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394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38:46
字体大小 + - 关灯

沈妙笑着道:“错了,三姐姐可是个厉害人。”

白露和霜降一同朝沈妙看去。沈妙道:“便是真的有一日沈玥也嫁入了王家,她也是必然比不过沈冬菱的。我想,王家之所以会这么冷淡的对待三房,定是因为王家知道了换亲一事是沈玥提出来的。试问世上哪个男儿会喜欢一个嫌弃自己的妻子?便是男子的尊严也不会容许。而如沈玥和沈冬菱这样的人,嫁到别府上去,未曾生下孩子之前,能依仗的无非就是王弼的宠爱。可惜,沈玥已经输了。”

“沈玥得不到王弼的宠爱,只怕是连孩子王弼也不会让她轻易生出来。虽然嫡庶有别,可是同为平妻,谁先生下孩子,谁自然就是做主的那个。”沈妙淡淡道:“更何况,以沈玥的脑子,如何斗得过沈冬菱。沈冬菱眼下能将自己清清白白的摘出来,能让王弼不怪罪她甚至将万姨娘也接出沈府,能将三房泼给她的脏水原封不同的全部泼回去,这样厉害的人,焉会败在沈玥的手中?”

白露和霜降两个听得一愣一愣的,半晌,霜降道:“看来三小姐果真是个厉害人啊。”

“沈府里能有点出息的,便也只有她了。”沈妙道:“帮我磨墨吧。”

白露前面去寻了香墨来,一边磨着一边瞧见沈妙拿出纸笔摊开,似乎要写东西的模样。白露问:“姑娘是要写信吗?”

沈妙不置可否。

自然的,沈玥自己弄出这么大一波事,自讨苦吃让沈妙确实快慰。可她亦是没有忘记,前生沈家大房的覆亡,三房也在其中出了一份不少的力。

这份大礼终有一日她要讨回来,落井下石这一招,其实不止三房会的,她也会。她不想从头到尾都由自己动手,可若是三房自己将自己往思路上逼,她也不会介意让三房走的更快些。

沈万和陈若秋整日吵架,这时候,最需要红颜知己的安慰了。

该常在青登台了。

------题外话------

谢哥哥不在的第一天,想他(╯﹏╰)

☆、第一百五十三章推波

沈玥和沈冬菱换亲一事,终究是造成了无法想象的后果。沈万在王家的要求下,无奈只得答应让沈玥以平妻的身份嫁过去。也不知沈冬菱与王家人这一回究竟说了什么,王家是怎么都不肯听沈万解释。好好的一门亲事总不能最后结成仇事,沈万也是没办法了。

可这却不是沈玥想要的结果。这一次,再没有了可以和沈玥换亲的人,沈玥干脆直接撕破了脸,整日吵吵着死也不愿意嫁到王家,更不能容忍沈冬菱和她平起平坐。

不仅沈玥不愿意,陈若秋也十分愤怒。陈若秋平日里也算是个识大体的人,可事关沈玥的终生大事,却怎么也忍不下这口气,硬是要沈万去找王家讨个说法。一直以来恩爱缱绻的三房夫妇这些日子频频发生矛盾,倒是让秋水苑的下人们大气也不敢出。

今日也是一样。

陈若秋在屋里来回踱着步,忽而转头又走到沈万面前,焦灼道:“王家如今到底是个什么想法,总不能让玥儿这样拖着吧。沈冬菱那个小贱人占着咱们玥儿的名声,莫非是还想当正经的少夫人不成。老爷,你且去王家理论理论!”

她一口一个“小贱人”,与素日里良好的教养仪容判若两人,沈万不由得皱了皱眉。他耐着性子道:“如今之际唯有让玥儿先以平妻名义嫁过去,再作打算。你这样整日吵吵,玥儿也不安生,根本毫无办法嘛!”

“老爷!”陈若秋尖声道:“玥儿也是你的女儿,也是咱们三房正经的嫡女,如珠如玉的看着长大的。您怎么能说出让她做平妻这话,更何况还是与沈冬菱那个小贱人平起平坐!此事就算是玥儿的过错,也也必然有沈冬菱引诱的原因,你怎么能如此无情!”

似乎被陈若秋的声音刺到了耳朵,沈万有些怒道:“那你说怎么办?事情耽误的越久,吃亏的只会是玥儿。便如你说的闹开了去,沈冬菱一个庶女没什么影响,玥儿反倒会被人指着鼻子笑话,沈府也成了笑话,你又如何?”

陈若秋被沈万发火的声音惊了一跳,有些瑟缩,可随即想到沈玥,便又道:“可也不能就这么让玥儿吃了亏不成?不行,我要亲自去王府说道!”

“够了!”沈万怒道:“你好好的呆在府里,看好沈玥,不给我添麻烦就是正道!”

陈若秋呆住,和沈万生活了这么多年,便是最生气的时候,沈万也没有如此说过她。仿佛是嫌弃和不耐,她心中一紧,竟是下意识的道:“你我少年夫妻,原先恩爱和睦,说好不会纳妾的,眼下你是嫌我颜色凋零,娘整日说要给你纳个贵妾,你是不是动心了,你是嫌弃我了……”

陈若秋历来就有些小家子气,虽说是书香门第,却尤为爱是小性子,沈万也很吃她这一套。蜜里调油的日子过久了,难免也无趣,是不是造作一下,造作的恰到好处,也会让男人心生怜惜。可惜这造作年轻的时候坐起来是情趣,年老的时候坐起来…..未免就有些让人倒胃口了。

尤其是这几日陈若秋因为沈玥的事情奔走,面色憔悴了不少,也不怎么打理自己,加之方才那一番泼辣无礼的闹腾,看在沈万眼中,却是有几分可笑。他淡淡的看了一眼陈若秋,道:“你要这么想就这么想吧。”转身拂袖而去。

陈若秋呆了,摇摇欲坠的站在原地,身边的丫头诗情和画意连忙扶住她。陈若秋的心中渐渐涌上了一层恐惧。她忽而觉得似乎有些事情在慢慢改变了,而最让人可怕的是,她并不知道是从哪里开始改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