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404

A+ A- 关灯

沈妙很想反唇相讥,却又觉得谢景行说的的确是不错。她活在刀尖上,虽然身后有沈家庇护,可她做的事情本就是极危险的事,若是有一日,沈家也护不住她,她也只能自保。

这满满一匣子首饰模样的暗器,对她来说无异于是珍贵的。谢景行的确是了解她的人,想到之前还将谢景行作为对手,前生裴琅说过的一句话果真是没错的,对手才是最了解自己的人。

谢景行忽然又想到了什么,道:“你知不知道沈玥的下落?”

沈玥?沈妙摇了摇头。她是有沈家的眼线,知晓沈玥如今逃了家不知所踪。陈若秋的人现在都还没找到沈玥,沈妙自己也曾派出人去寻找沈玥的下落,可都无功而返。沈妙也曾怀疑过,定京城虽然大,却也不至于找个人找成这样。况且沈玥这样的娇娇女,能在外头独自挨过几日?

“你知道沈玥在哪儿?”沈妙问。

谢景行道:“她在秦王府。”

等谢景行走后,沈妙按了按额心,才重新在榻上坐了下来。小几面前的烛火已经快要燃尽了。

沈玥竟然去了秦王府,沈玥和皇甫灏搭上了关系。这一世,冥冥之中她改变了许多事情的走向。譬如沈玥的命运,而如今,进了秦王府的沈玥,又会在未来发生什么样的变数,谁也无法预料得到。

沈妙摸着胸口,瞧见那匣子,伸手拿过来,从匣子里挑出一只翡翠双环戴在手上。翠绿色的双环越发衬得手腕纤细白皙好像一幅画,本是冰冰凉凉的玉饰,沈妙却觉得有些微烫,就像青年的眼神。

她烦躁的揉了揉头发,将匣子合上,却不经意间看到匣子旁边,一枚玉牌正静静的躺着。

金玉钱庄的行令……

明明还给了谢景行,却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谢景行丢在了这里,想来是他故意的。倒没见过有人将这大把大把的银子拱手就送给别人,沈妙很是为大凉的永乐帝惋惜了一番。

将玉牌收好,沈妙摇了摇头,想着改日遇到谢景行,还得将这东西还给他才是。……

秦王府上,夜深时分,亦是有女子坐在镜子面前梳妆。

坐在镜子面前的女子也是芳华年纪,生的倒也算是娇美,尤其是浑身上下淡淡散发出来的书卷味,倒也算是个特别的美人。此刻她穿着雪白色的中衣,对着镜子,分明是如花美人,神情却是有些阴鹜。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沈府里失踪多日的沈玥。

沈玥从来没想过有一日,自己竟然会和秦国的太子搭上关系。本来她是打算离家奔赴定王府的,她想着,傅修仪是那样温和君子的性子,自己又是沈家三房嫡出的女儿,便是看在同僚之谊上,傅修仪也不会对自己坐视不理。而她生的美,性情友好,诗画才情无限,便是个石头人也不会不动心的。介时只要在定王面前述说自己的委屈,得了定王的爱怜,总归是能笼络住定王的心。

可她自来便没有单独出过府,又哪里晓得定王府在何处。问了别人位置,却因为怕沈家的家丁追来,不得已躲躲藏藏的走。定京城里经常有这样的女人,或是逃婚,或是犯了事从家里逃出来,独自一人的女子最容易被人盯上。沈玥也被人盯上了。

盯上她的人是一伙地痞流氓,还没等她找到定王府,就在一处偏僻的巷子出了事,那些地痞抢走了她的包袱,还想要侮辱她的清白。情急之下沈玥只得喊出自己是威武大将军侄女的话。

虽然不甘心,沈玥心里却清楚。自己父亲的名号远远没有沈万的名号响亮,尤其是如今沈信重回定京,得了文惠帝重任,比起从前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喊出沈万来,不如喊出沈信来的有威慑力。

结果恰好有人走过,听闻她喊出这么一句话,就出手救了审阅。沈玥后来才知道,这人竟是秦王府的人。

然后沈玥就见到了皇甫灏。

沈玥只在朝贡宴上见过皇甫灏一回,对方身份高贵,她也不敢做什么出格的事情。这一次原本以为是皇甫灏顺手相助,沈玥便好生的道了谢。谁知道皇甫灏似乎对她很感兴趣,确切的说,是对沈妙很感兴趣,竟是问了许多有关沈玥的事情。

沈玥觉得皇甫灏大约是看上了沈妙,心中更是妒忌。不管如何,皇甫灏是秦国的太子,终有一日会是秦国的皇帝。若是沈妙和皇甫灏成了,沈妙若是太子妃,日后就是秦国的皇后,沈妙便是侧妃,那也能当个贵妃。无论如何都是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因此,沈玥便说了许多沈妙的不是。她慢慢的,若有若无的吐露出沈妙是个心机深沉又无甚才德的女人。果然,沈玥说完后,就见皇甫灏的神情不大好。这让沈玥心中大为快慰。

皇甫灏打算送沈玥回去,沈玥却听说了沈万要休掉陈若秋,陈若秋一怒之下回娘家的事实。沈玥听见的第一瞬间就是怒不可遏,打算回府替自己娘亲讨个公道。可是正要出门的时候却又想到了,若是她现在回去,一定会被沈万嫁给王弼作为平妻。现在沈府里沈万和沈老夫人都还在因她和沈冬菱换亲一事而气怒不已,回去定会没有好果子吃。

沈玥怎么也想不出好法子,又不愿意眼睁睁的见着陈若秋吃亏。要知道一旦陈若秋被休,连她这个嫡女的身份也会受到牵连,日后再沈府只怕更没有立足之地。沈玥本就对沈万和沈老夫人怨气颇多,这回更是不甘得很。

直到最后,她想到了一个法子。

皇甫灏是秦国太子,权势滔天,若是皇甫灏出手,或许一切会简单得多。

而她,只要讨好皇甫灏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