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360

A+ A- 关灯

罗潭快疯了。

她出门的时候怕惊动别人不能带沈宅的马车,结果出来后又不好再找别的马车,这样一来,只得自己走过去。虽然睿王府离沈宅的距离并不是多远,可眼下对于她这样刚刚从生死线上爬回来的人来说,未免也太长了。

然而罗潭却没有放弃。

罗家的子孙毅力自来玩笑,便是平日里嘻嘻哈哈的罗千,到了真正严肃的时刻,却也能撑上一时半会儿。罗隋自小就教导他们小辈,永不放弃的家训。是以罗潭虽然觉得眼前发晕,走的艰难,却从没想过中途放弃。

高阳远远的看着,他本是轻摇折扇,仿佛看热闹一般的看着,看到最后扇子却也摇不动了。

那少女全身拢在斗篷里,旁人看不清楚,他却看的仔细,罗潭都在止不住的颤抖,每走两步,就要停下来扶着墙休息一会儿。没人比高阳知道罗潭受的伤有多重,方才在沈宅里,虽然有故意捉弄的意思,高阳说的却也没错。罗潭的伤口很容易裂开,而牵扯伤口,那肯定是很疼的。他几乎都可以猜到罗潭额上不停冒出的汗珠了。

不过令人诧异的是,即使是这样罗潭都没有停。每一次高阳以为罗潭停了许久是不准备往前走的时候,罗潭又会继续。这令高阳十分好奇,想瞧瞧罗潭这样不顾自己安危愣是爬也要爬出去,究竟是想干什么。

这短短的一段路似乎格外漫长,罗潭无比怀念自己从前能蹦蹦跳跳的时候。当映入眼帘三个字“睿王府”的时候,她双腿一软差点跪了下去。

到底是没跪下,因为身后有一双手将她扶了起来。

罗潭转头一看,那位白衣翩翩,纸扇轻摇的“高大夫”正扶着她站起身来。

“你跟踪我?”罗潭甩开他的手,愤怒道。

“哦。”高阳爽快的承认了,问:“你千辛万苦就是为了来睿王府?你找睿王做什么?”高阳大约也猜到了罗潭的来意,从未听过谢景行说起过罗潭,那么罗潭和谢景行之间的联系便只剩下沈妙了。罗潭为了沈妙来找谢景行,多半也就是为了沈妙的下落。

罗潭警惕的看着面前的高阳,心中很是焦急。她没想到偏偏在这个时候遇到高阳,半是沮丧半是愤怒。这人看着人模人样,竟然会做这等跟踪人的阴私事情。她恼怒自己眼下身子虚弱,否则怎么没发现有人在身后跟踪?然而罗潭却没想到,以高阳的本事,便是此刻她身子全好,也未必能发现高阳的踪迹。

罗潭心里盘算到,沈妙和睿王之间的关系万万不能被人知道,况且这人还是宫里出来的,万一回头向文惠帝高密,惹出麻烦可怎么办?不得不说罗潭虽然平日里粗神经,在有的事情上却想的颇为长远。

“你认识睿王么?”高阳问她。

“我怎么可能认识睿王!”罗潭斩钉截铁的反驳:“睿王殿下金尊玉贵,我只是普通的臣子家女儿,怎么可能认识他!”

“那你为何要来找他?”高阳不依不饶。

罗潭结巴:“因为、因为……。”她目光瞥到高阳的脸上,忽然灵机一动,急中生智的大声道:“我听闻京中传闻睿王殿下是个绝世难寻的美男子,所以想来一睹芳容!”

她念书念得不好,成语说的乱七八糟,“绝世芳容”这词也说了出来。高阳闻言“噗”的就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

“就为了一睹芳容,你不顾身子未好,拖着病体,千辛万苦也要来这里就是为了一睹芳容?”高阳问。

罗潭振振有词:“你懂什么,世上好看的人难寻,若是有,看一眼也是珍贵的。”

高阳摇了摇头:“那在下也极好看,姑娘为什么不看在下?偏偏要来这里。”

罗潭:“高大夫,人贵有自知。”她说:“我不与你说了,我要去见睿王殿下。”说着便上了台阶,到了睿王府门前,天真的道:“麻烦两位通报一声,我有重要的事要见睿王殿下。”

高阳紧随其后,冲那两名护卫使了个颜色。护卫自然是识得高阳的,登时便也没说什么,便将大门打开,一人道:“我带二位进去等候。”

罗潭看着高阳:“你来干什么?”

高阳道:“我也想一睹芳容。姑娘要是不让我进去,在下只好回沈宅,沈夫人和沈将军回头问起来……”

“等等!”罗潭打算他的话,恨恨瞪了他一眼,道:“你跟我进来吧。”

那两名护卫面面相觑,俱是对眼前情景有些摸不着头脑。原来以为高公子带了位姑娘来睿王府。眼下瞧着怎么像是……那位姑娘来睿王府,带着高公子?

高阳和罗潭在正厅等了片刻,半柱香后,戴着面具的睿王殿下出现了。

罗潭心中焦急,若是从前,第一次与睿王这般近距离的接触,定然要好好睁大眼睛瞧清楚睿王是个怎样的人。然而眼下情况不等人,每多等一刻,沈妙可能就会多一分危险。她看了一眼还在自在喝茶的高阳,对睿王道:“请睿王殿下借一步说话。”

在罗潭忐忑的等待中,睿王微微点了点头,罗潭心中暗喜,想着这位睿王倒不似传言般不易近人。

待进了一旁隔世,罗潭二话不说就跪下身来,道:“求睿王殿下救救我小表妹!”她将沈妙教她的话讲了一遍,最后道:“既然小表妹如此相信睿王殿下,臣女也相信睿王殿下一定能救出小表妹。虽然眼下臣女拿不出什么东西,可若是找到小表妹,沈家一定会对睿王有所报酬。求睿王殿下救命!”

她在地上磕了个头。

罗潭骨子里虽然也有傲骨,可那又和别得一些人宁死不跪外人不同。罗潭是个实在人,再她看来,睿王好歹也是大凉的皇室,磕个头也不亏。若是说些好听的话让他开心,救出沈妙来说,做这些又有什么好介意的?她磕头磕的爽快,却没瞧见这动作似乎让那人吓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