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407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39:26
字体大小 + - 关灯

沈万心中一点儿底也没有,却不好表露出来,对着傅修仪拱手道:“臣定当竭尽全力。”

接下来便是二人互相客套了几句话,傅修仪的态度算不上热络也说不上冷淡,若是在两年前,傅修仪大约还会对沈万态度更好些,可是今非昔比,沈家不如从前,沈万自己也是一脑门子官司,傅修仪自然不必如从前一般看重他。

等沈万离开定王府后,裴琅才从屏风后走了出来。

裴琅走到傅修仪下首位置,瞧着沈万喝过茶留下来的茶盏,道:“殿下打算启用沈万了?”

傅修仪看向裴琅:“先生以为沈万如何?”

裴琅摇了摇头:“虽隐忍亦有手段,可狠劲不足,家事混乱,若是启用,日后难免招惹麻烦,小用即可,不堪大用。”

傅修仪笑起来,看向裴琅的目光充满欣赏,道:“先生与我想的一样。”说罢又叹了口气,道:“自从谢家兄弟死了之后,有些事情也不好交代旁人去办。谢家兄弟养好了本也是个有用的子,如今却被人全毁了。虽然不是重要棋子,却也到底添了麻烦。”

裴琅皱了皱眉:“殿下是不打算重用沈万?”

“墙头草。”傅修仪笑的有些虚浮:“从前能摇摆不定,如今情势所逼才投奔于我,这等心志不定之人,我可不敢用。不过是要他做些小事而已。”

裴琅又道:“让沈万想法子撮合四皇子与沈妙,殿下以为可行?”

“可不可行不知道。只是此事既然是沈万唯一的机会,他必然会不顾一切代价促成。沈家功高,周王独大,如今也到了足够的地步,再不出手,只怕真的就来不及了。”

裴琅不再说话了。却见傅修仪突然道:“若是我娶了沈妙,先生以为如何?”

裴琅心中狠狠一跳,面上却仍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分析道:“只怕不善,会引来陛下猜疑,也会让其余皇子心生忌惮。”

傅修仪点了点头,神情竟是有几分惋惜,话语中分不清是何语气,道:“可惜了。”

裴琅不明白傅修仪究竟在可惜什么,于情之上,傅修仪对沈妙似乎并未有什么别的情愫。若是有,当初在沈妙追他追的满定京都知道的时候也不会如此冷淡了,若是那时候傅修仪有半分袒护沈妙的做法,当初的流言就不会如此肆无忌惮。

那傅修仪究竟是在可惜什么?可惜沈家的兵权无缘收到手中?

裴琅不知道这个答案究竟是什么,傅修仪离开后,他也回到了自己的屋中,眼见着再无一人的时候,才开始提笔写信。

……

今夜的睿王府很是有几分肃杀。

下人们俱是一派凝重的神情,各个大气也不敢出。今儿个睿王殿下回来的时候神情十分冷漠,跟在他身边的高阳和季羽书二人也是难得罕见的面色肃然,而铁衣和南旗带着一个侍卫打扮模样的人,一同与睿王进了屋。

便是个人的书房亦是修缮的十分宽敞,加上一些富丽堂皇的摆设,倒不像是书房了,有些宫殿一隅之感。那正座上坐着一人,正百无聊赖的把玩着手中的扳指。他身着暗紫色绣金的华丽衣袍,衣裳慢慢的铺了宽大的座椅,仿佛一道紫色流云自天边流泻下来。

跪在地上的人匍匐着身子,只看得到面前的靴子,青黑色的鹿皮靴,走线也是最工整的,细细密密的缝的纹丝不动,那丝线似乎也是滚银边。而只是一只靴子,似乎也能窥见这主人嚣张又华贵的气度。

谢景行一只脚榻上软榻,半倚在座中,垂眸看向底下人。他的眉眼英俊的不像话,微笑的时候风流溢的满园春色挡也挡不住,然而冷起脸来的时候,却是让人看一眼都觉得胆寒。那漂亮的桃花眼中仿佛春水都在瞬间变成了高山之巅的冰泉,他淡淡开口,声音听不出喜怒:“说吧,主子是谁?”

那人咬着牙不言。

高阳和季羽书亦是皱紧眉头。

谢景行懒洋洋一笑,道:“不说也行,扔到塔牢。”他忽而弯腰,凑近那侍卫,压低声音道:“反正我也知道是谁。”

侍卫面色不动,身上亦是伤痕累累,显然在这之前已经受了不少折磨,谢景行微微一笑,只是笑意却并未到底眼底,道:“收了他的令牌。”

季羽书和高阳同时一愣,不由自主的看向那侍卫。

侍卫一怔,随即面上闪过一丝挣扎之色。一句令牌,显然谢景行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谁都知道大凉的睿王心狠手辣行事又肆无忌惮,而塔牢更是听着便让人胆寒的存在。饶是他也会心中颤抖。

侍卫心一横,索性跪下来朝着谢景行磕了几个头,道:“殿下开恩!”

谢景行扫了对方一眼,嗤笑道:“皇兄派来的人就是这个德行,”他的语气中带着深深地嘲讽:“还以为骨头有多硬,没意思。”

季羽书忍不住开口道:“陛下要你对沈五小姐做什么?”

这人是在沈宅门口捉到的。也亏得谢景行整日派自己人盯紧沈宅免得又意外发生,此人武功极为高强,又颇为警觉,谢景行的人蹲着守了好几日才逮着他。现在想来倒也不足为奇了,毕竟是永乐帝身边的密探,若是这点本事都没有,那大凉皇室才岌岌可危。

那侍卫本想说什么,却对上谢景行似笑非笑的目光,不由得觉得脊背发寒,要知道整个凉朝皇室,这位总是挂着漫不经心笑意,慵懒又俊美的睿王才是最不好惹的一个。两年前他回大凉,朝中多少势力在其中暗暗博弈,却被谢渊一一摆平,那些个和他作对的大臣,也被铲除的连根都没留一个。手腕狠辣,心机深沉,做事却又让人抓不到把柄。然而除了朝斗之外,他也办了好几件漂亮事儿,让那些守旧的老臣也无话可说,所谓令人又爱又恨,就是这个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