陈若秋最是了解女儿不过,又岂能看不出沈玥心中的失落。又是愤怒又是心疼,干脆连傅修仪也一道恨上了,自己的女儿这样好,凭什么就得不到心中所爱。她深深吸了口气,道:“沈家害我们母女至此,万万不可这样简单,你放心,娘一定会为咱们母女出气,沈家的人一个都别想跑。既然如今我已经被休回娘家,就和沈家没半分关系,沈家就算是出了事,也断然找不到我头上来。你现在更是已经不再是沈玥这个身份,也必然是安全的。”

“娘,你想做什么?”沈玥听出陈若秋话里的不对,有些担忧的问道。

陈若秋冷笑一声,答:“你就等着看吧,我过来便只是与你说一声而已,看着你没事,娘也就安心了。”

沈玥问不出陈若秋什么,便也只得无奈作罢,却是忽略了陈若秋眼中一闪而过的狠意。

……

又过了几日,定京城里似乎风平浪静了一些。没有什么新鲜事儿发生,只是快要接近年关了,街道上置办年货的人也渐渐开始忙碌起来。

沈宅上上下下自然也是开始置办年货,罗潭还是很欢喜的,只是自从上一次出事之后,沈信便让沈妙和罗潭二人不能轻易出门,若是要出门,必然也会带上一大堆侍卫,这也未免有些无趣,加之冯安宁也因上次之事愧疚不已,登门道歉了之后也不晓得是不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竟是不再约二人出门。罗潭在府里也闷得慌,后来闷得狠了,就跟着罗凌和沈丘去练兵场上看那些士兵练兵,她打扮成男儿模样,有沈信和罗凌在身边跟着倒是不用怕。

沈妙倒是安安静静的呆在屋中,她并不大喜欢热闹,也不喜欢上街逛什么铺子,一个人呆着反倒是最令人放心的一个。

这一日,莫擎从外头回来说,常在青的丈夫和儿子已经被接到定京城了。因着要掩人耳目,也不敢随意接到深宅里,是安置在城东的一处民宅中。

沈妙道:“你做的很好。”她记得前生那位常在青的丈夫是一位赌鬼无赖,因着常年酗酒还有些粗暴,这样的人若是沾染上了沈宅,日后起了其他心思,便如牛皮糖一样,要好好清理还得费好大一番功夫,况且谁知道沈府的人有没有日日监视沈宅,要是瞧见了这父子二人,只怕又多生是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