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411

A+ A- 关灯

她飞快的打量了一下周围,屋里并没有其他人,这才放心大胆的展开来看,上头只说让她在城东的一家有些孤僻的客栈里见面,没有落款,可陈若秋心中已经明了,这必然是沈玥在偷偷约定同她见面。

陈若秋心中的一块石头放了下来,沈玥还能给她写信,看这字迹显得不慌不忙,显然现在还是很平安的。原先的担忧一扫而光,陈若秋倒是慢慢的平静下来。

这些日子打击一个接一个,让她也有些慌乱无法应酬,更是觉得人生无望。而沈玥的这一封信却好像是点亮了她的希望,有了女儿,陈若秋心中忽而又充满斗志。她至少不是一个人,凭什么常在青这样的人也能登堂入室抢了属于她的东西?常在青还想为沈万生儿子?她倒要看常在青有没有这个本事!

有了主心骨儿,陈若秋渐渐冷静下来,接下来的一天,身边的仆人都发觉了这些日子憔悴暴躁的常在青似乎心情变好了许多,仿佛又回到了过去那个温柔婉约的沈三夫人。就连下人冲撞了她,陈若秋也只是一笑而过。

若是有精明的人去看,便会发现陈若秋的眼中,似乎又重新燃起了簇簇斗志,熊熊无法熄灭的模样。

第二日一大早,陈若秋就出了门。

陈家没有一个拦她,陈夫人有些担忧,被陈老爷瞪了一眼后便也没再说什么。陈若秋的哥哥嫂嫂们更是不屑一顾。若是从前,陈若秋说什么也要和几个嫂嫂们吵一吵的,今日却是没什么心情。她穿着一件不打眼的褐色短袄裙,袄裙还是几年前的旧款式,是陈夫人年轻时候穿过的。她从沈府里出来没能分到一分银子,当时又因着赌气,只拿了首饰,连衣裳都没有带出来多少。后来忙着打官司没来得及置办,到了眼下,却是陈家根本连置办的银子都出不起了。

穿着不合身又过时的衣裳,陈若秋也只得按捺心中的屈辱,她带着斗笠,旁人看不到她的模样,不过便是看到了,只怕也不会将这个衣着简陋又神情憔悴的妇人和原先那个定京城人人喝彩的才女联系起来。

为了俭省银子,陈若秋只得雇了一辆破旧的马车。马车到了城东,陈若秋付清银子,便快步往信中所说的那间客栈走去。

方一进到客栈,陈若秋四处打量一下,并未看到沈玥的身影,心中正是狐疑的时候,却有一个伙计朝她走来,瞧了她一眼,问:“夫人可是找一位年轻的姑娘?”

陈若秋一怔,随即点了点头。她如今和沈万打官司的事情闹得整个定京城人尽皆知,到底也是有些心虚,生怕被人认出来指指点点。更怕沈玥被发现。那伙计就道:“夫人请随我来。”

伙计将陈若秋带到客栈楼上的一间屋子,送到屋门口就停住了,笑道:“夫人要等的人就在里面。”随即便自个儿离开。

陈若秋推门进去,只见屋中的桌前正坐着一名年轻女子,那背影便是陈若秋再如何都认得出来,不是沈玥又是谁?

陈若秋将门一掩,就失声叫道:“玥儿!”

沈玥转过头来,瞧见陈若秋的模样时也忍不住一怔。直到陈若秋上前握住她的双手,沈玥看清了陈若秋的面目,这才喊了一声:“娘!”可是随即又皱起眉道:“您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若非亲眼所见,沈玥实在不能相信面前这个衣着邋遢又简陋的女人竟会是她那个高贵温柔又大方的母亲。

陈若秋闻言,面上闪过一丝愤恨,咬牙道:“若非常在青那个贱人和你无情无义的父亲,我何至于此!”说罢又急切的看向沈玥:“玥儿,这些日子你去了哪里,你知不知道娘心里都着急坏了。你没事吧?可是出了什么事?”

陈若秋只有沈玥这么一个女儿,平日里都欧式宠着爱着,眼下的关心倒也不是假的。沈玥闻言便觉得有些心酸,只是面上却还是笑着道:“娘,不用怕,我如今过得很好。我找到了一个靠山,比王嫁还要显贵,有了这个靠山,日后沈家也不敢欺负了我们去。”

陈若秋狐疑问道:“你说的是谁?”

沈玥犹豫了一下,道:“秦国的太子殿下。”

陈若秋惊呼一声,只听沈玥连忙继续解释:“太子殿下对我极好,当初我离开沈家,在外头遇着歹人,是太子殿下救了我。之后本想送我回来,奈何沈家出事,我便在太子府住了下来。太子殿下是个好人,娘,您不要觉得不好,我真的跟了太子殿下,总比跟着王家那些口是心非的人好得多。总不能让我跟沈冬菱平起平坐?若是我回了沈家,祖母和爹本就对我不满,谁知道会将我的亲事怎么许配?娘,您就依我一次好不好?”

陈若秋本来是本能的觉得不妙,听闻皇甫灏救了沈玥后面色稍稍缓和。可到底对方不是明齐的人,陈若秋便是不懂朝中事务,却也和沈万耳濡目染了这么多年,基本的警惕心还是有的。

“他到底是秦国的人,况且还是太子……”

见陈若秋还是不赞同,沈玥心一横,干脆说了个谎:“太子殿下说了,日后回到秦国,会赐给我一个新的身份,让我成为他的侧妃。”

“此话当真?”陈若秋一愣。若是沈玥就此离开明齐,到秦国成为太子府上的侧妃,日后倒也是荣华富贵享之不尽。经历了沈万一事后,陈若秋眼下的想法和从前又是不一样。情有什么用,情之一事太过虚幻,花好月圆的时候自是耳鬓厮磨,可是转眼就能冷眼相待。而那些原先书里说的铜臭白银,富贵荣华,才是真正可以依仗的东西。没有银子,陈家都可以对她这个女儿冷嘲热讽,若是他们家出个太子侧妃……陈若秋的心里慢慢的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