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350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36:28
字体大小 + - 关灯

而那马车里,还有沈妙和罗潭!

不多时,剩下的两个护卫回来了,却是没有追到马车的下落。冯安宁看着地上沾染了灰尘的簪子,闭了闭眼,就算她平日里再没心没肺,眼下却也心知肚明。今日之事本就是有人计划好了的!有人混进了他们冯家的护卫里,为了就是劫走沈妙和罗潭。

沈妙和罗潭是什么人,一个是沈信的嫡出的女儿,一个是罗雪雁的亲侄女,无论是哪一个,在定京城也算是有些名头的。有人竟然敢在她们头上打主意,那便意味着,对方肯冒这么大的险,沈妙他们肯定就凶多吉少了。

一想到这里,冯安宁浑身都颤抖起来。是她邀请沈妙和罗潭出来逛定京,是她带的护卫,是她中途要上酒楼。若是她不回去找那簪子,多几个护卫或者能阻止那些凶手。若是她不图方便,答应让沈妙也带些沈府的护卫,就不会出这样的岔子,若是她不邀请沈妙,根本就不会发生今天的事!

是她,都是她的错!

冯安宁身子摇摇欲坠,身边的丫鬟见状吓了一跳,连忙上前扶住她,道:“小姐莫要自责了,伤了身子,老爷夫人瞧见了也会心疼的。”

冯安宁摇头,惨笑道:“我如此爹娘就会心疼,得知沈妙和罗潭的事,沈夫人和沈将军又会如何?便是杀了我也赔偿不起我犯的错。”她捂着脸,头一次不顾自己身份在酒楼里,众目睽睽之下,失声痛哭起来。

“怎么回事?娇娇呢?潭表妹去哪了?”却听得酒楼外猛地传来沉肃的男声。冯安宁松开手,就见着沈丘大踏步的走了进来,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众小兵手下,各个威武气势夺人,酒楼的人都忍不住缩了缩头。

沈丘今日下官下的早,本想着回府问沈妙和罗潭改日要不要一同去打猎,谁知道还未回府,便听得自己的手下过来报,说是沈妙罗潭今日和冯安宁出去,在酒楼下出事了。

沈信和罗雪雁还没回府,自然不知道这个消息,沈丘知道后就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谁知道一来就瞧着酒楼里一副愁云惨淡的模样,而那个自来骄纵的冯家小姐却在中间失声痛哭,一瞬间,沈丘的心中涌起了不详的预感。

他大踏步走到冯安宁面前,问:“出了什么事?”

冯安宁一愣,沈丘站在他面前,他身材高大,却是满眼焦急,冯安宁突然就有些说不出话来。

沈丘和沈妙感情很好,这是众人都知道的事实。为了沈妙,沈丘杀人放火都愿意,如果让沈丘知道了沈妙被人掳走……。

她面色涩然,艰难开口道:“我与沈妙罗潭逛完铺子,回酒楼拿东西,沈妙罗潭留在马车……冯府护卫混进了奸细,他们劫走了马车,也劫走了沈妙和罗潭。我已经让我爹派人暗中查探,可是……。”冯安宁强忍着眼泪:“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沈丘看也没看冯安宁一眼,可是众人却都瞧见了他猛地握紧双拳,似乎还能听到骨节的脆响。

他深吸口气,声音倒是十足平静,吩咐莫擎:“报官,封城,找人,沈家军即可出动,拿我的灵牌传令下去,全城搜捕,找到人,沈家万两黄金奉上!”

万两黄金!周围人倒抽一口凉气。

冯安宁也是听得一愣,可是待回过神来,心中却更是自责难受。沈丘眼皮也不眨的愿意出万两黄金,岂不是说明沈妙在他眼中如珠如宝,可如今沈妙生死未卜。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大约说的就是这个理。

莫擎也面色肃然,转身领命而去。冯安宁道:“虽然报官可以更好戒城,可是这样一来,定京势必起流言,对沈妙和罗潭的名声有损。”

冯安宁是女子,自然明白名声对于女子的重要。沈妙和罗潭被歹人掳走,这一事情若是被外头人传出去,难免会被有心之人恶意揣测。再说沈家在定京也不是没有对头,的确可能被人利用。

沈丘道:“名声比起命来,一文不值。就算她们真的名声受损,沈家养一辈子又如何?又不是养不起。”

他转身往外走,冯安宁道:“对不起,今日之事都是由我牵连,改日我定会登门道歉。”

“此事和你无关,”沈丘的声音听不出喜怒:“那些人有备而来,知道她们身份还动手,就算不是你,也会找机会下手。”

冯安宁心中稍稍安慰,还没等她说话,便又听到沈丘淡淡的话传来。

“不过抱歉,看见你,难免迁怒,所以冯小姐暂时不登门为好。”

他头也不回的大踏步离去,徒留冯安宁一个人呆呆立在厅中。

外头,阿智问沈丘:“少爷直接调动沈家军,不问问夫人和老爷的意见?”

“问个屁!”沈丘骂道:“现在还有什么功夫想东想西。那些人敢冒险,娇娇和潭表妹危险得很。竟然在我沈家头上打主意,等我抓到人,我他娘的非弄死他不可!”年轻和煦的少将军在这一刻匪气暴怒无疑,他翻身上马:“去京兆尹,就算把定京城掀地三尺,也要把人找出来!”

沈家小姐和表小姐在定京城被歹人掳走,不出片刻就传遍了整个定京。这都是隐瞒不了的事实,一来是,当时掳走沈妙罗潭的时候,周围有百姓是在看着的,也有人知道冯安宁的身份。二来是,京兆尹,城守备,衙门官府,沈家军,冯家护卫全部出动,搞出这么大动静,要想不知道也难了。

谁都知道沈信疼女儿,但是这么个疼法,几乎要把整个定京城给掀翻过来的阵仗还是吓倒了不少人。罗雪雁和沈信下朝得知了这个消息后,更是亲自带人马挨家挨户的搜索。