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372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37:36
字体大小 + - 关灯

闻言,方氏有些紧张:“风雪大,会不会封山,长朝不会有危险吧?”

“怎么会呢,”谢长武笑道:“许多人一同跟随着,都是经验丰富之人,娘放心吧。”

方氏这才放下心来,拉着谢长武的手道:“娘如今就只有你们两个依仗了,老爷对我这么多年都不冷不热,当初又有谢景行压着你们兄弟二人,看你们受委屈,娘心里也难过得很。熬了这么多年,好在老天有眼,将他熬死了,如今这临安侯府里再无可挡你们前路之人。你们唯有不停地向前,将过去那些嘲讽我们母子的人都踩在脚下,等日后便是令侯爷也无法忽略你们的功勋,为娘挣个诰命。这样一来,没有了庶子的身份,整个临安侯府就都是你们的了。”方氏说这一番话的时候,虽然仍旧是轻声慢语,却终究是带了几分不甘和怨愤。想来这么多年,她都是压抑着自己这些愤怒而过活的。

谢长武道:“放心吧娘,既然老天都让谢景行死得早,说明老天都是站在我们这一方的。终有一日,临安侯府里是我们母子说了算!”

方氏点了点头。

等送走方氏后,谢长武回到屋中,有些烦躁的在屋里来回踱着步。

与方氏说的那些话自然是应付,应付方氏容易,毕竟方氏只是后宅妇人,可是如今连谢鼎都隔三差五的问起谢长朝的踪迹,就有些大事不妙了。

谢长武自从那一日随同谢鼎出门赴宴回来后,就再也没见到谢长朝的踪迹。若是如此便也罢了,也许谢长朝是临时有些什么急事离开,可是连密室里的人也不见踪影,这实在是让谢长武胆战心惊。

临安侯府的密室,是谢长武和谢长朝兄弟二人自己建出来的,还是废了好一番周折。那些建造密室的工人们最后全都被谢长武灭了口,所以整个侯府内,除了他们兄弟二人,根本不会有别的惹知道出口入口在哪里。谢鼎都不知道,更不用说临安侯府以外的人了。

起初谢长武以为是谢长朝带着沈妙出去了,也许是找到了将沈妙运往“窑子”的方法,也许是谢长朝有其他的打算。可是等来等去,等到的却是沈妙被荣信公主送回沈宅的消息,谢长武当即就感觉到了不好。

沈妙得救了,那消失的谢长朝去了哪里?那些人是在密室里劫走的沈妙?可是密室里并没有打斗的痕迹,甚至根本不可能有别人知道这里的密室。会不会是谢长朝带着沈妙出去的时候被人发现,沈妙被救走?可是荣信公主的说辞又是怎么回事?

谢长武感觉自己陷入了一个怪圈,无论如何都是错的,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任凭谢长武派出所有的人去寻找谢长朝,都没有任何下落。

不仅谢长朝的长时间失踪令人怀疑,秦国府邸上,明安公主得知了沈妙被救回来的消息后大发雷霆,让谢长武赶紧去府上。谢长武只得暂时编些理由安抚住明安公主,可是纸包不住火,明安公主终究会爆发的。

谢长武急的嘴角都生了燎泡,他披上外袍,打算再让人在定京的各个角落里搜一搜,忽然扫到桌上有封信。

这信不知道是什么人放在他书桌上的,可是谢长武的书房从来就不让下人小厮进去,旁人进不来。他先是警惕的看了看四周,并未瞧见有人,拿起信来拆开看,入眼的是一行熟悉的字体。

竟是谢长朝的字迹。

谢长朝在信里说,他那一日本想带着沈妙出去寻窑子的,谁知道半路上遇着了官兵,不得已只得藏身在万礼湖畔的一处民户之内。这些日子沈妙回沈宅的消息,其实是沈信和荣信公主合谋的一个骗局,目的就是为了让掳走沈妙之人放松警惕,表面上瞧着沈家军和官兵已经停止搜捕,其实私下里却全然没有放松查找。所以谢长朝不敢带着沈妙轻易露面。

而眼下明安公主逼得急,倒是不如在今夜子时,就将沈妙卖到万礼湖的坊间内,不论如何,先折辱了沈妙,这样一来,明安公主也会高兴,最好是让明安公主也一同前往观看,来弥补他们兄弟二人中途的失手。

看完信后,谢长武却是信了七八成。

一来,如信上所说,沈妙虽然说是被荣信公主送了回来,外头也传的沸沸扬扬,可无论是当日送沈妙回沈宅,还是沈妙回去以后,都未曾在外头露过面。也就是说,众人并没有亲眼瞧着沈妙回去,既然如此,沈信为什么不让沈妙在外露面以澄清的更加真实,会不会是沈妙根本就未被找到?

二来,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信上的字迹就是谢长朝的无疑,甚至还有谢长朝和谢长武秘密的交流方法。谢长朝在外头,即便是在官场,自己亲自写的文书也是寥寥无几,若说是仅凭着那点东西,想要模仿谢长朝的字迹是不可能的。若说是有,便是小时候谢长朝在家里练字的时候,府中废弃的书稿。那些书稿堆积了许多,若是谢景行在世的话,也许能临摹出谢长朝的字迹吧。

且不论谢景行有没有那个心思去临摹谢长朝的字迹,便是有也不可能了,谢景行死在两年前的沙场上,尸骨无存,这世上,没有人再能临摹的出谢长朝的字迹。

谢长武想了想,走到桌前,铺开纸,提笔开始写信。

------题外话------

谢哥哥:不要拿我和那个心机boy比!(╯‵□′)╯︵┻━┻

☆、第一百四十七章折花赠佳人

衍庆巷中,秦国皇室的府邸里,秦国虽然比明齐要好上一些,却也不及大凉财大气粗,将一条街的宅子都买了下来。挨近街口的位置,却刻意被睿王府拉开了一段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