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359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36:56
字体大小 + - 关灯

罗潭站起身来的时候便觉得身上一阵乏力,大约是在床上躺的太久了,腿脚都软绵绵的,这让向来习武觉得自己身强力壮的她有些恼怒。然而她却道:“我有些事情要去办,你们别管我了。”

话音未落,便听得外头传来一个陌生的男声,道:“你要去哪儿?”

罗潭抬起头,便见自屋外走进一名年轻男子,这男子一身白衣,颇有些翩翩公子的模样,生的也挺好看,手里端着一弯腰,随手放在小几上,自腰间摸出一把扇子,不紧不慢的轻摇道,又问了一遍:“你要去哪?”

罗潭皱眉:“他是谁?”

霜降连忙道:“这位是宫里的高太医,就是他将表小姐治好的。如今就住在咱们沈宅里,方便给表小姐施针换药。”

罗潭蹙眉,罗潭这个人虽然有些男儿气,少了女子的娇柔,不过却和万千女子一样,喜爱好看的事物。之前在小春城的时候,偶尔戏台子里有生的俊俏的小生,罗潭还会拉着沈妙去给那小生打赏,足以见罗潭对于男子的相貌十分看重。若是放在平日里,遇着这么个俊俏的白衣公子,罗潭大约也会好声好气的,可是如今她心里揣着沈妙,便是遇着个天仙也没心思欣赏,便道:“高大夫,我有要事在身。”

高阳不由得被噎了一下,他听过有人叫他“高大人”“高太医”,却没听过有人叫他“高大夫”,这让他恍然觉得自己仿佛是某个市井中做馆大夫,有人来请就背个医箱匆匆出门的赤脚医生那种。

这对于向来挑剔又自爱的高阳简直有些不能忍受。

他又看了罗潭一眼,少女的肤色不似京城中女子白皙娇柔,带着健康的小麦色,即便是虚弱的,站在那里,却也如一株生机勃勃的植物,有种爽利。她蹙眉瞪着高阳,有些俏丽的五官便显得更加立体。高阳还是头一次见到三天前被人捅了一刀三天后就能如此生龙活虎的人。联想到第一次瞧见罗潭伤势的惊心,高阳也未免发出惊叹。那样的伤势寻常人便是男子也难得坚持下来,罗潭一个姑娘家却愣是撑到了被人发现,其求生*倒是十分强烈。

高阳自认也算个怜香惜玉之人,可是沈妙那种心机手腕可怕的母老虎他不喜欢,罗潭这样粗鲁好强没一点女子柔弱的刚硬他也不喜欢。当即便道:“沈将军和沈夫人邀我治好姑娘,在下治好了姑娘,姑娘却四处奔走导致旧病复发,医治不力的帽子在下受不起,所以还请姑娘不要随意走动。”

罗潭心中焦急,只能耐着性子同他解答:“我出去有要事,回头一定亲自告诉小姑姑和姑父,此事和你无关,可以了吗?”

“不可以。”高阳道:“在下身为‘太医’,要对自己的病人负责。”他重重的强调了“太医”两字,希望罗潭能明白,自己和那些市井中坐馆大夫不一样。

罗潭没能注意到他的强调,这么一来反倒是发货了,气急败坏道:“你一个治病大夫,凭什么管我?”

“第一,在下是太医。第二,罗凌兄临走前将姑娘托付给在下,姑娘若是真的有要事在身,在下可以为姑娘跑上一趟,姑娘但说无妨。”

罗潭咬了咬唇,沈妙当时对她说,睿王一事万万不可告诉别人,是因为沈妙信得过罗潭才将此事告诉罗潭。罗潭自来就是个死心眼儿,加之睿王身份敏感,便是知道无论如何都不能被外人晓得,哪怕是沈妙的丫鬟们也不能晓得。她狠狠瞪了高阳一眼。

“如果姑娘改变了主意,就先喝药为好。喝了药姑娘身子早些好了起来,自然就能去办要事了。”高阳微笑着道。

罗潭让白露拿来药碗,一口气“咕咚咕咚”的喝了个精光,颇有些豪气干云的模样,待喝罢了,将那药碗“砰”的一下放下,对高阳道:“这下行了吧!”

“在下佩服。”高阳冲罗潭拱了拱手。良药苦口,既是给罗潭熬的药,罗潭伤势重,那药汁更是苦不堪言,便是闻着味道都觉得难受,罗潭面不改色的灌下去,堪堪要赞一声好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

罗潭道:“我要休息了,麻烦高大夫能早些离开。白露霜降你们也退下,有人在屋里我睡不着。吵得慌。”

高阳笑意盈盈的同两个丫鬟一道出去了。

待所有人走后,罗潭站起身,跑到窗口往外看,白露和霜降在另一头扫洒院子。她飞快的从屋里翻出外裳和披风,三两下穿好。想了想,又将桌上的几瓶外敷的药全部拢在袖子中,从屋里搬出个板凳放在窗前,开始翻窗!

关于偷偷溜出府去玩这回事,从前在小春城的时候,罗潭和罗千两姐弟就练得炉火纯青。到了最后几乎是罗连台就算将他们二人拿铁锁锁在屋里,罗潭和罗千还是溜门撬锁该干啥干啥。

所以要把她关在沈宅里,罗潭还真没放在心上,当务之急是赶紧去睿王府找到睿王。罗潭对沈妙的话深信不疑,总觉得只要找到睿王就一定能救出沈妙。

只是她腰部的伤口的确是还未痊愈,轻轻一动就扯得生疼,罗潭此刻也顾不上了,一手按着伤口,成功翻窗出去,另一头又轻车熟路的找到院子里的角落,拨开墙边的杂草,显出一个狗洞,毫无负担的钻了进去。

罗潭做这一切做的无比轻松,却没瞧见远远站着的白色人影,正瞠目结舌的看着她的这一番动作。

高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就算罗家是将门世家,就算小春城民风彪悍,就算……罗潭好歹也是个官家小姐,翻窗钻狗洞,也难为她想得出来。高阳以为明齐里,出了个沈妙就算奇葩了,没想到沈妙的表姐也不遑多让,果然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么,他摇了摇头,却还是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