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369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37:25
字体大小 + - 关灯

可惜这件事却被谢景行插了手。

沈妙不知道谢景行想做什么,只是那一日被谢景行送往公主府的途中,谢景行与她说这些日子都不要出门,不要被人瞧见她的踪迹。虽然不知道谢景行打算如何动手,不过眼下谢长朝是已经死了,想来谢景行要对付的还有谢长武。

本来沈妙一直以为,若是可以不用自己动手,借刀杀人也是好的。可是一想到谢景行从来不是个白白帮人忙的大好人性子,那般狡猾心机,只怕今日替她除了明安和谢长武,第二日就要给出个天大的价码好好勒索一番,就觉得让谢景行动手并不是什么好主意。

正想着,却见那烛火微微晃动,屏风上蓦地出现人的剪影。

到了现在,沈妙连惊讶都不会了,习以为常的转过头,果然见谢景行自外头走了进来。

这人到底是为何不请自来都做的这般坦荡光明,仿佛是逛自家园子一般。沈妙有些气闷,却见谢景行径自在小几前坐了下来。

他今日却是没穿往日惯来穿的紫金袍,着了黑色的锦衣,若非滚边银丝的衣领,几乎要与夜色融为一体。然而夜色也掩饰不了他的好相貌,一双桃花眼闪烁熠熠星光,今日显得格外锐利。

“没茶也没点心,”谢景行挑眉:“你就是这般招待客人?”

沈妙道:“我似乎并未请你。”

“不是客人总算是盟友,不是盟友,”谢景行侧头看她,慢慢扬起唇:“那也是救命恩人。”

沈妙语塞,谢景行都已经不知廉耻的自命救命恩人,她还能说什么?索性不说得了,沈妙瞧着谢景行自顾自的倒茶一饮而尽,不知为何,竟有几分心情不悦的模样。

沈妙心想,谢景行有点喜怒不形于色,譬如眼下唇角分明微翘,却让人觉得怪吓人的。

也不知是哪位胆大包天的主儿惹了他不快。

------题外话------

谢哥哥:老婆给别的男人做饭,伐开心(╰_╯)

☆、第一百四十六章生气

沈妙想了一会儿,问谢景行:“你打算如何处置明安公主和谢长武?”

虽然再三叮嘱自己不要对谢景行的所有事情好奇,不过沈妙终究还是没忍住,当时谢景行带走了谢长朝的尸体,总让她觉得十分疑惑。她问:“你打算杀了谢长武吗?”

“不然等着他在背后算计我?”谢景行反问。

沈妙翻了个白眼,谢长武就算真的想算计谢景行,那也得算计的了才行。别说现在谢景行还顶着一个金尊玉贵的大凉睿王身份,便是从前还是临安侯府的小侯爷时,谢家兄弟与之交锋也没能落着个好,那手腕不低的方氏还不是只有老老实实的看着谢景行潇洒狂妄了这么多年。

“其实你可以不杀他的,谢长朝你也可以不杀。”沈妙道:“你父……临安候接连丧子,定会彻查此事,也许你有别的手段,到底会多些不必要的麻烦。”

谢景行眸色微冷:“杀不杀他们我说了算。”忽而瞥了沈妙一眼,又勾唇道:“你现在似乎很有盟友的自觉,怎么,担心我?”他的语气忽然又多了两分轻佻,然而比起两年前少年的玩世不恭,容貌越发英俊深艳的谢景行再做起这些来,便让人有些移不开眼,明知道是危险的,却仿佛令人着迷的蛊惑要靠近。

沈妙不动声色的移开目光,道:“我担心你连累我。”

谢景行嗤笑一声,笑容带了几分玩味:“不必担心,我有法子保下你,就有办法自保。不会给人添麻烦。”

沈妙心中有些奇怪,总觉得谢景行这话是在影射什么似的。然而眼下屋里就只有他们二人,便是影射也不知道在影射谁,沈妙只道自己是多心,干脆顺着他的话说:“睿王殿下自然神通广大。”

“也有比不上人的地方。”谢景行懒洋洋道:“苦肉计不会。”

沈妙:“你说什么?”

“罢了。”谢景行站起身,走到沈妙面前。他个子极高,这么与沈妙并肩的时候,不由自主的也有迫人压力。平日里他同沈妙说话的时候或是漫不经心,或是风流轻佻,便将那压力冲淡了些,今日却不知怎么的,不晓得是不是沈妙的错觉,总觉得谢景行的目光都比往日锐利的多。

“你想我怎么处置明安?”他凑近沈妙,在沈妙耳边低声问。

沈妙下意识的后退一步,肩膀却被谢景行按住了,他神情有些奇怪,仿佛在忍耐着什么似的。蓦地又松开手,转身冷道:“你如何想的?”

“为何问我?”沈妙道:“你不是已经有了主意?”谢景行都将谢长朝的尸体带走了,沈妙以为谢景行自然是心中早已想好下一步如何做,怎地现在还来问她?

“这取决于你。”谢景行没有回头。

“如果睿王出手,能做到几成?”沈妙心里飞快盘算着:“我是说,如果你杀了明安公主,能不能保证不被人抓到把柄?”

谢景行顿了顿,转过身来盯着沈妙看了一会儿,忽然笑了,他道:“沈家丫头,你未免太会做生意了。”

沈妙微微一愣,谢景行很久未曾叫过她“沈家丫头”,眼下一叫出口,却让沈妙恍惚还是两年前她与谢景行初遇不久的时候。那时候他们二人彼此忌惮棋逢对手,互相提防还以为一辈子都会老死不相往来,没想到也不过两年时间,便也能坐在一起心平气和的讨论杀人灭口的勾当。

人生果然是曲折离奇。

见沈妙发愣,谢景行又道:“你要杀了她?”

沈妙回过神,道:“她与谢家兄弟二人合谋掳我,企图将我卖到窑子里去,为我准备的亦是一条生不如死的道路。还暗中谋害我大哥,我不是圣人,更不会以德报怨,只要她了一条命,比起她对我做的那些,已经很仁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