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382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38:07
字体大小 + - 关灯

皇甫灏将手里的茶盏重重一放,倒也没有和傅修宜磨蹭,开门见山道:“定王殿下之前所说觉得舍妹一事事有蹊跷,可否说明一二?”

“太子何必心急。”傅修宜淡淡一笑:“明安公主遇害,我也深感遗憾。不过如今之计,却不在于立刻抓住凶手。”

皇甫灏眉头一皱,看向傅修宜冷笑道:“莫非定王也认为本宫应该息事宁人?不知道你们明齐是什么规矩,不过在秦国,一国公主遇害是头等大事,今日就算息事宁人,来日父皇知晓此事,也必然会同你们明齐的陛下讨个公道。不过是一场朝贡宴,我秦国的公主却命丧于此,定王觉得这像话么?”

言语中竟然有隐隐威胁的意思。

傅修宜摇头道:“既然太子如此着急,那我也不与太子打哑谜,一般说来,凶案发生,总会有原因。此事看着是谢家兄弟和明安公主一同遇害,可对方将尸体摆出姿态,意在侮辱,分明是故意要明安公主名声扫地。也就是说,对方分明是冲着明安公主来的。”

皇甫灏冷笑:“我自然知道,敢做出这等事情来,胆子倒是不小。”

“太子不妨想想,在明齐以内,谁会与明安公主结下如此仇怨?”

皇甫灏一愣,随即皱眉深思起来。明安公主性子骄狂,平日里对待下人非打即骂,若说是对她有所怨言的人自然不少。可是自从进了明齐以来,因为自家父皇耳提面命,来明齐不可与文惠帝闹僵,便让明安公主收敛着些。因此明安公主虽然行事放肆,可对明齐的官僚而言,却也并未得罪什么人。

除非……皇甫灏忽然想到了什么,眼前一亮,随即沉声问道:“你说沈妙?”

傅修宜但笑不语。

“不可能!”皇甫灏道:“就算她与明安有过节,后来明安也捉弄过她,可是沈妙只是一介女流,明安身边尚且有侍卫,沈妙如何对付的了?”

傅修宜笑着摇了摇头:“沈妙是不能,可你别忘了,她是沈信的女儿,沈信对这个女儿如何?朝贡宴上,太子是亲眼见过的。”

皇甫灏便想起朝贡宴那一日,明安公主与沈妙僵持的时候,身为父亲的沈信从头至尾都是站在沈妙一边,甚至不惜罔顾文惠帝的脸色显出强硬的姿态。如果说沈信为自己的女儿出头,由沈信手下的人出手,倒也不是不可能。

“那谢家庶子又是怎么回事?”皇甫灏沉声道:“沈信就算为沈妙出头,却也不会无缘无故的搭上谢家人。谢鼎尚且还在明齐为官,沈信不会自惹麻烦。”

傅修宜叹息道:“太子还不明白么?那些日子,本来我让谢家兄弟招待明安公主,明安公主与谢家兄弟在一处。太子与公主同为兄妹,想来也知道公主的脾性。沈妙和明安公主龃龉已生,如果明安公主想要对付沈妙,也是情有可原的。只是公主毕竟是秦国人,沈妙又是官家小姐,动手多有不便,谢家兄弟倒是用的不错。”

皇甫灏怔住,怒道:“你该不会说……。”

“太子不必生气。谢家兄弟我原本想着培养起来,日后也可打个下手,不过这二人大概并无飞黄腾达之命。后面的事情你也就明白了,大概是谢家兄弟在出手的时候出了什么差错,所以最后丧命的反而是他们二人,还连累了公主。”

皇甫灏面上虽然还是不信的神情,心中却已经开始思索起来。先是沈妙被人无缘无故掳走,当时皇甫灏还曾怀疑过是明安公主所为,后来见明安公主并未出府,在明齐又没什么认识的人,便也没有多想。再后来沈妙就莫名其妙被那个劳什子荣信公主送回了沈宅,接着明安公主和谢家兄弟就出事了。

傅修宜说的没错,明安公主是个十分记仇的性子,若是之前被沈妙害的丢了脸面,确实不会这么轻易就了结此事。那些日子的确谢家兄弟时常出现在府里,如果是为了这个原因,倒也说的过去。可是沈妙真的有这么大的能耐?皇甫灏内心里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便是沈信疼爱沈妙,也有这样的本事,可是公然和一国公主对上,并非明智之举。尤其是沈信如今刚回京,很多事情尚且不稳……就算不为了自己着想,也要为了沈家别的人着想,沈信有这么蠢么?为了女儿连理智都不要了?

后来傅修宜说了什么,皇甫灏什么也没听进去。他觉得傅修宜说的话有几分道理,倒是心中却也犹豫不定。见皇甫灏心神不宁,傅修宜后面便也没再多说。等傅修宜走后,裴琅从屏风后走了出来。

“殿下这是何意?”裴琅问道:“为何要将话头引到沈家?”

傅修宜看了裴琅一眼,摇头道:“先生有所不知,我以为,沈妙也许和大凉的睿王有些牵连。”

裴琅心中一跳,面上却是一派云淡风轻,道:“殿下可还是在为太子府上之事犹豫。睿王乃凉朝人,沈妙也是两年前就离京,二人断无认识的可能。若是在这短短几月时日里相识有所交情,未免也太过牵强。”

“我知道先生觉得此事不可思议,”傅修宜道:“不过我有直觉。沈妙和睿王之间有些蹊跷。这些日子一连发生许多巧合的事。正因为若是沈妙和睿王是在这短短几月时间才熟识的话,那就更值得推敲了。睿王心高气傲,连父皇都不好接近,我也想知道沈妙有什么本事。”

裴琅皱眉问:“那和今日与秦太子一事有何关联?”

傅修宜一笑,看向裴琅:“先生以为,沈妙一人不可做出此事,沈信亦不是头脑发热的冲动人,单凭沈家,是不会做出这等贸然的杀人越货之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