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381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38:05
字体大小 + - 关灯

文惠帝头疼不已,挥了挥手示意众人安静,沉声道:“此事十分恶劣,有人在天子脚下犯下如此滔天大罪,便是罔顾明齐律令戒条,罪大恶极。朕已经派大理寺的人彻查此案,必然会抓到幕后之人,给诸位一个交代!”

话虽如此,皇甫灏却也不甚开怀,拱手道:“既然是秦国的公主受难,还请陛下同意让我秦国的人手也跟着查探此事。否则日后回国,父皇问起来,本宫也无法交代。”

话里竟然是不相信明齐会真正的彻查此事的意思。

文惠帝强忍住心中的怒气,道:“既然如此,朕准了。”

待文惠帝离开后,朝上的百官大多同皇甫灏不熟,便不会主动凑上去。可临安侯好歹是明齐的世家大族,遭此厄运,众人都纷纷上前安慰。

在一众安慰中,却有一人从皇甫灏面前走过,温声道:“还请太子节哀。”

这人正是定王傅修宜。

皇甫灏正是愤怒的时候,见到傅修宜,面色也并未好转,拱了拱手就要离开。却听傅修宜在身后轻声道:“关于公主遇害一事,在下也有一些想法,不知太子可愿一听。”

皇甫灏一愣,此刻百官忙着安慰临安侯,他们恰好又走至转角,无人瞧见这二人之间的动作。皇甫灏冷笑一声,问:“莫非定王还有什么高见不成?”

“只是发觉有些蹊跷的地方。”傅修宜不甚在意的一笑:“若是太子有意,得了空闲,在下愿意与太子细细探解一番。”

皇甫灏回过头,傅修宜笑了一笑,转身离开了。皇甫灏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回头看了一眼被众人围着的谢鼎,冷笑一声,大踏步拂袖而去。

……

调查明安公主这桩案子的人迅速行动起来,因为牵涉到了秦国的公主,大理寺的一众人也不敢掉以轻心。可是这一次也不知道为何,竟是一点儿蛛丝马迹也没有留下。翻来覆去的查看各种现场,竟然得出的就是明安公主和谢家兄弟有染的事实。只是这结果自然不能拿给文惠帝看,否则先不说文惠帝如何,只怕那秦国太子也会勃然大怒。

案情似乎就这么陷入了僵局。

沈宅中,沈丘进了沈妙的书房,见沈妙正随手翻着外头买来的传记,就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

沈妙瞧了沈丘一眼,见他欲言又止的模样,就问:“大哥看着我,可是有什么话要说?”

“妹妹。”沈丘犹豫了一下,似乎极难开口,看上去颇为纠结。沈妙觉得有些奇怪,问他:“大哥有什么话不妨直说,不必顾虑。”

沈丘考虑良久,才问:“妹妹,明安公主一事,是你做的吗?”

沈妙微微一怔,倒是没想到沈丘竟然会想到她这里来。不过她很快就笑道:“大哥为何会这样说?明安公主和谢家两兄弟,凭我一人的本事可干不来。”

沈丘看着沈妙,目光有些复杂,片刻后,他叹了口气,道:“妹妹,之前爹娘和我没能护住你,这些年都让你在沈府里和那些人面兽心的人住在一起,你经历了什么,原先我不明白,后来就懂了。我知道你懂得保护自己,也知道你有一些手段,可是……我们是你的家人。”他认真的,严肃着的道:“有些事情你不用自己去解决,告诉我和爹娘,虽然我们并不是只手遮天,却也能尽力的保护你。”

沈妙垂眸,收起心中的万千情绪,笑道:“大哥,你说的没错,我们固然是一家人,只是明安公主一事,的确不是我所为。我没有那么大的能耐,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况且,”她反问:“便是明安公主就罢了,谢家兄弟和我又有什么瓜葛?”

沈丘叹了口气,道:“你还是不愿意与我说实话。”

沈妙不言。对于沈丘,其实沈妙也在一点点的透露自己的讯息给他,将来有一天,若真是走到了不可回头的一步,至少沈丘能够早一点明白她为什么会做这些事情。可是这世上之事并非都能一蹴而就,她不可能现在就全盘托出。

“罢了,我只是想告诉你,既然我能猜到你与此事尚且有关联,爹娘未必就不会一无所知。”沈丘盯着沈妙,面色一派严肃:“要知道明安公主在明齐并未和人有什么过节,真是有的话,也就与你一人。我们这样想,秦国太子自然也会想到,其实不管你与此事有没有关系,总会有人将目光投向你身上的。妹妹,你现在非常危险。”

沈妙道:“可是我与此事毫无关系,便是查也查不到我身上,不是吗?”其实沈丘说的,沈妙又怎么可能没想到?谢景行固然可以封住整个定京的嘴,让定京城的人查不出蛛丝马迹,可是皇甫灏心中会怎么想?这一点谢景行也无法阻止。

“你果真如此有信心?”沈丘问。

沈妙道:“放心吧大哥,此事真的与我全无关联。”

沈丘这才稍稍松了口气,道:“这些日子,你便不要出府门吧,定京城里不太平,更何况还有些心怀鬼胎之人,府里已经增加了守卫,想来是安全的。”

沈妙颔首,沈丘站起身来,他还有军务在身,还得赶回去,正要出门的时候,忽然又想到了什么,转头看向沈妙,问道:“妹妹,你可曾结识有权有势之人?”

沈妙心里微微一动,面上却是一派平静,摇头道:“不曾。”

沈丘没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事实上,沈丘的担忧果真没错,这一晚,定王府上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这位尊贵的客人不是别人,正是最近因为舍妹的惨死而暴怒无比,来自秦国的太子皇甫灏。

在金銮殿上,傅修宜同皇甫灏轻飘飘的一句话,终于还是让生性多疑的皇甫灏决定走这一趟。傅修宜在皇甫灏临来之前,让裴琅藏在隔壁房里,通过开着的暗窗听闻二人的谈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