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389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38:30
字体大小 + - 关灯

她看了一眼面前的常在青,常在青已经得了罗雪雁青眼,如今看来,和沈信相处的也不错。只要过些日子,让常在青想个法子进到沈宅……那罗雪雁和沈妙日后的日子,想来过得也不甚通快。

人大约是见不得别人好,尤其是在自己过得不好的时候,陈若秋现在就是这么个想法。她恨不得见到罗雪雁一无所有痛哭流涕的模样,一时间看常在青也就更亲切了。

她拉着常在青的手笑道:“走吧。妹妹也随我一道去员外郎府上,我时常与玥儿说要她学学你这份气度,不曾想还未开始学就嫁人了,倒是令人惋惜。”

常在青跟着笑:“出嫁后有夫君疼,二小姐这是好运气呢。”

“就你会说话,”陈若秋一笑:“说的人心里都熨帖了。”她瞧着常在青腰间一个五彩香囊,就道:“这香囊做的倒是别致的很。”

常在青取下香囊交给陈若秋:“若是夫人喜欢,送给夫人就是。”

陈若秋自来喜欢一些精巧的玩意儿,瞧着香囊的绣工也的确是精巧,当即爱不释手,倒也没有推辞。她放在鼻下轻轻一嗅,惊喜道:“这味道十分好闻,不知是什么香?”

常在青微微一笑:“我不懂得香,倒是懂些茶。就随意配了些茶叶放在里头,想着平日里乏了还能提神解困,让夫人笑话了。”

“妹妹心灵手巧,我哪里敢笑话。”陈若秋收下香囊,笑道:“喜欢得很呢。”

二人说说笑笑的往外头走去。

沈玥和王弼的这一场婚事,在前段时间稍显沉寂的定京城里,无疑是一桩令人惊喜的大事,也不知王家是怎么想的,似乎为了凸显对这一桩亲事的重视,竟也是抬着花轿将整个定京城都逛了个遍。

恰好就逛到了沣仙当铺楼下。

楼上,季羽书正在吃糕点,一边吃一边道:“王家这门亲事挺热闹的。”

在他对面,高阳轻轻摇着扇子看了一眼楼下,敲锣打鼓喧声震天,他有些嫌弃的掩上窗,道:“嫁娘都换了,热闹又有什么用,不过是一场闹剧。”

“我倒是对这出戏挺有兴趣的。最好闹个三天三夜。”季羽书整天就是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看热闹不嫌事大。他道:“话说回来,沈小姐就没什么动静么?”

谢景行临走之前要高阳看着沈妙,若是沈妙要做什么,就想法子相助。认识沈妙都两年了,季羽书也算是将沈妙的脾气摸得七七八八,看着温温和和的模样,实则最不好惹,沈家原先也是对大房无情无义,眼看着这么一出闹剧,沈妙若是不来落井下石一番,似乎也是说不过去的。

高阳冷笑:“现在是没有,不过将来一定会有。”

季羽书抹了把嘴巴:“其实你也不要对沈小姐有这样大的成见嘛。沈小姐人还是很不错的,出手又很大方。长得也很好看,你何必总是对她这么多计较呢?再说了,沈家又没给你找什么麻烦……。”

“没有麻烦?”一提起此话高阳便觉得胸口发闷,沈妙就不肖说了,谢景行每日喜怒无常的模样弄得他们这些身边人也跟着倒霉。就是沈妙那个表姐也不是省油的灯,高阳就没见过这么能折腾的病人,软硬不吃,还老是觉得他和医馆里的坐馆大夫是一个层次的人。高阳在大凉是年轻有为的臣子,在明齐好歹也是个御用太医,到了罗潭这里反倒成了赤脚大夫,高阳确实不大高兴。

季羽书没注意到高阳的神情,整了整衣裳,悠然道:“不管了,且等着明日看好戏吧。闹得越大越好,这样三哥回来,也不会觉得无聊啊。”

……

王家的这场亲事,沈家大房一个都没有到场。其实沈万给沈宅这边送过帖子的,不论如何,面子上总要顾及到。不过沈信本来就不是一个虚与委蛇的人,当初沈家人做的那些事更是让罗雪雁恶心不已,便也没有接帖子,更别说去送礼了。有一些坐看事态发展的人便也清楚的通过此事明白了沈家大房的态度,想来是真的决定和沈家断绝关系,不会再有转圜的余地了。

不管怎么说,亲事都是这么成了。

第二日一大早,万姨娘醒了,昨日沈玥成亲,沈冬菱帮忙,几乎一整日都没见到人影,后来回府后,丫鬟又说沈冬菱累坏了倒头就睡,万姨娘便也没有打扰她。今日特意做了翡翠甜羹,想要让沈冬菱补补身子,便站在沈冬菱闺房外敲了敲门。

屋里也没有人回答,万姨娘便道:“冬菱,姨娘进来了。”说着便推开了门。

便见沈冬菱的床上躺着一人,盖着被子,听见动静蓦地坐起身来,万姨娘先是一怔,面上登时浮现不可置信的神情,她失声叫道:“二小姐,您怎么会在这里?”

躺在沈冬菱床上的不是别人,正是沈玥。而沈玥昨日明明成亲嫁到了员外郎府上,也就是说,现在的沈玥不应该在沈府,而是在员外郎府中。好端端的,怎么会出现在沈冬菱的床上。万姨娘再四处看看,并未瞧见沈冬菱的身影,饶是她平日里并不算得上聪明,此刻也隐隐约约明白了什么,她颤抖着声音问:“二小姐,冬菱……冬菱呢?冬菱去哪里了?”

沈玥飞快的低下头,眼珠子转了一转,再抬起头来时,面上已经盈满了泪水。

万姨娘在看到沈玥的眼泪那一刻便觉得眼前发黑,只听沈玥哭泣着道:“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三妹妹来与我敬酒,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沈府里炸开了锅。

荣景堂里,所有人都站在一处,沈老夫人气的嘴歪眼斜,看着万姨娘怒道:“你教出来的好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