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400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39:04
字体大小 + - 关灯

“行了,哭哭啼啼像什么样子。”似是终于烦闷了陈若秋这幅做派,沈老夫人不耐烦道:“自家夫君收个姑娘又有怎么回事,值得你这般哭天抢地。”

“娘,”陈若秋喊了一声:“若是老爷自个儿好好的将姑娘收进来,按礼抬了妾,媳妇自然不会多说什么,甚至还会主动给夫君准备。可他们二人却是不声不响的,就在这院子里,当着我的面儿做这种事。整个院子就将我一人蒙在鼓里,分明就是故意给我下脸子。娘,我也是您的儿媳,您也是女人,若是夫君想纳妾,我还能拦着不成?何必用这样折辱人的法子?”

“三夫人,”常在青忍不住开口道:“今日之事全是一场误会,是我喝多了才起,与三老爷无半分关系,在青不为人妾,此事权当是没有发生过吧,明日我就收拾包袱离开沈府,还望姐姐不要因此怪罪三老爷。”

和陈若秋咄咄逼人相比,常在青既没有否认和沈万之间的牵连,却是一口将所有的过错都兜在自己头上,越发显得本人通情达理。沈万的神色微微一变,就道:“说什么离开?我自己做的事,自然也该给你个交代。”

陈若秋本来听着常在青的话就有些刺耳,此刻听闻沈万这还挽留常在青,越发是火上浇油,当即就道:“交代?你要如何交代?是不是要将我赶走,将这个正妻的位置也让给她?”说罢又转头看向常在青,指着常在青的鼻子骂道:“好你个白眼狼,你来沈府,是我供你吃供你穿,谁知道你竟然起了这样的歹心,连姐夫的床也爬,真是好不要脸!勾引不了沈信,你就来勾引旁人的夫君,难怪这么大年纪都嫁不出去,这样伤风败俗的荡妇,谁家正经儿子敢要?”

她这一番话说的不仅沈万呆住,连沈老夫人也有些愣怔。自诩书香门第的陈若秋,也如街头泼妇一样骂人,这场面未免也有些太难看了。

沈万气的说不出话来,常在青咬着嘴唇,面色亦是十分隐忍。倒是一边看戏的沈贵忍不住说了句话,道:“弟妹啊,你这就不对了,夫君想要纳妾,你这个做夫人的自然要帮着操持。原先三地院子里就没有别的人,本就有些不合情理,好容易有了一个能为你分忧的姐妹,你干嘛还阻着呢。”沈贵本就好女色,对常在青这样的美人自然也是青睐有加,只是既然常在青是沈万的人,他也不会去碰兄弟的女人。不过陈若秋这幅泼妇做派让沈贵十分瞧不上眼,当初任婉云在的时候,可没拦着他不让他纳妾啊。

可是眼下的陈若秋本就敏感到了极点,沈贵这一番话非但没有安抚到她,反而让她像是被踩到了痛脚一般,立刻就不分青红皂白的连沈贵也一起骂上了,道:“二哥竟然还有闲心来关心三房里的事情,只怕二哥自己的事情都未曾料理好,眼下都已经断子绝孙了,就算纳个十个八个又有什么用?照样没有人传宗接代!”

这辈子都不能再有子嗣是沈贵的痛,谁知道陈若秋却恰恰往往沈贵的命门上戳。沈贵当即就气的脸色铁青,沈老夫人面色也不大好看。

“陈氏,那你说到底要如何?”沈老夫人怒道。

“我嫁到沈家这么多年,也不是什么不通情理之人。将常在青撵出去,我可以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陈若秋道。

“不可能。”沈万怒道:“我既然碰了她,自然要为她负责。”

“谁都可以,就她不行!”陈若秋指着常在青大喊。她不能忍受常在青竟然背叛她最后爬了沈万的床,这让她有一种遭受了奇耻大辱的感觉。更重要的是,陈若秋太了解常在青了,常在青才情比起自己有过之而无不及,性情模样又好,便是陈若秋自己,也很难对常在青生出恶感来。尤其是事发到了现在,沈万话中有意无意对常在青的维护,更让陈若秋心中有了危机感。作为女人,她比任何人都明白沈万的心思。只怕常在青进了门,不仅要与她分宠,独宠都是有可能的。她不可能给自己找这个大一个劲敌!

“她为什么不行?”说话的不是别人,却是沈万。沈万此刻也是怒不可遏,大约是从前这么多年陈若秋在他面前都是温柔婉约的模样,今日却如泼妇般无状无理,让沈万看她越发不堪。

陈若秋怒道:“那你就休了我!你若要纳她,就先和我和离!”

直把沈万气了个人仰马翻。陈若秋却是仿佛突然有了底气,越发的咄咄逼人,道:“得了一封和离书,我自然二话不说便离开,你爱纳谁便纳谁,扶正也没有关系,总归我们桥归桥路归路,一别两宽各生欢喜!”说完,两行眼泪便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到底是有了几分楚楚可怜之态。

陈若秋此话本就是气话,她和沈万少年夫妻,就算这些日子多有矛盾,之前却也是和和睦睦这么多年。陈若秋了解沈万,沈万对她到底还是有些情义,如今不过是被常在青一时迷了眼,要为了常在青而休她,想来沈万是万万不可能的。

可惜陈若秋千算万算,算准了沈万对她还有余情,却没算到沈老夫人的态度。

沈老夫人冷笑一声,仿佛看跳梁小丑一般的看着陈若秋,道:“和离?你倒是想得美,不过你怕是打错算盘了。老三是不可能给你和离书的,最多,也就是给你一封休书罢了!”

正想要开口说话的常在青闻言,便将嘴里的话咽了下去。

陈若秋也不甘示弱,就问:“凭什么就要给我休书?”

“凭什么?”沈老夫人看着她:“老三自娶了你进门,院子里再无别的姑娘,别说是妾室,通房都没有。你身为主母,却不想着为丈夫打点,就是善妒无德!老三心肠宽厚,我也不想插手老三院子里的事,可是这么多年,陈若秋你算算,你到沈府来近二十年,都未曾为三房生下一男半女,我且问问你,定京城里有哪个像你一样,嫁入夫家生不出儿子,却也不让丈夫和别人生儿子。你是想我沈家绝后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