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380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38:02
字体大小 + - 关灯

“小表妹!小表妹!”罗潭冲进来,一屁股在沈妙对面坐下。

沈妙眼都未抬,自顾自的吃着嘴里的粥。这些日子沈信不许罗潭和沈妙再出门,免得如上次遇到歹人,因此罗潭不得不呆在府中,成日里大约也是闷得出奇了。沈妙每每觉得遇上罗潭,仿佛罗潭才是那个当妹妹的人,也就宽容多了。

“小表妹,先别吃,听我说个大事件。”罗潭正襟危坐。

沈妙无奈,放下手里的勺子,道:“又怎么了?”

“明安公主死啦!”罗潭道:“今儿一早就在万礼湖上被人发现了尸体,和两个男子在一起……就是做那种事。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冻成了冰块儿,眼下全京城都在说这事儿呢!”

------题外话------

谢哥哥第一次索吻,扑街_(:зゝ∠)_

☆、第一百四十九章

明安公主死了!

沈妙一怔,罗潭说的颠来倒去,不甚清楚,却也被沈妙听懂了个七七八八。毫无疑问,明安公主的死定是谢景行的手笔,至于所说的那两个男子,沈妙几乎是立刻就想到了谢家兄弟。想着想着,不仅倒抽一口凉气。不得不说,谢景行的确是个心狠手辣的主。倘若明安公主只是普通的被害,那大抵是出不了什么问题。可是将明安公主和谢家兄弟以这样香艳的方式摆在一起,民众们注意的重点并非是被害这一事实,而是明安公主与谢家兄弟的私情。

诚然,或许这一切都是凶手的手笔,可是比起冷冰冰的查案,这样有些噱头的香艳案子更容易让民众们津津乐道。无论如何,便是皇甫灏或是文惠帝以武力镇压,亦或出面澄清,旁人都不会相信。明安公主以一国公主之躯,却像是青楼女子一般人人观瞻,只怕此事传回秦国去,也是秦国的笑话一桩。

谢景行,的确是毫不心软的主。

至于谢家兄弟,沈妙心思微沉,或许皇甫灏会暴怒,可是谁也无法证明谢家兄弟真的强迫过明安公主什么,因为谢家兄弟也死了。皇甫灏不可能拿临安侯出气,因为临安侯接连丧了两子,也是十分悲惨。

罗潭见沈妙弱若有所思的模样,忍不住问道:“小表妹,你是不是猜到了什么?你说那幕后之人究竟是谁啊,竟然这般胆大?”

沈妙微微一笑:“查案子的事情我可不擅长,若是想知道结果,看大理寺那头如何审案就是。”

“不管怎么说,”罗潭却是个心直口快的性子,道:“我却一点儿也不同情她。那公主飞扬跋扈,听闻又最是记仇,若是还活着,指不定哪一日就要寻小表妹的错处,如今这样倒也是挺好的。也不知是哪家大侠,这般为民除害。”罗潭摩拳擦掌,似乎很想与那人结交一番。

沈妙瞧了她一眼,道:“你对杀人放火之人倒是十分喜爱,心挺宽的。”

罗潭道:“我们罗家人自来就是这么恩怨爱憎分明!”她忽然顿了话头,道:“说到恩怨分明,之前你被人掳走,我去求大凉睿王帮忙,总归他还是立刻将你救了出来,待日后得了空闲,小表妹别忘了去谢一谢他。”

沈妙:“……谢谢你的关心。”

罗潭拍了拍她的肩,却听到惊蛰从外头走了进来,笑道:“罗小姐,高太医来给您瞧脉来了。”

罗潭瞬间变了脸色,立刻站起身来对沈妙道:“那个小表妹,我先走一步,今日明安公主的事情你再想想,若是有什么结果,嘿嘿,也与我说一说,我可想找到那位仁兄了!”说罢便又如见了猫的耗子,一溜烟儿提着裙子跑走了。

沈妙看着罗潭的背影叹了口气,目光渐渐地沉了下来。

谢景行弄出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是狠狠地给人出了一口恶气。然而毕竟是一国公主,这其中又牵涉到不少人,真的就会风平浪静的过去吗?沈妙不这么以为。

……

定京城明安公主和谢家兄弟被做成冰雕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定京城。衙门的人很快将万礼湖周围的百姓们驱赶走,将三人放了下来。而皇甫灏一看到明安公主的尸体,果不其然的大发雷霆,怒气连文惠帝也有些招架不住。

皇甫灏一张脸阴沉的能滴出水来,他冷笑道:“在陛下的国土之中,我秦国公主竟然被如此侮辱至死,本宫不得不怀疑明齐是何居心?或许本宫应该将此事速速报与父皇,请父皇定夺。”

文惠帝按了按额心,皇甫灏这有几分威胁的话说的令他也十分不悦,似乎没将他这个明齐的皇帝看在眼里。不过此事本就事出突然,便是文惠帝自己也不知道为何会出现这么一出。临安侯谢鼎跟着跪了下来,老泪纵横道:“求陛下彻查此事!还老臣犬子一个公道清明!”

金銮殿上的文武百官皆是有些唏嘘。临安侯府当初是如何花团锦簇,年轻时候的临安侯又是何等的意气风发,便是在外头连皇命都可以找个借口不听,最后还是娶了明齐尊贵的玉清公主。可是自从玉清公主时候,临安侯府就像是失去了精气神儿一般,渐渐地衰落下去。玉清公主的骨血谢景行本是难得一见的少点英才人物,却也被黄沙掩埋在战场之上。文惠帝从前本也是打算对付临安侯府的,后来见谢景行死后,临安侯自己也快把自己折腾没了,便渐渐地对临安侯府也不再上心注意。如今临安侯剩下的两个庶子也这般惨死,偌大的临安侯府后继无人,日后只会消失在明齐历史的洪流中。忆起昔日荣华,再看今日惨淡,众人都未免生出悲戚之感。

皇甫灏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谢鼎,眼中有一丝阴鹜。无论谢家兄弟是不是被害的一方,亦或是死后才被人摆出那样的姿势,可是有一点毋庸置疑,明安公主的清白和尊严,是因为谢家兄弟才被人毁掉的,幕后之人固然可恶,可是谢家人亦不可放过,秦国的皇室何时受过这样的侮辱?皇甫灏看着谢鼎,心中已然打定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