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379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37:59
字体大小 + - 关灯

“其实我也不知道。”那人道:“不过我听下人说了有什么,就拉你一同来看了。嘿嘿,”他凑近蔡霖,低声道:“平日里咱们只在戏文和书里听说艳尸,今日就能看见货真价实的艳尸了。”

“尸体?”蔡霖吓了一跳,连忙道:“我不去了。”他虽平日里也喜欢些猎奇的东西,却也都是嘴上说的热闹,到底骨子里还是有些胆小的。便是从前有小霸王之称,也在两年前被沈妙在校验台上灭了性子,如今倒是显得安分了些。

那朋友却不依不饶,道:“都走到这里来了,就去看看,就看一眼,你怕什么?”

蔡霖最是看不得人激,当即就道:“我哪里怕?现在就跟你去看!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东西,值得你这般激动。”

他们二人本就已经走了大半截的路,眼下离湖中央也很近,待走到最中央的时候,外头已经围了不少人在那里指指点点。朋友拽着蔡霖将人群拨开,挤到最前面,指着中间的东西道:“快看快看,就是这个!”

蔡霖跟着抬眼往上看去。

定京城的冬日冷,尤其是近来更是如此。但凡是在院子外头放上一桶水,第二日一看,不消说了,铁定是结成一桶冰的。而只要是沾了水的东西,譬如树枝屋檐之类,经过一夜后,也必然会挂上冰凌。

而万礼湖的中央,便是三个站立着的“冰雕”。

说是冰雕,其实并不准确,那三个人形的冰块中,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透明的冰面里,人的清晰模样,也正是如此,便让人可以清楚的明白,这并非是什么能工巧匠精心雕琢的东西,而是真正的,三个活生生的人,或者说是,活生生被冻死,以死前形态结冰成为冰雕的人。

而最令人啧啧称奇的便是这三人的姿势。

最中央的显然是一个女人,衣衫轻解,露出大半个雪白的身子,而她身侧的男子正伸手要去解她的肚兜,身后的男子则是双手自后头扶住这女人的腰。女人仰着头半倚在男子的身后,虽然表情有些僵硬,可是这*的动作,却仿佛是活生生的春图,让人不禁浮想联翩。而将这冰雕围了一层又一层的人大多都是男人,有平头老百姓,也有富贵公子哥儿,有的也许是为了猎奇,有的却是抱着不看白不看的念头,便是尸体,总归也是个漂亮女人,况且这冰雕栩栩如生的,非但没有让人感到恐怖,反而让人觉得从里到外都透出一股子香艳的气息。

而真相却被人忽略了。

人们总是将所有目光放在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上,男子们津津乐道的是这活生生的春图是从哪里来,或者是从哪里找来这般放荡的女子,却无人想到,这是一桩怎样的案子,三个人被活活冻死了,本该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蔡霖盯着那三具冰雕,他本来也是有些惧怕尸体的。可是这冰雕做的并不让人觉得可怕,反而有种市井之中低俗取乐的意味,便也看着。身边的朋友道:“这女人生的倒是挺好看的,你看,寻常人家哪里养的出这样的美人儿,偏还如此诱人姿态。”

话里话外,就如同在点评某个青楼里新来的姑娘一般。

蔡霖一边附和朋友的话,一边仔细的盯着那具女子冰雕。即便是隔了面上的一层薄薄的冰,却也隐约能看得清楚女子的五官。五官生的十分娇美,甚至有些眼熟。

眼熟?

蔡霖问:“这姑娘我觉得有些眼熟,你想一想是不是哪家楼里的姑娘,咱们见过的?”

那朋友仔仔细细打量一番,摇头道:“不可能,定京上至青楼下至教坊,我都是去过的,姑娘也都是见过的,这一位却是没见过。”他随口道:“看人家穿的肚兜都是镶金的,说不定是哪家达官贵人,宫里出身呢。”

他本是无心之言,蔡霖却是猛地一怔。

宫里出身?

他抬眼看向那女子,面前出现的却是某个宫宴上,穿着薄纱金裙的年轻骄纵女子,那张有些跋扈的脸和眼前僵硬的脸逐渐重合,最后变成了一个人。

“明安公主!”蔡霖失声叫道。

“什么?”朋友一怔,这朋友不过是富商出身,平日里是没有机会接触到宫里达官贵人的,因此并不明白蔡霖说的是什么。

而蔡霖脸色瞬间变了,他终于明白为何会觉得这女尸有些熟悉,之前在明齐的朝贡宴上,因着关注沈妙,和沈妙一起比试步射,几乎成了他第二人的明安公主当时也被他留意过。那时候蔡霖心中还觉得和明安公主很有几分同病相怜。

而眼下这冰雕里和两个男子摆出香艳姿势的女人,不是明安公主又是谁?

蔡霖的话虽然没有得到朋友的附和,周围却有耳朵尖的人听见,纷纷问他:“你说的明安公主,可是那位秦国来的明安公主?”

“真的吗?这里面的女人是明安公主?”

“一国公主如何会这样……假的吧。”

“这么说起来,这女人的穿着倒真的有几分像公主。”

……

定京城万礼湖上的这一轩然风波,明安公主和两个男子以极其香艳的姿势,被明齐的百姓津津乐道了个遍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宫里。自然而然的,也传到了沈宅中。

沈妙因着昨夜里半夜和谢景行说话,后来更加睡不着,直到天色微亮的时候才模模糊糊睡去,便起了懒。惊蛰和谷雨见沈妙睡的香也不敢吵她,等沈妙起眼用早饭的时候,都已经是很晚的时候了。

她一边喝着厨房里做的粥一边想着昨夜里谢景行的话,却见罗潭风风火火的从外头跑进来。

罗潭这些日子的伤势在高阳的诊治下好了不少,虽然高阳一直强调要罗潭好好静养,可罗潭哪里是个能静得下来的性子,照样该干啥干啥,有时候几乎让人怀疑前些日子差点连命都没了的那个人是不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