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358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36:53
字体大小 + - 关灯

沈妙不由得一惊。

来人穿着秋色薄罗长袍,外罩斗篷,大约是面上也上过脂粉,可是还是掩饰不住的衰老憔悴。上一次两年前沈妙见着荣信公主,她还是一个颇有精气神的妇人,如今却像是一夜之间被抽走了灵魂般,让人看着竟是有几分心酸。

便是前生沈妙到了最后,荣信公主已经真的年华老去,也不见有此刻的面容憔悴。而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沈妙心知肚明。看来谢景行战死的消息对荣信公主打击极大,两年竟然就憔悴成了这个样子。

她起身向荣信公主行礼。

荣信公主见着她,倒是露出了一点怀念的神情来,嘴角也带了些笑意:“两年未见着你,当初沈将军走得急,本宫还来不及让人给你送些辞行礼,你回京的时候本宫又着了风寒,朝贡宴也未曾去,倒是一直没有机会跟你见上一面。”她在桌前坐了下来,示意沈妙也跟着坐下。

沈妙微微颔首:“是该由臣女前来拜访的。”

“之前我就知道你长得好看,”荣信公主笑着看她:“眼下见你,倒是应了本宫心中的念想,自小就是个美人胚子,如今越发的出众。若本宫那侄儿还在世……。”她的声音慢慢低下去,眸中闪过一丝痛色,却是说不下去了。

沈妙也不知道说什么的好。

倒是荣信公主自个儿又笑起来,她道:“本宫总是说这些让人觉得不高兴的话。每次都劝自己不要想了,可最后却又总是想着。教你跟本宫一块儿不高兴,你…。也是难过的。本宫光顾着自己难过,却不想想你听了是什么感受,真是本宫的不是。”

荣信公主骨子里那般强硬的人,竟然也会对人致歉。沈妙心中有些诧异,更多的却是同情。谢景行的身份是不能同荣信公主说明的,可是在荣信公主看来,陪伴了多年的侄儿就这么是在战场上,还是死得如此凄惨,心中的沉痛可想而知。

荣信公主笑道:“你的事情本宫都听说了,放心吧,两年前本宫帮你,这一次本宫自然也会帮你。”

沈妙只说自己是被歹人掳走,却因为离临安侯府较劲,被谢景行原先的贴身暗卫给救了。因着谢景行的暗卫曾也见过沈妙才施以援手,但是就这么贸然回沈家只怕会引起流言,还得请荣信公主出面一番。

只要搬出谢景行,荣信公主总会变得格外宽容。加之那个所谓的谢景行从前的暗卫是真的有谢景行赐给他的令牌,荣信公主亲眼见识过后,便也不再怀疑了。加上她本来对沈妙就颇有好感,这个忙自然是爽快的应承下来。

“臣女多谢公主殿下。”沈妙道:“每次都来麻烦公主殿下,臣女实在愧然。”

“你这算什么麻烦呢。”荣信公主苦笑道:“原先景行在的时候,但凡犯了错,总喜欢往公主府钻。哪一次惹的麻烦不是比天大,也没见他有一丝愧然。原本想着,本宫就当是做善事,等本宫老了,就换本宫给他找麻烦。谁知道……”荣信公主笑的有几分难看:“如今我倒是想他再给本宫找找麻烦,却再也等不了了。”

------题外话------

)︴

谢长朝无意间助攻惹Σ(°△°

☆、第一百四十三章求助

罗潭在夜里醒了一回。

说来也巧,沈信一行人在定京城里四处搜寻沈妙的下落,罗凌在府里看着罗潭和高阳,却突然接到手下线报来说,似乎瞧见有可疑的人在城西活动,罗凌想着沈妙,便将罗潭托付给高阳,自己带着手下往城西赶去。

屋里就只剩下罗潭和高阳二人。

罗潭醒来的时候,屋子里只有两个丫鬟在照料着她,却是沈妙的白露和霜降,见她醒了,俱是惊喜不已,道:“表小姐可算是醒了。”

罗潭觉得身子有些发沉,撩开被子看,只见中衣下处竟是有一道白色的布匹缠着。白露见状,以为罗潭是在担忧自己日后会留疤,就宽慰道:“表小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当日里伤口生的很,可将老爷夫人吓坏了,一连请了好些个大夫都没法子,还是宫中那位高太医医术高明。不仅如此,高太医还留了个方子,只要表小姐按方子敷药,日后疤痕很轻,几乎是看不到的。”

罗潭揉了揉额心,大约是记起来了一点儿事情,问道:“我晕了几日?”

“回表小姐,您晕了快三日了。”霜降道。

“三日?”罗潭吓了一跳,突然想起了什么,惶急的问道:“小表妹呢?小表妹找到没有?”

白露和霜降神情黯然,摇了摇头。

罗潭的一颗心渐渐沉了下去,她道:“姑姑和姑父现在怎样?”

“外头现在封了城,老爷和夫人整日在外奔走搜寻姑娘下落,可是都没什么消息。”霜降道:“眼下也不知道姑娘到底如何了?”

“都三日了,三日过去怎么还会一点儿消息都没有,那些人又不是会妖法,还能活活把人变没了不成?”罗潭激动道。

白露和霜降面面相觑,却也只能低着头不说话。

罗潭握紧拳头,心中焦急不已。当时她记得亲眼看着那两个歹人将沈妙打晕带上马车,然后……罗潭心里一动,忽然想起沈妙在马车上与她说过的话来。

“记住,若是你成功逃出去后,想法子给睿王府上递信,就说有事交易,价钱后议。”

沈妙在马车里对罗潭说,若是有事的话找睿王就是。虽然罗潭也很不解沈妙和大凉睿王私下里怎么会有交情,可是在小春城的那两年,罗潭也清楚的知道沈妙的性子,不会做无谓之事。她站起身来就想往外走,白露和霜降见状吓了一跳,连忙过来扶住她道:“表小姐这是想做什么?奴婢们来做就是了,表小姐身子还未好,莫要让伤口重新裂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