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361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37:02
字体大小 + - 关灯

“我知道了。”睿王道。

罗潭觉得有些古怪,但又说不出是哪里来的古怪。她下意识的道:“睿王殿下是答应救出臣女小表妹了吗?”

睿王轻轻点了点头。

“多谢睿王殿下!”罗潭欣喜地再给他磕了个头,就要站起来。谁知道甫一站起来,就觉得眼前一黑,猛地栽倒下去。竟是昏厥了。

睿王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伸手去捞,唤道:“来人!高阳!”

高阳从外头进来,先也是惊了一惊,快步上前后抓住罗潭的胳膊替她把脉,片刻后放下手叹道:“身子太虚弱了。给她熬碗参汤灌下去,等醒来我送她回沈宅。”

从外头进来两个婢子,将晕过去的罗潭扶到床上躺下。高阳和睿王走到屋外,睿王“啐”了一声,猛地掀开脸上的银面具,道:“憋死我了,你干嘛让我装三哥嘛。”

这人竟不是谢景行,而是季羽书。

“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总不能让罗潭在睿王府呆到天黑,到时候沈家人找上门来,说都说不清楚。反正谢三都已经去打听沈妙下落了,你就装一装应付一下,回头让她早点走不就行了。”高阳道。

季羽书摆了摆手:“再来几次我可受不了。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给我跪下磕头,我又不是菩萨,话说这样会不会折我的阳寿啊?这姑娘也实在太生猛了些,刚刚那一跪,我心都快跳出来了,还好没出什么破绽,否则三哥回头要是知道我坏了他的模样,非得揍我不可。”

高阳道:“幸好她傻。”

“你是说我装的不像?”季羽书怒道:“我装的人都跟我磕头了,哪不像了?”

高阳摆手:“我懒得跟你说。”

“不过她为什么叫你高大夫?”季羽书狐疑道:“你现在已经不在宫里,改做坐馆大夫了么?”

高阳:“……”

……

罗潭这一晕,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她醒来的时候,高阳正好过来给她端药,罗潭也不客气,接过来就是仰头“咕咚咕咚”的灌下去,这等巾帼不让须眉的气度,也是让高阳看的有些嘴角抽搐。

喝完了药,罗潭一抹嘴巴,看了看窗外渐渐暗下来的天空,道:“我得回去了,睿王殿下在哪,我去跟他道个谢。”

高阳斜眼看她:“不必了,睿王已经出门了,你要跟他道谢,可能得明日以后。”

罗潭先是一愣,随即又喜不自胜。想着睿王这么快就出门,定是去救沈妙去了。刚与他说了此事这么快就动作,看来睿王也是一位心地善良的性情中人,想着想着,罗潭在心里对睿王的印象便上了一个台阶。

高阳莫名其妙的看着突然高兴起来的罗潭,道:“既然如此,就整理离开吧。”

“好。”罗潭高高兴兴的从榻上爬起来穿鞋,忽然想到什么,问:“你也跟我一起回去?”

“自然如此。”高阳道:“若非将军和夫人强烈挽留,在下也不想的。宫里还有许多贵人娘娘等着在下医治。”高阳强调道。

罗潭有些同情的看着他:“高大夫整日实在是太辛苦了,若是如此的话,还是赶紧先回宫里吧。耽误了差事扣了你的银子就不好了。”

高阳:“……”

为什么罗潭总能把“太医”说成人人都能胜任的差事一般?甚至于他也没什么地位?高阳百思不得其解。他咬牙道:“不必了,在下已经同太医院告过假。”

罗潭“噫”了一声,转头却翻了个白眼,藏匿了自己鄙夷的眼神。

一个大男人生的倒是挺俊俏的,偏偏没事就去跟踪黄花闺女,还色眯眯的想要看定王殿下的“芳容”,医术再好也无医德,无耻!有病!

不管怎么说,最终高阳还是跟着罗潭回了沈宅。回去的路上,为了怕罗潭伤口出问题,高阳找了一辆马车。

回到沈府,沈信一行人都回来了。见了他们二人回来,众人皆是松了口气。沈丘问:“潭表妹,高太医,你们这是去哪儿了?”大家还以为罗潭又被人掳走了,沈丘甚至还怀疑高阳是不是哪里来的探子,就是高阳把罗潭掳走的。

“对啊潭儿,你这身子还没好,是去哪儿了?”

罗潭面色一僵。沈妙和睿王的事情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说出去的,得找个借口蒙混过去。她支支吾吾道:“我……我就是……”

“是在下带她出去的。”高阳拱手道:“罗姑娘的身子还未好,不过整日闷在屋里,心情郁郁,反倒不利于伤情恢复,在下带她去外头走了走,会让螺姑娘伤口恢复得更快一些。”

闻言,罗雪雁的怀疑之色才消了下去,不过话里终究还是带了几分埋怨,对高阳道:“高太医一片好心,可若是下次再这样,还是与下人们说一声才是。潭儿身边一个婢子都没带,我们还以为她出事了呢。”

高阳赧然,道:“是在下思虑不周,向夫人赔个不是。”

“算了算了。”罗雪雁摆了摆手。

罗潭心中松了口气,看向高阳的目光虽然还是不甚热络,到底比方才好了些。高阳替她背了这么大个黑锅,罗潭心里不是不感激的。罗家人讲究知恩图报,罗潭想着,回头多给高阳诊金,之前的事情便不计较了罢。

“可是怎么没见着凌表哥?”罗潭伸长脖子四处看了看,沈信、罗雪雁沈丘都在这里,却独独少了罗凌一人。

“你们没在一处?”沈信皱眉问。

罗潭摇了摇头。

“那就奇怪了。”罗雪雁也道:“今日出门前,我让凌儿看着你,回来不见你们踪影,还以为你们一同出去的。只有你和高太医么?”

罗潭点头。

“表弟是不是出去买东西了?”沈丘问:“便是出去寻人,眼下天色晚了,也该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