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355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36:44
字体大小 + - 关灯

空旷的密室里响起男子低沉的声音,这声音十分平静,甚至称得上悦耳动听,然而在此刻此时,却仿佛带着令人心悸的力量,让人听了便觉得毛骨悚然。

谢长朝一愣,闪电般的放开沈妙转头注视着来人。

密室的墙壁上挂着牛角,牛角里放置有照明的火把,燃烧的火把火光明亮,将昏暗的密室似乎分成了两部分,对面的人站在暗色里,就着昏暗的火光,依稀可以看清楚他的相貌。

那是一个身量极高极挺拔的青年,外罩一件玄色锦鼠毛披风,却露出里头紫金锦袍,鹿皮青靴,暗金腰带,便是在这样阴暗的地方,亦是丝毫不掩尊贵之气。而他面上戴着半块银质的面具,分明是极冷的色泽,却又在密室里火把的照耀下跳跃出几分暖意,让人不由自主的被吸引。

谢长朝呆滞片刻,忽然叫道:“睿王殿下!”

他是在明齐的朝贡宴上见过此人的,也在太子的东宫宴席里与此人打过照面。带着半块银面具的人不是大凉睿王又是谁?可是大凉睿王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个地方?谢长朝忽然心中一沉,他问:“你怎么知道这里?”

这是临安侯府内的密室,便是睿王有天大的本事能潜入其中,可是这密室却决计是万万都不会找到的。这密室谢鼎都一无所知,整个临安侯府,只有谢长武和谢长朝二人知道。大凉睿王一个外人,又是如此发现此地?谢长武肯定是不会说出去的。

沈妙在瞧见谢景行出现的那一刻便松了口气,心中生出几分庆幸。她固然可以和谢长朝拼上一拼,也未必想不出别的脱身法子,但总会有万一。万一有什么不好,将来也凶险的多。谢景行的出现,似乎就连“意外”二字都省了。

“说啊!你为什么知道这里有密室?”谢长朝的心中忽然涌出了一种强烈的不安,这种不安并非是因为对方是大凉睿王而生出的恐惧。而是一种本能的,打心底冒出来的畏怯。可是这密室只有他和谢长武知道,就连他的那些手下都不晓得。今日也是一人前来,此刻要逃也来不及。

“临安侯府,没有我不知道的地方。”

那紫袍青年慢悠悠的踱步上前,从暗处走到了光明底下。越是明亮的火把映照下,银质的面具亦是跳动着闪耀的熠熠光泽。他勾了勾唇,笑容也不知是嘲讽还是真心,慢慢的伸手拂向脸上的面具。

沈妙微微一怔,谢长朝咽了咽口水,一眨不眨的盯着面前的紫衣青年。

银质的面具被拿下了。

灯火一寸一寸爬上青年近乎完美的脸庞上,五官英俊到烈日都为之失色,那似笑非笑的顽劣表情一如既往,而一双桃花眼经过岁月的沉淀,少年时期的轻佻敛下,生出几分淡漠几分深沉,却如同行驶在暗夜星河上的小舟,低头去望,依旧是满眼明亮。

比两年前更英俊、更沉稳、更深不可测、也更危险的谢景行。

是在战场上被人万箭穿心的,剥皮风干早已在明齐历史上形成唏嘘一叹的谢景行。

谢长朝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大叫道:“谢景行!谢景行!”

“难为你还记得我的名字。”谢景行含笑上前,只是笑意并未到达眼底。

“别来无恙,谢长朝。”

“你不是死了吗?”谢长朝面上开始升腾出恐惧的神情,他惶急的开口:“你不是在北疆战场上被万箭穿心,扒皮风干示众,早就死的尸骨无存了吗?你是人是鬼?别过来!”他说的又快又急,仿佛这样就能掩饰自己心中的恐惧似的,仿佛一个劲儿的说谢景行死去的消息,说的那些话就能成为事实一般。

谢景行道:“你说我是人还是鬼?”

谢长朝一愣。

面前的青年衣饰矜贵,姿态优雅入骨,如果说两年前的谢景行是一把看上去就十分华丽的宝刀,而如今这把宝刀终于出鞘,带着收敛的杀意,却让所有人都忽视不了其中锐利刀锋。

谢长朝的目光落在谢景行手中的银面具上,心中一动。

谢景行若是真的是鬼,怎么还能以睿王的身份出现?谢长朝可记得清清楚楚,面前的谢景行戴上面具,分明就是大凉的睿王。难怪他和谢长武总觉得大凉的睿王十分肖似一个人,却总是想不起来,如今想来,就是谢景行无疑。只是两年前谢景行战死沙场的事情人尽皆知,没有人会把睿王同一个死了两年的人联系起来,却不知,此人早已偷梁换柱!

思及此,谢长朝忽然冷笑道:“原来如此,原来你没有死,却跑去投奔大凉,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摇身一变成了大凉的睿王。你假死叛国,不配做谢家的子孙,父亲知道此事,一定以你为辱。大哥,小弟可真佩服你啊。”

沈妙已经退到了角落里,闻言有些诧异,没想到谢长朝竟然会以为谢景行做了明齐的贼子,投奔了大凉。却也不想想,大凉就算再如何厚待有才之士,一个永乐帝胞弟的身份,却也不是随随便便许给别人的。

果然,谢景行轻笑一声,眸光渐冷:“不要拿你肮脏的血统与我混为一谈。想做我的兄弟,谢长朝,你还不够资格。”

谢长朝不屑的笑道:“莫非你以为你得了个睿王的身份,就真的是大凉永乐帝的胞弟了?谢景行,你自来以为自己高人一等,如今却也学会做白日梦了。”

谢景行不置可否。

谢长朝见状,面色慢慢变了,他道:“你……你真的是大凉的睿王?”

“所以呢?”谢景行盯着他:“我有没有告诉过你,别碰我的东西。”

谢长朝怔住。自他和谢长武很小的时候起,就很讨厌谢景行。临安侯府的下人们原先都是跟着玉清公主的老人,偶尔聚在一起的时候说话,谢长朝听见说是方氏逼死了玉清公主。谢长朝不认识那个他们出生就死了的玉清公主,却十分记恨谢景行,原因无他,因为谢鼎对谢景行宠爱的没有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