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390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38:33
字体大小 + - 关灯

沈贵站在一处,本想说些什么,如今万姨娘是唯一为他生了子嗣的女人了,并且万姨娘平日里还算温柔乖巧,饶是沈贵流连花丛,对万姨娘还是有几分情意的。可是看到自家三弟和三弟妹的愤怒神情时,便又咽下了嘴里要求请的话。

沈冬菱竟然算计了沈玥,自己替沈玥出嫁,如今沈玥被留在沈府里,沈冬菱却嫁到了员外郎家中,换做是任谁都不会开怀。沈贵自己也想不到,平日里看着乖巧怯懦的沈冬菱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换亲?沈贵是万万不会为了一个女儿得罪自己的三弟,即便那已经是他唯一的血脉了。

万姨娘哭着给沈老夫人磕头,一边磕一边道:“老夫人明鉴,三小姐平日里便胆小,哪里会有这样天大的胆子去换亲?老夫人,莫不是这其中出了什么误会?便是借三小姐一万个胆子,三小姐也断然不敢做出这等大逆不道之事啊!”

“你这话的意思便是玥儿污蔑了三姐儿不成?”陈若秋面色铁青:“这话可说的诛心啊万姨娘!”

沈老夫人便是平日里在如何不待见陈若秋,顺带着连沈玥也不大有感情,可是沈玥到底是沈家嫡出的孙女,被一个庶出的孙女抢了亲事,说出去也不大好听。当即就顺着陈若秋的话道:“有什么样的娘就有什么样的女儿!真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万姨娘哭着看向沈玥:“二小姐,你与三小姐之前感情不是极好么?你也替三小姐说说话吧,三小姐不是那样的人对不对?”万姨娘是怎么也不相信沈冬菱会做出这等事情来得。沈冬菱自小就是个有主意的,很多时候万姨娘不明白的地方,沈冬菱甚至都会给万姨娘指点出来。万姨娘一直以为自己肚子里爬出来的这个女儿若非是身份问题,否则决计不会比沈府里任何一个嫡女差。沈冬菱外面看着怯懦胆小,可每每做事都极有谋划。虽然之前就听沈冬菱说沈玥的亲事是一个机会,可万姨娘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么一种局面。万姨娘相信沈冬菱只要不是笨到家了,也绝不会用这么一个粗暴的法子换亲。毕竟这样一来,沈冬菱在王家还是沈家,可都会没有立足之地啊!

原本指望着看着斯斯文文的沈玥会替沈冬菱说一两句话,没想到沈玥变脸比翻书还快。一听万姨娘说话,沈玥便哭着道:“万姨娘,我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三妹妹说我要出府,姐妹一场,临别之前敬我一杯酒,我便喝了。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就已经是第二日早上。我也相信三妹妹不是故意的……可是到底怎么会变成如今这幅模样,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沈玥这话表面上说的是相信沈冬菱,话里话外却都不着痕迹的说是被沈冬菱算计,无疑是火上浇油。果然,陈若秋和沈万闻言,面色更加阴沉。沈贵也皱着眉头,万姨娘眼看着众人都站在沈玥这一边,心中不由得闪过一丝绝望。

“当务之急,还是先想想如何解决吧。”常在青轻声开口道。她不是沈府里的人,之前的话也不好置喙,此刻倒是提醒了众人,新娘已经换了人,那么如何给汪家人交代?将沈冬菱送回来?或是干脆将沈冬菱送到庄子上度过余生?反正沈冬菱只是个庶女,怎样都好打发,最重要的是不能让王家人不高兴。

沈老夫人当机立断道:“先去给王家人商量一下这件事,让人把三丫头送回来。万姨娘这教出来的都是什么东西,不消说了,把万姨娘关到柴房里去,自己生的东西做错了事,当娘的活该被教训!”

沈玥一听反倒急了,她没料到竟然还能将沈冬菱送回来,沈冬菱被送回来,她岂不是还要被送到王家去。那这样千方百计,不过是白忙活一场?这怎么行?

陈若秋和沈万倒是对沈老夫人的话满意,陈若秋看了一眼万姨娘,心中更是愤恨。只想着等到日后必然要好好折磨万姨娘一番,卖出去也好为奴为婢也罢,总归是让人烦心的玩意儿。

万姨娘一听就眼前发黑,要知道把沈冬菱送回来……都已经嫁过一次的人了,沈冬菱又是庶女,沈家人定会选择保全沈玥牺牲沈冬菱,这样一来沈冬菱下半辈子也就毁了呀!

正想着,外头却有小厮来报,员外郎王家来人了。

------题外话------

谢哥哥出差去了,我们虐虐渣再继续发糖~不然齁到本宝宝也扛不住了(¬_¬)

☆、第一百五十二章闹剧

一听员外郎王家来人了,万姨娘便浑身发抖的往外头看去。她虽然相信此事一定不是沈冬菱所为,可是如今所有的脏水都往沈冬菱身上泼。王家若是要追究此事,定然会拿沈冬菱开刀。万姨娘就沈冬菱这么一个女儿,焉能不心痛,可惜她人微言轻,便是想要救沈冬菱于水火之中,也是无可奈何。

众人面面相觑,沈老夫人道:“将王家人请进来吧。”

王家来人的是一个黑壮的妇人,还有几名看上去地位不低的丫鬟。那黑壮妇人脸盘子生的本来就黑,一进门便是沉着脸,膀大腰圆,越发显得让人胆战心惊。像是来兴师问罪的一般。

而瞧见沈府里万姨娘哭着跌倒在地,亦是没有半分动容,众人都意识到了什么。沈老夫人蹙眉,正要说话,却听见那黑壮妇人道:“敢问府上二房万姨娘在何处?”

万姨娘心中一跳,越是感到绝望。陈若秋反倒是松了口气,若是对方想要拿万姨娘来出气,沈家是绝对不会护着万姨娘的。陈若秋心中甚至想着,将万姨娘这对母女折磨死了才好,竟将歪脑筋动到了沈玥头上,实在是不可忍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