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383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38:11
字体大小 + - 关灯

裴琅恍然:“莫非殿下以为……”

“不错。”傅修宜道:“我怀疑此事是睿王所为。”

裴琅不说话了,见裴琅沉默,傅修宜反倒是主动提起来,他道:“睿王行事张狂,大凉又能人异士众多。想来如果凭睿王的本事,杀个公主也不过是手到擒来之事。只是如你我二人皆知,睿王和明安公主无冤无仇,和谢家更无瓜葛,平白无故的,不可能自找麻烦。可若是因为沈妙,一切就说得通了。”他淡淡一笑:“虽说这世上有冲冠一怒为红颜之说,可我不这么认为,睿王和沈妙之间,必然有什么特别的关系。”

“所以殿下让秦太子出手,为的就是引蛇出洞?”裴琅问。

“不错。”傅修宜笑道:“皇甫灏生性多疑,就算不相信我的话,也会心中多加怀疑,总有一日会出手试探。将矛头全部对准沈家,睿王若是和沈妙真有牵连,必然会出手,介时便也知晓他们二人关系,再做其他筹谋。”

裴琅问:“那若是睿王并未出手,又当如何?”

“无妨,”傅修宜道:“若是睿王不曾出手,沈家这些日子已经过分太多,让皇甫灏对付沈家,打压沈家的实力,对我们而言也是一桩好事。”

“殿下已经决心打压沈家了么?”裴琅看向他。

“不能为我所用,自然不留后患。”傅修宜笑容温和,语气却十分寒冷。他转头看向裴琅,道:“日后还要多情先生出谋划策才是。”

裴琅连连称道不敢。

待傅修宜离开,裴琅回到自己的屋里时,看着面前的灯火,不禁叹了口气。

两年前沈妙让他潜伏到傅修宜身边做为眼线存在,裴琅无可奈何便只得去了。他本身也有一些本事傍身,侥幸得了傅修宜的青眼,如今傅修宜更将裴琅视作

心腹第一人。便如今日与皇甫灏这般隐秘的探花,傅修宜也没有一点欺瞒裴琅,反而极为信任他。

或许这真的是傅修宜对裴琅毫无防备,当然也许是傅修宜的驭下之术也说不定,寻常人见主子如此厚待自己,必然会生出更多的效忠之心,如果裴琅不是沈妙的人的话。

越是和傅修宜相处,裴琅就越是惊叹,傅修宜这人的确是胸有经纬,又有大丈夫之毒辣,笑里藏刀或是甘做平庸,的确是有帝王应有的手段。裴琅甚至觉得,再等上几年或是十几年,天下江山终会落在傅修宜手中,傅修宜终会成为天下的主人。原因无他,明齐的皇子中,没有人比傅修宜更适合这个位置。

可是沈妙偏偏要和傅修宜作对,裴琅不看好沈妙,也就是不看好自己。他不是没自私的想过干脆倒戈,可是沈妙却牢牢把握着他的死穴流萤。于是这一点点不甘心和不情愿,便也只得随风飘散了。他看了一眼窗外,傅修宜待他极好,单独的房屋,更无眼线安插防备。裴琅自桌头取过一张纸,研磨提笔,快速的书写起来。

夜色如墨,睿王府中,谢景行正逗着脚下的白虎,白虎近来吃的多,被季羽书一天五顿的喂,身形开始迅速膨胀起来,像是个不折不扣的毛球。便是撒起欢儿来也不如往日灵动,总是有几分蠢透了的模样。谢景行这般挑剔的人,便是抱也懒得抱了,逗的时候也颇为敷衍。

外头走来一名侍卫模样的男子,比起铁衣来年轻许多,他自怀中摸出一封书信,交到谢景行手中,道:“这是从定王府中流出的信,出自定王手下的幕僚裴琅,要送往沈宅沈五小姐手中。”

谢景行挑眉,自信封里抽出信纸,迅速扫了一眼,待扫到最后一行字时,忽而挑唇,夜色里,他眉目英俊如画,紫金袍流光溢彩,好似锦衣夜行的画中人。分明是漫不经心的笑,南旗却微微打了个寒战,敏感的察觉到主子又不快了。

那最后一行字是:务必远离睿王。

------题外话------

谢哥哥:有完没完!(╰_╯)

☆、第一百五十章逼嫁

定京城明安公主一事固然在百姓间掀起了轩然大波,大理寺的人迟迟调查不出结果,文惠帝隔三差五便发怒,牵连的官员都连累了好几人,却隐隐有要成为一桩悬案的结果。秦国太子皇甫灏自然不满,可是他自己派出去的人亦是没有查出任何不对。一来二去,时间渐渐流逝,百姓们对这件事情的热情便也淡了。毕竟人都要吃饭过日子的,守着一桩风流悬案却也不能抵挡冬日的严寒。

在定京城寒冷的冬日里,沈府里也出了一桩大事。

沈玥定亲了,并且很快就要出嫁。

给沈玥说的人家便是之前沈万和陈若秋十分青睐的员外郎王家,王家统共只有两个儿子,小儿子如今年纪尚且不足十岁,长子便是王弼,与沈玥定亲之人。王弼今年二十有四,已经入仕,在学士府中任职,学识渊博,倒也是个前途无量之人。加之员外郎一职虽说不是朝中数一数二的重臣,可同僚们平日里免不了都与员外郎多打交道,若是与王家沾亲带故,日后在仕途上倒是有了不少的帮衬。

仕途上的帮衬自然是以沈万的目光来看的,在陈若秋看来,王弼是王家的长子,眼下府里又无通房姬妾,恰好沈玥平日里也是教养的书卷味极浓,如果能够嫁过去就把握住王弼的心,日后能在王家站稳脚跟,再生个一男半女,这辈子便也可以高枕无忧了。

亲事是陈若秋直接与王家人定的,庚帖都换好了,沈玥知道此事后自然又是大闹了一场。只是平日里温婉的陈若秋这一次却像是铁了心的要将她嫁人,而自来疼爱她的沈万也没有听从沈玥的恳求。沈老夫人更是乐见其成——沈玥在沈府里不嫁人便多了一张吃白饭的嘴,眼下沈府里本就日子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