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352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36:34
字体大小 + - 关灯

不过事关明安公主,沈信做起许多事情来都未免牵连麻烦,不知道为什么,沈妙第一时间想到的,竟然是若是谢景行出手,应当能很快找到她。想想也是了,谢景行还有个沣仙当铺,沣仙当铺的情报四面八方,若是掳走她的人在定京城哪里都熟悉,沣仙当铺在明齐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意,更是四通八达,焉有落败的道理?

沈妙心中便也只得希望谢景行能尽快发现她了。

她费力的将手往袖子里缩,对方绑绳子绑的极紧,沈妙几乎是将手腕都磨破了皮才探到了袖中的簪子。

那是她特意做的,重生以来,为了避免发生各种意外,她特意做的簪子。簪子的尖端弯成了勾,千钧一发的时候,大约还可以用这个来刺瞎对方的双眼。这是她前生在宫里学到的手段,只是眼下,用来磨一磨绑着手脚的绳子也是可以的。

刚想动手,却听得外头传来人的脚步声,沈妙心中一动,迅速将簪子塞回袖中,靠墙紧闭双眼,装作还未清醒的模样。

门被打开了,似乎从外头走进来人,听脚步声不止一个人。

其中一人道:“沈家动静太大了,这样下去,什么时候能把人运走?”

另一人回到:“慌什么,现在人在我们手上,避过这阵子风头再送出去也不迟。”

是两个人。沈妙心中盘算着,听对方的口气,如今在这里只是暂时避避风头,到最后还是会将她送出去的。明安公主能将她送到什么地方,总归不是什么好去处。心中稍稍宽慰的便是沈信的动作极快,如今全城都备严,这么多双眼睛盯着下,对方想要将她送出门去未免也有些困难,至少在短暂的一段时间里,她不会有什么危险。

只是……沈妙心中狐疑,这两个人的声音怎么听着有些耳熟?可她眼下是在装睡,不能睁开眼去看。

似乎感觉到有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沈妙听闻一人有些迟疑道:“她怎么还不醒?是不是之前办事的手重了。”

“二哥,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关心她醒不醒?”另一人道:“你放心,就算沈妙是醒不过来,公主那边也只会高兴。公主的态度你也看到了,沈妙越惨越好,是死是活都没关系。”

“我只是担心,”叫“二哥”的人声音里果真是含了几分担忧:“要是此事被爹发现……”

“爹发现又如何?别忘了,你和我可是爹的亲生儿子,自从那小杂种死了后,爹将来能依仗的也就只有我们兄弟二人。”那人道:“再说了,谢家和沈家本来就不对盘。你以为,爹会为了一个不对盘的沈家去告发自己的亲生儿子么?”

谢家?谢家!

角落里的沈妙睫毛微微一颤,难掩心中的震惊。

她倒是没想到,掳走她的人竟然是谢家人,那人叫另一人“二哥”,毫无疑问,这二人就是谢长武和谢长朝!

沈妙心中难以置信,她万万没想到和明安公主结盟的既然是谢长武和谢长朝二人,要知道谢长武和谢长朝虽然一直对谢景行不满,可是由前生看来,却也和他们的主子傅修宜一样,是善于隐忍的人,怎么会在这一世如此狂妄自大,不惜以身犯险,连掳人的勾当都干出来了。

临安侯府是明齐的世家大族,便是庶子,那也是胜过许多官家的嫡子,谢长武和谢长朝所做的事情一旦被揭发,整个临安侯府都要被毁了,这两个人是疯了不成?

谢长武“啐”了一口,道:“这地方安全么?”

“自然安全。”谢长朝得意道:“有谁会想到,那沈家的小姐会藏在咱们府上?再说便是在这府上,这件密室知道的人也不过你我二人罢了。就算沈信真的得了陛下的口谕,福至心灵的搜到咱们府上,我也保管让他铩羽而归。”

“那就好。”谢长武松了口气,道:“此事在成在败,都是一念之间,不可出一点纰漏。等外头风声一过,就速速把人送出去。”

谢长朝点头,从篮子里拿出清水和饭,走到沈妙身边,把两个碗放在沈妙面前。

“叫醒她现在吃么?总不能把人饿死了。”谢长武问。

“不用。”谢长朝道:“绑着她,她又不是没嘴,你不觉得,让一个千金小姐学狗一样的吃饭,公主殿下听到心中也会欢喜的多么?到了那时候,公主心喜,替咱们在殿下面前美言几句也是好的。”

谢长武便道:“也好,还是三弟想的周到。既然如此,我们也先出去,省的令人怀疑。”二人说完后便离开了。

待外头再无声响后,沈妙缓缓睁开了眼睛。

面前的地上摆着两只碗,一碗是清水,另一碗是。万幸的是谢长武和谢长朝没拿更恶心的东西让她吃。

沈妙心中叹了口气。

她又不是没吃过,冷宫里的残羹冷炙里,甚至还有发馊的饭菜,那又如何?为了活命,人的尊严其实是可以暂时放下的,只要有一日有了机会,再报复回来就是。

只是谢长武和谢长朝的话,终是让她慢慢的蹙起了眉。

这里竟然是临安侯府的密室,如果真是如此,那沈信要找到这里来,恐怕是很难了。第一,没有文惠帝的口谕命令,是不可能搜寻一个官僚家的府邸,除非能拿出切实的证据。可是无缘无故的,谢家兄弟和沈妙平日里毫无交集,旁人怎么会想到他们才是掳人的凶手。第二,便是沈信真的拿到了口谕,如谢家兄弟所说,这密室想来十分隐秘,谢鼎都不知道的事情,沈信又如何找到?

谢家人倒是另辟蹊径,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样一来,事情反倒是棘手了。

沈妙看着面前的清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